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仗剑走春秋 > 第一卷 明台斩虎入九州 第三十七章 羽林军营(求收藏 求票票)

第一卷 明台斩虎入九州 第三十七章 羽林军营(求收藏 求票票)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深秋的天气冷风瑟瑟,巨大的咸阳城灯火开始一盏一盏的亮了起来,照耀着这座城池百年的辉煌,君府的灯火今晚格外的亮,自从周围人们知道将军府已经入住了人之后,很多人都想来拜访,都想看看是何人入住了将军府,今天宫内传来的消息一日间,整个咸阳城都知道了,原来入住将军府的是在赵国救王上出来的那个年轻人,而且今天朝堂之上王上还册封他为羽林军骑都尉。

    这可是天大的荣耀啊,城里说戏的先生又能说上一段新段子了,少年英杰智救君王,英雄少年封官拜将,自古都是一桩美事笑谈。一下午外面的客人络绎不绝,大多都是商贾,也有朝臣,但都是不见经传的角色,君良也不拒绝,来者就是客,更何况都提着东西呢!

    会见了一下午的客人,君良有些疲乏的坐在客厅读着一本《匈奴史》,正是从赵武苏那里要来的。

    “夫君,你怎么还在这里看书啊!一会儿晚宴就要开始啦,你不去看看真武来没来?”

    明月在外面冲着君良喊道。

    “以后可不能直接叫名字啦!得叫王上!”

    君良从椅子上站起来,把书放好。

    “哎呀,忘了忘了,妾身忙的忘记啦!”

    明月大眼睛睁着,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没事,以后可要记好,不然那些言官一人一口唾沫咱俩就够受的!”

    君良装作微怒的样子。

    “好啦好啦!妾身知道了。”

    明月一把拉住君良的手,脸上红红的,似有些害羞。

    “嘿嘿!我刚刚是不是有将军的威武样子?”

    君良转过头朝着明月笑着道。

    “不像!人家大官大将军什么的也不都是板着个脸啊!脸拉着老长那是驴子!”

    明月发现君良在逗她,转头说道。

    “好啊!你竟然说你夫君是驴子!看我不收拾你!”

    君良听着话回过味儿来,转身两手成爪,明月吓得瞬间跑开。

    “敢说我是驴子!驴子这么帅吗。”

    君良朝着明月跑去的地方追了过去。

    路过的老管家看着二人离去的方向,细细品味君良刚刚的话语,心道:“主家好像跟帅这个字眼不沾边啊!”

    夜色越来越深,君府的夜宴拉开了帷幕,本来只是家中宴席,一是为了热闹,二也是为了庆祝君良封官拜将。让君良没想到的是,来的人还真不少,他下午会客的时候本是客套几句,没想到这些人果然来了,不光人来了,手里又拿着不少礼物,君良也不好意思拒绝。

    秦真武没来是君良可以猜得到的,这段时间估计会很忙,这种场合他来更是不合适。不过派了宫中的老太监来了,带了几大坛子好酒,说是王上专门为他挑选的佳酿。

    太监来的匆匆也去得匆匆,周围宾客也是看的一愣,在老太监来的时候哗啦啦跪了一地,这个年头商贾地位很低,也就是君良出身贫寒,年纪轻不懂拒绝,可在这些商贾眼里,君大人可是即受秦王赏识又可以和百姓相交的贵人啊。

    君良还不知道自己无意间竟然拉拢了不少秦国商贾人士。

    蒙冲老将军也没有来,只是派他的长子送来了一些礼品肉食,也算是礼尚往来。

    宴席举行的时间不长,大多都是自家人,君良和明月独坐一席,周围宾客商贾一席,家中仆人们老管家把他们安排在了室外露天席,就这样家众仆役丫鬟也是感恩戴德。宾客大多都是过来讨个脸熟,非常有秩序的跑来敬君良一杯酒,说些个客套话便匆匆离去,不久院里就剩下了仆役丫鬟各自吃喝。大红灯笼照的里外通明,客厅里君良和明月边吃边一句一句的聊着,一片安逸景象。

    翌日君良起了一个大早,昨夜过得非常的愉快,多喝了几杯,明月也因说君良像个驴子,受到了惩罚,现在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院里习武场上打坐到太阳升起,感受得到体内蓬勃的真气一遍一遍的冲击着经脉,吐出一口浊气后,君良吃完早饭,宫中来了礼仪官,说是带着君良去大营,君良换好军中衣衫,一身黑色劲服,英姿飒爽。在随着老管家和丫鬟的一片夸赞的话语声中,君良随着礼仪官向着城外羽林大营赶去。

    羽林军,也是天子亲军,出了城不远就可以看到羽林军的大营,不管是城门的兵卒,还是王宫的守卫,都是归羽林军的管辖,统称羽林军,都是从各个大军中选出的佼佼者,可以说每个人都是精英。

    君良也是到了军营里才算知道,羽林军的不凡之处,军中崇尚武力,以强者为尊,羽林军中更是把这点做到了极致,这不刚刚集结的羽林军,下面就有好几个叫嚣的。

    “小娃娃,王上怎么会派你做骑都尉,掌管整个羽林军?老子在战场杀人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聚将台下一个长着大胡子的壮汉叫嚣道。

    君良站在聚将台上,看着大胡子,看身上的服饰是个千夫长。

    “大胆!这可是王上亲自册封的骑都尉,对骑都尉不敬就是对王上不敬,要是王上怪罪下来,你就是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得!”

    还没等君良说话,随行一起来的礼官率先而出,指着大胡子骂道。

    “大人,我江川可不敢对王上不敬,我也算是为了咱秦国出生入死多年,您就说北面的匈奴蛮子我江川也是砍杀了百十人的脑袋,咱这才算被王上还有老将军赏识,做了个千夫长,可是这小娃娃看上去二十不到,就来管我们这些沙场老卒,就算我能敬他,我手下这千百个人会不会敬重他啊?”

    大胡子看着礼官,一板一眼的说道,说的头头是道,和他彪悍的外貌不成正比。

    “这...”

    礼官还要说些什么,被君良一把拦住,走上前去。

    “各位不服?”

    君良站在聚将台上,看着台下的兵卒面带微笑的说道,昨天赵武苏跟君良也说过,军中之人强者为尊,自己这个年龄有人不服也算正常。

    “不服!”

    台下响起稀稀拉拉的声音。

    “大点声!我没听见!是没吃饱,还是不敢对我这个年轻的骑都尉有所反驳?”

    君良抬着头一脸看不起众人的样子问道。

    “不服!”

    这次的声音明显比刚刚的大了一些,也齐整了一些。

    “没听见!没吃饭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王上说你们都是精锐!我看不过是饭桶而已!”

    君良用手掏了掏耳朵,万人同语的声音确实不小,他也是做做样子而已。

    “不服!不服!不服!”

    台下众人群情激愤,有几个脸色通红,手上的兵器做的邦邦响。

    “好!那我就跟你们机会!若是有人能够在这聚将台上把我打下去,这个骑都尉我自会向王上请辞,怎么样?”

    君良看着台下群情激愤的众人说道。

    “...”一片寂静!

    “没人敢吗?都是软蛋?”

    君良嘴角裂开,看着下面众人道。

    “你说话算数?若是受了伤什么的如何?”

    大胡子江川看着台上的君良一脸的怒气说道。

    “台上生死自归天定,也请礼官为我等鉴证!受了伤也是我自找的,与你们无关!只要能把我打下去,或者把我打服,都算你们赢,我辞官!若是我赢那么...”

    君良看着大胡子江川话说了一半。

    “说话算数,都是汉子,一口唾沫一个钉,若是你赢老子给你跪地磕头,以后认你当爷爷!”

    大胡子江川,脸憋得通红,转身便要上台。

    “哈哈,爷爷就算了!以后听话就行。”

    君良一声大笑,台下众人又是一阵叫骂声。

    大胡子江川手里提着一把军中长刀,翻身上了聚将台,台上文官和侍从都纷纷退后,君良解开外袍,一身劲装腰中长剑不曾出鞘,背着手朝着大胡子道:“来!”

    “小儿,勿要张狂!”

    大胡子江川大喝一声,向着君良劈砍而至,只见君良脚尖轻点地面,一刀劈空地上碎石乱飞,台下众人纷纷叫好,大胡子此时感觉不妙,抡起长刀朝着君良又是一招最为常见的“横扫千军如卷席”朝着君良刚刚站定的身形砍去。

    君良此时心中也是稍有惊讶,自己刚刚准备躲开之后一拳轰向大胡子的后背,没想到这货反应这么快,不愧是沙场老卒,反应力可以比肩宗师,君良翻身便躲,身形出现在大胡子的后方。

    又是一刀砍空,长刀与空气形成一道音爆,长刀还未来得及收,背后那种感觉又是一阵来袭,君良一拳打在大胡子江川的后背之上,大胡子一个踉跄,长刀拄地,站立好身形。

    “宗师?”

    大胡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眼前的年轻人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宗师高手!

    “嗯!算是吧!怎么了,还比吗?”

    君良微笑着看着大胡子江川说道。

    大胡子一脸郁闷,心道:“现在的宗师这么不值钱吗?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都是宗师,自己这九品不到的人,还是算了吧!”

    大胡子心也宽,当下便放下长刀,两步来到君良跟前,刚准备跪下。可君良反应也是极快,一把托住大胡子江川。

    “江夫长快请起,刚刚的玩笑话算不得数!”

    君良笑呵呵的对着大胡子江川说道。

    “那不行!怎么说我江川也是条汉子,说到做到,不然以后在军中还怎么混,技不如人我认了,我是狗眼不识人!”

    江川看着君良说道,虽然他心中对君良说的话有些感激,但是台下这么多人刚刚看着,他怎样也要说到做到。

    大胡子江川说完,便双膝跪地,大喊一声“爷爷!”转身跑下台去。

    君良看着大胡子的身影,心中暗道:“得,本想着趁机收拢人心,没想到人家不领情。”

    君良皱了皱眉头,转头看着台下道:“还有谁不服!上来比划比划,还是刚刚的原话,只要把我打下去,或者打服我,这个职位我自己去向陛下请辞!”

    君良刚说完,台下忽然传来一声:“俺来试试都尉大人的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