笔趣阁 > 进击的赘婿 > 第六章 众矢之的
    穆家宅院。

    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复古式的建筑风格,增添了几分庄重肃穆。

    院门口,豪车云集。

    穆家的亲戚,几乎全部到场。

    穆青儿熟络的和周围的人打着招呼,姜臣低着头,紧随其后。

    周围的人,直接无视了他。

    三年来,他已经习惯了隐藏在穆青儿的影子下,没人在意才好,免得被戳脊梁骨。

    可刚走进客厅,穆家三伯的女婿叶开便迎了上来。

    “哟,青儿,你这是把姜臣这废物带来给大伯家后厨掌勺帮忙的吧?”

    叶开家世平平,成为穆家女婿也算是麻雀变凤凰了,有三伯的帮助,这些年风生水起,只要逮住机会就会踩姜臣两脚。

    周围的亲戚哄堂大笑。

    穆青儿不满地瞪了一眼姜臣,她没想到刚一进门,居然就因为姜臣,让她沦为了全家人的笑柄。

    面对穆青儿对自己的态度,姜臣没有丝毫不满,这些年穆青儿承受的比他更多,对他这样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

    对叶开的讥笑,姜臣只是微笑回应:“大伯的生日,我是青儿的老公,当然得来。”

    “就你还有脸说是青儿的老公?”

    叶开双手抱胸,一脸不屑:“老公可不是会分柴米油盐就能当的,青儿公司出了那么大的事,你既然是青儿老公,倒是帮她解决了一千万呀?”

    穆青儿表情凝固,公司亏空的事情,在穆家已经不是秘密。

    叶开借用这事,故意打压姜臣,却是将她也牵扯进来了,连她也一起踩到了地上。

    姜臣心疼地看了一眼穆青儿,穆青儿公司亏空的事情,穆家人尽皆知,即便追究,也只有照拂穆青儿家的大伯可以。

    如果不是因为他,叶开也不会将这事当众提出。

    他无奈一笑,默不作声。

    如果不是为了等今天,三天前,他就已经让阿忠解决了青儿亏空一事了。

    但,这一幕,在叶开和一众亲戚眼中,分明就是姜臣被挤兑的哑口无言,无地自容了。

    叶开摆明了想踩姜臣两脚,装模作样的拍了拍脑袋:“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一个吃软饭的哪能帮青儿解决这么大的事呢。”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格外刺耳。

    穆青儿银牙紧咬,粉拳紧握,怨愤地瞪着姜臣。

    但凡你有点用,也不至于被叶开踩到这种地步吧?

    之前穆青儿已经告诫过姜臣,所以面对亲戚们的嗤笑,姜臣也只能笑而不语。

    穆青儿实在听不下去了,姜臣虽然和她有名无实,但好歹也是夫妻一场。

    且叶开的话,已经是连她一起踩了。

    “叶开,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还用不着你来操心。”穆青儿沉声回应。

    姜臣惊讶地看着穆青儿,这可是穆青儿第一次在穆家帮他。

    “切……你真能解决,还会等到现在?亏空一千万,赔光了你们家也不够,等着大伯发火吧。”叶开嗤笑了一声,转身离开。

    周围的亲戚也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穆家能跻身江北三流豪门,大伯家的财力占据了将近一半,是当之无愧的穆家家主。

    往日大伯念及兄弟情,照拂穆青儿家,让其余两家和别的亲戚红了眼。

    如今都盼着穆青儿家在大伯那失宠,到时候自家就有机会得到大伯照拂了。

    穆青儿俏脸青红变换,紧泯着红唇,却无法反驳。

    姜臣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

    “你还是安慰自己吧,我没事。”

    穆青儿脸色苍白道,一个什么忙都不帮不上的老公,这样的安慰有什么意思?

    姜臣苦涩一笑,这些年,穆青儿承受的太多,因为他,被穆家人嘲笑了不知多少次。

    穆家人时刻都在戳他的脊梁骨,何尝不是在戳穆青儿的脊梁骨呢?

    这时,丈母娘龙小玉走了过来。

    一见到姜臣,龙小玉便冷眼沉声道:“你来干什么?这种场合是你能来的吗?”

    姜臣愕然:“妈,我陪青儿过来的。”

    “呵呵!你这种窝囊废,有什么资格陪她来?还嫌弃我们家被嘲笑的不够吗?”

    龙小玉反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叶开等人:“就是因为你的出现,才让青儿备受他们嘲笑的。”

    说完,她将穆青儿拉到身旁:“青儿,今天张恒会过来,你把这窝囊废带过来干嘛,惹张恒不高兴吗?”

    姜臣面色阴沉,眼中凶光闪烁。

    正牌老公没资格来穆家,还怕惹第三者不高兴,这算什么道理?

    他冷眼看向龙小玉,心中冷笑,今天就看看,到底谁帮青儿走出困境。

    说曹操曹操就到。

    “张少!”

    一声惊呼。

    穆家一众亲戚顿时蜂拥向门口。

    叶开一马当先,迎上了张恒。

    在江北,穆家四门合力跻身三流豪门,而张家却是一门豪门,其中差距,不言而喻。

    今天这样的场合,以张恒的身份,应该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但,惊讶过后,也不影响叶开等穆家亲戚的阿谀奉承。

    如果能交好张恒,从一个真正的三流豪门手中得到扶持的话,对叶开等人而言,比得到大伯照拂,更有用。

    姜臣转身看去,西装革履的张恒被叶开等人众星捧月般簇拥在中间,阿谀奉承之词比比皆是。

    那一张张含笑阿谀的嘴脸,看得让他恶心。

    和他刚才的待遇,简直云泥之别。

    “滚开!”

    龙小玉眼睛一亮,一把推开了姜臣,拽着穆青儿就朝张恒走去。

    “妈……”穆青儿有些不情愿,看了一眼姜臣。

    这是大伯的寿宴,在场的都是穆家亲戚,姜臣毕竟是她老公,母亲这样对姜臣,让他的脸往哪搁?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理他这个废物?”龙小玉满眼嫌弃地瞪了姜臣一眼,目眦欲裂威胁道:“等下你给我老老实实找个角落缩着,惹了张恒不高兴,看我怎么收拾你。”

    姜臣心有不甘,但还是挤出一丝笑容,点点头。

    “愣着干嘛?快上去和张恒打招呼。”龙小玉又拽了穆青儿一把。

    姜臣自顾自走到一旁,默然不语地看着客厅中的一切。

    龙小玉和穆青儿迎上去后,张恒脸上的笑容明显洋溢开了。

    得知张恒是因为穆青儿而来时,一众穆家亲戚全都脸色大变。

    有的穆家未婚女孩子更是嫉妒的看着穆青儿。

    能得到张恒的垂青,足以让她们一跃成凤,偏偏张恒居然喜欢一个有夫之妇。

    龙小玉很享受这种高光时刻,满脸堆笑地站在穆青儿和张恒身旁,俨然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

    很快,张恒将会拿出一千万帮穆青儿填补公司亏空的事,便被龙小玉不着痕迹的说了出来。

    顿时惊呼声此起彼伏。

    “张,张少,你的真的要拿出一千万帮青儿?”叶开眼睛圆瞪,不敢相信。

    “当然,我的对青儿的情谊,别说一千万了,两三千万也会帮的。”张恒倨傲一笑。

    一时间,穆家亲戚脸色大变。

    有惊呼出声的,也有窃窃私语的。

    今天的寿宴,谁都准备着看穆青儿一家被大伯训斥的画面,但现在张恒出手,还怎么看?

    “一千万,那是一千万啊!我的天,要是能给我就好了。”

    “好可惜,为什么没有人像张少一样爱我呢?”

    “穆青儿她凭什么能让张恒这样做?”

    ……

    穆青儿众星捧月般站在人群中间,享受着所有亲戚的奉承,哪怕是前脚还对她和姜臣大肆嘲讽的叶开,此时也是满脸堆笑,低腰耸肩。

    甚至,哪怕她听到了亲戚们的嫉妒之语,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心中升起了一股异样的心思。

    下意识地,她美目转动,看向角落里的姜臣。

    三年了,这三年来,她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如果他能给我,该多好?

    姜臣没有打断穆家这其乐融融一幕的心思,心中苦涩,穷真的是原罪呢,但他似乎低估了自己在穆家的地位。

    哪怕已经站在了角落里,依旧逃不过被人踩几脚的命运。

    张恒很快就注意到了姜臣,眉头微皱,有些不悦,然后径直朝姜臣这边走来。

    “你一个窝囊废,还有什么脸出现在这里?”

    客厅里,鸦雀无声。

    道道目光注视着姜臣。

    姜臣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跟着青儿一起来的。”

    “呵呵!你来了能干嘛?一千万你拿的出来吗?过了今天,你和青儿还有什么交际吗?”

    张恒愠怒,三天前医院的事情,他还记得一清二楚,都是因为姜臣这窝囊废,他才下不来台。

    今日,他壕掷一千万为青儿家解围,正是他踩姜臣最好的时刻。

    他抬手点在姜臣胸口,狞笑道:“我的一千万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你在这里,是想碍我的眼吗?或者说,你想祝福我和青儿?”

    没等姜臣开口呢,丈母娘龙小玉一把推搡在姜臣身上:“你个废物,早就让你滚了,为什么还赖在这惹张恒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