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进击的赘婿 > 第十九章 请柬
    气氛,陡然凝固。

    总经理瞳孔紧缩,一瞬间感觉像是被扼住了咽喉。

    瞧这作死的样。

    目光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张恒,总经理心中耻笑,这家伙用一万块打拥有百夫长黑卡的姜先生的脸,谁给他的勇气?

    不过,见姜臣未动,他也负手立在身旁,静观其变。

    “姜臣啊姜臣,这对你可是笔大生意呢,给张少弹个曲儿,就能有一万块呢,这得你送多少趟外卖呢?”叶开嘲弄的笑道。

    上次在云顶餐厅的事,他还历历在目,是姜臣让他丢的脸,也是在这,他丢失了入股“吃了么”公司的机会。

    两者虽然没关联,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姜臣的厌弃和恶心。

    今天有张少在这,新仇旧恨,正好出一口恶气。

    姜臣眯着眼睛,冷笑着看着张恒,异常的平静。

    张恒微微蹙眉,有些生气姜臣的反应。

    他厉喝道:“你特么聋了?给你一万块,是老子看得起你这个窝囊废。”

    “你,有什么资格?”姜臣语气冰冷,右手推开张恒的一万块钱。

    张恒和叶开同时一愣,这窝囊废,长脾气了?

    啪!

    叶开一步上前,拿出一万块塞到了总经理的怀里:“让他弹琴,只要张少高兴,钱不是问题。”

    他好不容易搭上张恒这艘大船,怎么也不会看着张恒在姜臣面前受了气。

    只要和张恒处的好,将来他必然飞黄腾达,甚至能超过大伯一家。

    踩一个窝囊废,就能换来自己扶摇直上的机遇,何乐不为呢?

    总经理并未接钱,而是戏谑地笑看着张恒和叶开:“抱歉二位,我不能请姜先生为你们演奏。”

    张恒和叶开同时愣住了。

    都已经应聘了,一个餐厅总经理还不能让他演奏了?

    紧跟着,总经理转身,歉意地对姜臣说道:“对不起姜先生,让他们二人叨扰到你了。”

    轰!

    张恒和叶开如遭雷击,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堂堂云顶餐厅的总经理,对一个窝囊废道歉?

    “等等,你什么意思?”张恒伸手按在总经理肩膀上,以他的身份地位,却在云顶餐厅遭受到了这种待遇,这不明摆着是打他脸么?

    “张少。”

    总经理他不认识叶开,但也认识三流豪门富二代的,满脸职业微笑地解释道:“姜先生并未应聘我们餐厅的特约嘉宾,且,即便是应聘了,以我当初开的条件,我也无权请姜先生演奏,这一点,这位先生当初是亲耳听到的。”

    张恒眼角跳动,脸色阴沉到极点。

    总经理的话,是直接将他刚才对姜臣所做的一切,给踩到了泥里,完全让他下不来台了。

    想到刚才的事,张恒感觉自己仿佛一个跳梁小丑似的,脸上火辣辣的。

    能被云顶餐厅特邀,还是总经理无权强制要求演奏,从一开始,他所谓的拿钱砸或者命令姜臣演奏,根本就不可能。

    怒火升腾而起,张恒猛地瞪向身旁的叶开:“你既然知道,还附和着我这么干,是故意的吗?”

    面对叱问,叶开心脏狂跳,脸色煞白。

    “张少,不是这样的,我,我也没想到……”

    “放屁!”张恒狠骂道,以他的身份地位,还没道理给一个靠着女方娘家人崛起的人面子。

    叶开寒蝉若惊,面目狰狞起来。

    如果得罪了张恒,引火烧身,那刚搭上张恒这艘大船,立马就得被踢下去了啊。

    他怒视着姜臣,如果不是顾忌身份,恨不得一拳揍过去。

    这个丧门星,上次坑了我一把,这次又坑我一把?

    狠狠地一咬牙,叶开对姜臣怒斥道:“你个窝囊废,来云顶餐厅干嘛?”

    “送外卖啊。”姜臣笑道。

    张恒和叶开同时坐蜡了。

    你特么跑到云顶餐厅来送外卖?

    总经理错愕了一下,转瞬反应过来,笑道:“对对对,是我点的外卖。”

    张恒和叶开同时怒目,看着总经理,仿佛吃了死苍蝇似的。

    你特么云顶餐厅总经理,点外边的外卖?

    这时,姜臣拍了拍张恒的肩膀:“钱不是万能的,想听我演奏,你俩没资格,只有我老婆有资格。”

    “老婆?你是在开玩笑吗?”张恒忽然洋溢起笑容,仿佛刚才的出丑不复存在般,重新恢复了高高在上的倨傲姿态:“你怕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吧?”

    “知道。”姜臣点点头:“丈母娘和老丈人让我三天内和青儿离婚。”

    张恒眸光一亮,顿时激动起来。

    看来这次自己这一手算计,是真做对了。

    早知道这么容易,早就该这么干了啊。

    看着张恒窃喜的样子,姜臣心中冷笑满是不屑,如果不是为了穆青儿,他一句话就能让张家覆灭,哪会玩这么多花样。

    他不再多言,转身离开。

    “张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了一眼姜臣的背影,叶开疑惑地看着张恒。

    张恒冷冷一笑:“你还不知道你这妹夫,是个狼心狗肺的畜牲吗?我拍到了他出轨别的女人的照片。”

    叶开惊讶了一下,顿时大喜:“哈哈……张少厉害了,这样的话,三天内,这废物肯定和青儿离婚了,到时候……”

    “我就是你妹夫了,咱俩连襟。”张恒喜笑颜开的搂住了叶开的肩膀,这么大的好消息,足以让他忽略刚才出丑的事情。

    叶开也是激动地眉开眼笑,如果穆青儿和姜臣离婚,转嫁张恒的话,那他和张恒的关系更近一步,以他钻营的本事,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了。

    餐厅总经理看着面前的两人,玩味的笑了笑,张家和一个拥有百夫长黑卡的人比起来,犹如蚍蜉撼树。

    偏偏面前这二位,还有眼不识真龙,坐井观天不自知,真是愚蠢至极。

    回到家里。

    穆青儿已经睡了。

    昏黄的灯光下,身穿睡衣的穆青儿仿佛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床榻一角,即便熟睡,柳眉也微微蹙着,楚楚可怜。

    姜臣看的一阵心疼,这样的睡姿,分明就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回想起两个月前,穆青儿醉酒的那晚,她躺在他怀里,酣睡着,身体舒展,和现在的睡姿截然不同。

    “我真的在改变了,你要的安全感,我会给你,强大到让你不再忍受任何人的白眼和指责。”

    呢喃了一句,姜臣忍住了抱一下穆青儿的冲动,叹了口气,转身铺好地铺,躺在上边进入了修炼状态。

    翌日清晨。

    一张张请柬,被一一送到了穆家每一家中。

    请柬内容也极其简单。

    “三日后晚上八点,包场云顶餐厅,诚挚邀请你及家人前去一叙,静候佳音。”

    没有署名,也没有讲明缘由,显得极其突兀。

    但,小小的一张请柬,却如同重磅炸弹,引爆了整个穆家。

    所有人都心生疑惑,甚至一大早就聚集到了穆大伯家宅院中。

    “这请柬到底是怎么回事?谁送来的?”

    “不知道,今天一大早开门,请柬就摆在地上了,这是冲着咱穆家全家来的啊,该不会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给咱们来一场鸿门宴吧?”

    “屁,摆一场鸿门宴会包场云顶餐厅?一晚上包场起码五十万,谁摆鸿门宴这么大手笔?”

    ……

    直到穆大伯放下请柬,一锤定音:“既然人家送了请柬,云顶餐厅又不是什么三教九流场所,三日后,我们全家一起赴约便是。”

    穆青儿家也同样收到了请柬。

    不过,因为和大伯家距离最远的关系,所以并未前往大伯家,只是电话沟通了一下而已。

    对于请柬的来由,龙小玉和穆国华同样疑惑,不过既然大哥都拍板了,也就没什么顾虑的了。

    倒是穆青儿看到请柬后,猛地想到了姜臣三天后要向她求婚的事,且还是邀请穆家所有人。

    这是不是太巧合了?

    深吸了一口气,穆青儿自嘲一笑,打消了这个荒唐的念头:我也是疯了,包场云顶餐厅少说也要五十万了,他一个废物,怎么会有这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