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进击的赘婿 > 第十四章 一百万,很多吗?
    姜臣惊讶了一下。

    谁能想到,叶开依托穆家崛起,平日里和穆青儿的姐姐如胶似漆,暗地里却在养鱼修池塘呢?

    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他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走了没多远,姜臣给“吃了么”公司的陈思敏拨了个电话。

    “姜总,有什么事吗?”

    “穆家女婿叶开认识吧?他是我的姐夫,想入股咱公司。”

    “知道的,杨伟之前就一直在和叶开接洽,如果不是老板收购了公司,现在应该已经快敲定了。”

    “我很讨厌他,他应该很快会联系你,不让他入股。”

    挂掉电话,姜臣皱眉扫寻了下四周,有些不悦。

    刚才被叶开耽搁了那么会儿,气头上的穆青儿已经带着乔乔不知道去哪了。

    无奈地叹了口气,姜臣只好回家。

    他没想过给穆青儿打电话,穆青儿正在气头上,收购“吃了么”公司的事不能说的前提下,再多的解释都无比苍白,只会让穆青儿更加气愤。

    云顶餐厅内。

    因为姜臣,无地自容的叶开也没心情留下吃饭,带着女伴直接离开。

    “亲爱的,你怎么突然不高兴了?”女人柔若无骨的贴在叶开的怀里,娇声说道。

    “你先回去吧,我有点事要办。”叶开将女人推开。

    入股“吃了么”公司的时候,他已经在自己老丈人面前表过态了,甚至连大伯二伯家也知道这事。

    如果办不成,他在穆家可就把脸丢尽了。

    “酒店不都已经订好了吗?人家今晚什么都准备好了呢。”女人愕然不满地说。

    叶开心有怒意,瞪着女人呵斥道:“老子让你滚,聋了吗?”

    女人吓得脸色大变,气愤的一跺脚,转身离开。

    深吸了一口气,叶开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嗤笑道:“我怎么会因为一个窝囊废生这么大气呢?杨伟不在了,就以为我没法入股吃了么公司了么?”

    入股这么大的事,叶开虽然押宝在杨伟身上,但“吃了么”公司的一些主管,他是有过照面的,算是脸熟的。

    人哪有不贪的,只要找到一个熟人,说好回扣,入股一事还是能照常进行下去。

    拿出手机,叶开翻找了一下通讯录,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思敏,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便饭吧。”电话接通,叶开顿时满脸堆笑起来。

    “又想追我?”

    叶开笑容一僵,没料到陈思敏会这么直接。

    早前接洽“吃了么”公司的时候,他见到陈思敏的容貌身材,也心神荡漾,确实追求过几次。

    但,都被陈思敏无情拒绝,以失败告终。

    讪讪一笑,叶开也没否认:“我在云顶餐厅定了位置,见一面吧。”

    如果真的能和陈思敏雨云一夜的话,他倒是心中窃喜,虽说几次追求都失败,但这不代表他彻底放弃了陈思敏。

    入股“吃了么”公司后,身为陈思敏的老板,很多事就方便许多了。

    “不用了,直接说事吧。”陈思敏直接拒绝。

    叶开有些失望,但还是开口说道:“是关于我入股你们公司的事情,你也知道,杨伟现在被解雇了,投资入股的事也暂时搁置了,我想请你牵线一下,联系你们老板或者你们的总经理也行。”

    “哦,我现在就是总经理。”陈思敏道。

    叶开顿时大喜:“真的?那太好了,思敏你今晚这顿饭不能拒绝我的,我正是要和你谈入股投资的事情。”

    “和你这样的渣男垃圾有什么谈的?”

    陈思敏语气冰冷:“滚!”

    啪!

    电话挂断。

    叶开呆立当场,脸色煞白,整个五官都狰狞起来。

    怎么会这样?

    陈思敏对他不友善,他也清楚,但再不友善,大家身份摆在这,也不至于一个“滚”字就打发了吧?

    叶开猛地想到刚才姜臣的那句话,顿时瞳孔紧缩。

    紧跟着,他又摇摇头,嗤笑了起来:“我特么也是脑子有毛病,一个窝囊废而已,哪会有这样的能量?”

    在他想来,应该是陈思敏对他厌烦,正好这次升任成总经理,故意将他排挤出来的。

    叶开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狠戾地呢喃着:“麻痹的,姜臣你个窝囊废让我今晚丢尽了脸面,这笔账老子慢慢和你算,你这样的废物,根本不适合留在穆家。”

    姜臣回到家里,刚一进门,就看到老丈人丈母娘和张恒满脸笑容的坐在客厅里。

    只是随着他进屋,三人的神情却同时冷了下来。

    “姜臣你个废物死哪去了?”

    丈母娘当即就板着脸,指着姜臣呵斥道:“这么晚了不在家做饭,你想饿死我们吗?”

    “妈,我和青儿出去了一趟。”姜臣微微皱眉,看着满脸倨傲的张恒,这是已经开始把人往家里带了吗?

    “和青儿出去?青儿呢?”

    龙小玉起身看了一眼姜臣身后,嗤笑道:“你撒谎也不想个好点的理由,青儿怎么会带你出去?她还嫌你给她丢的脸不够多么?”

    姜臣张口正要解释,老丈人穆国华开口劝说道:“小玉,你冷静一点,张恒在这呢,别吓着孩子。”

    “冷静个屁,这种废物在家里,我看着就火大,他在我们家多待一天,我浑身就不自在。”

    龙小玉一把甩开了穆国华,指着站在原地的姜臣道:“还愣着干嘛?木头吗?快去做饭,做几个好菜,招待张恒。”

    姜臣脸色阴沉下来,今晚在云顶餐厅发生的事情,已经让他一肚子火气。

    现在回到家里,丈母娘都把张恒领进家了,还让他做饭招待张恒?

    这俨然是直接把他当成佣人在使唤了,不对,佣人好歹还会说个“请”字。

    他所有的卑微,是给穆青儿的。

    对张恒,凭什么?

    “爸妈,我累了,今天就不做饭了。”姜臣揉了揉太阳穴,径直走向卧室。

    “累了?你是在顶撞我吗?”

    龙小玉顿时怒了:“你再累,也得给我把饭先做了,张恒上门是客,有你这么怠慢客人的吗?”

    姜臣脚步不停:“妈你也会做饭的吧,今天麻烦你做一顿吧。”

    “翻天了,你个废物今天是想趁着青儿不在,翻天了吗?”

    龙小玉五官都狰狞起来,这个废物,真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姜臣走到卧室前,正要推门进去呢,一只手却突然按住了他的肩膀。

    啪!

    张恒绕到他面前,一张支票直接拍在了他的心口上。

    “一百万,和青儿离婚。”

    语气冰冷,充满不屑。

    姜臣看了一眼支票,神情彻底冷了下来,看向面前的张恒:“出手就是一百万,这么阔绰的吗?”

    “对我而言,不过是小钱。”

    张恒脸上的笑容满是嘲讽:“但对你,可能是你一辈子都挣不到的。”

    没等姜臣说话呢。

    丈母娘龙小玉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一把将张恒手中的支票塞进了姜臣的兜里:“你这样的废物,估计一辈子都见不到这么多钱,这对张恒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拿着钱立马和青儿离婚,我穆家要的是张恒这样的女婿,不是一个窝囊废!”

    说完,龙小玉的脸仿佛翻书一样,堆满了笑容,一脸歉意地对张恒说道:“张恒啊,真是给你添麻烦了,一百万就当花钱送瘟神吧。”

    “噗嗤!”

    姜臣突然笑了起来。

    这让张恒和龙小玉同时一愣,龙小玉紧跟着鄙夷地笑道:“一百万让你很满意吧?姜臣这就对了,做人最重要的是心里有数,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青儿,何必跟钱过不去呢?”

    姜臣的笑容更盛了,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张恒和龙小玉。

    张家捣鬼致使穆青儿亏空一千万,丈母娘居然还茫然不知的以为钓到了金龟婿。

    这副嘴脸,恶心的让人真的想笑。

    随即,在张恒和龙小玉的注视下。

    姜臣将支票掏了出来,直接撕碎,扔在了地上:“一百万,很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