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亡禁曲 > 第两百五十七章 蜀山剑仙
    楚向有些惊讶,年轻人说话的方式和语气和现代人并无不同。

    “是不是很奇怪?”感觉到楚向的神色变化,年轻人笑容灿烂的道,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

    “是很奇怪。”楚向点头。

    年轻人得意的笑了起来。

    楚向笑了笑,等他继续说下去。

    “这里面实在太小了,五岁的时候我就走遍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生活实在是无趣得很,不过我有一个很有趣的师祖,师祖也觉得很无聊,九十三年前,他在结界上开了个小洞,将外面的声音引入里面,我从十六岁开始,就每天去听外面的声音,要不是师傅太可恶,一直不让我去听,我五岁就能学会你们的话。”年轻人滔滔不绝的道。

    “外面的世界或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楚向道。

    “总比在这弹丸之地强啊。”年轻人不同意。

    楚向笑了笑,道:“我们聊了这么久,还没请教怎么称呼?”

    “我叫墨还,笔墨的墨,归还的还,字子归。”年轻人道。

    姓墨,楚向心中微动,拱手道:“楚向,楚国的楚,方向的向。”

    “楚大哥你好。”墨还拱手回礼道。

    “子归,蜀山就这么大吗?”楚向道。墨还自来熟,他便顺势拉近两人关系。

    “是啊,东西六百二十六里,南北五百七十八里,我都量了一百次了。”墨还道。

    “我要是进去,会不会被你的朋友们打啊?”

    “哈哈,楚大哥多虑了,我出来你不也没打我吗。”墨还哈哈笑道。

    楚向笑了笑,道:“我还想着要是有人带我进去游览最好了,不过你应该很想到外面看看,我这个想法只能落空了。”

    “楚大哥深知我心。”墨还笑道。

    “那我就不耽搁你了,咱们有缘再会。”楚向道。

    “好,再见。”墨还有些迫不及待的道,身形拔地而起,剑光出鞘,御剑远去。

    蜀山,姓墨的蜀山中人,楚向对这个地方更感兴趣了。

    跨步进入蜀山地界,楚向并没有发现任何特意之处,和他来时的山一样,普通平凡。

    一步一步往面前的山顶上去,高大的古树遮天蔽日,根本看不到头顶的天空,脚下尽是堆积的枯枝败叶,迷蒙雾气浸湿了整片山林,楚向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腐烂的枝叶上,一股霉朽的味道充斥鼻孔。

    这片山林里有很多动物,大概是生活环境不同,这些动物进化的方向和神州不同,绝大多数生物楚向都认不出来,甚少有和神州类似的生物。

    楚向停了下来,这片山林是很普通,很平凡,却又有不同,具有一股浑厚古朴的远古气息,立身其中仿佛置身于数千年前一样。

    山不高,就是这种原始山林行走非常艰难,楚向走了三四个小时,才爬到这座不到一千米的小山山顶,大腿以下已经全是腐臭的泥污。

    站在山顶,楚向看到的天空很热闹,在外面的时候山挡着,看不见前面的情况,现在站在山顶,看到的人多了很多,远处的天空人影往来,虹光如电,山谷下面炊烟袅袅,可见屋檐露出树丛。

    有人从旁边经过,兜了个弯,按下剑光,落在楚向前面。

    “你是谁?”来人喝问道。

    “我从外面来。”楚向抬头直视对方道。

    来人是个中年男子,浓眉大眼,同样粗陋的衣着,却是透出一股不怒自威的威严。

    中年男子眉头微皱,道:“什么时候进来的?”

    “四个小时前。”楚向道。

    “你说谎。”中年男子断然道。

    楚向没法证明,他也不想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竟然蜀山出世,那就属于神州的一部分,不是谁的私人领地,也没有谁划下界限不准别人进入,我喜欢来就来,喜欢走就走,不需要向对方证明什么。

    楚向不说话,中年男子脸上威严愈盛,身上气息波动,竟然有要动手的迹象。

    楚向神情不变,拱手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请。”说完转身原路返回。

    看着转身离去的楚向,中年男子目光落在楚向脏污的脚上,脸上出现莫名的神情。

    过了许久,中年男子才转身离去,楚向没有回头,一直回到原边界处,在一块石头上坐下,面对蜀山区域,闭目神游。

    第二天早上,楚向再次进入蜀山地界,还是昨天那条路,一直走到山顶。这次没有人来阻拦,在山顶静坐一会之后,楚向继续往里面去,沿直线往前走。

    山谷静谧,不时有人语隐约传来,偶尔有野兽吼叫,头顶不时有人影御剑而过,如果没有不时飞过的剑客,这片山脉和外面的普通山区并无什么不同,丝毫没有传说中的蜀山的仙气道景。

    前面有人家,楚向没有避开,径直过去。楚向没有刻意收敛气息,蜀山之中岂会有常人,他知道那户人家肯定已经知道他正在过去。

    离那户人家还有两百米,楚向扬声道:“在下楚向,自外界来,冒昧造访,叨扰之处请见谅。”

    “有客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贵客请。”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如同两人面对面说话一般。

    气息不显,声音中没有蕴含任何威能,返璞归真之境的高手。

    “久闻蜀山剑仙之名,晚辈有一惑请教?”楚向道。

    “请说。”苍老的声音道。

    “请教前辈,何为剑?”楚向停下脚步,正色拱手道。

    苍老的声音响起:“何为剑?”却不是回答楚向的疑问。

    “剑者,利器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响起。

    “剑即心。”一个飘渺不知来处的声音道。

    “剑者,器也,剑为剑,刀为剑,草木为剑,天地万物皆为剑,剑之道,即自然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又有答案响起。

    “剑即道。”

    “剑便是剑。”

    五个人,五种不同的答案,四种让楚向心惊的答案,剑心之道、自然之道、行道之剑、归真之剑。剑道有高低,如果说第一个答案只是勉强踏入剑道,那么后面四个答案则全是可以到达剑道顶峰的领悟。

    “贵客以为何为剑?”苍老的声音响起。

    “剑,器也

    ,万物皆为器,所在者人也。人之道,即剑之道。”楚向道。

    “善。贵客请。”苍老的声音响起,忽有万千剑气穿越丛林而来,却无锋锐之感,万千剑气汇聚成桥,停在楚向脚下三尺前。

    好恐怖的剑气海,万千剑气穿过丛林,竟然连一片树叶都没有划破,更恐怖的是万千剑气凝聚成桥,一丝晃动都没有,每一道剑气都好像固定在虚空中一样,稳若泰山。

    如此威能恐怕已经超越虚境,难道是合道大能,但若是合道大能,在列缺子定下的天地约束之下,如何能出手,又怎敢出手。

    “前辈之能让晚辈心中惴惴。”楚向道,踏上万千剑气汇聚成的虹桥,剑气桥波澜不动,仿佛踏在实地一般。

    “贵客见笑了。”苍老的声音道。

    “晚辈不解,前辈已然透彻天地之道,为何不受制约?”楚向将心中的疑问直接问出。

    “蜀山不属现今九州,先辈以大神通迁移至此,故而不受列缺子之约限制。”苍老的声音道。

    “原来如此。”楚向点头道。看来蜀山也和昆仑一样,只要蜀山的人不出去,在这个界域里怎么出手都不会受到三年之约限制,出了蜀山界域才会受到三年之约制约。

    蜀山竟然不属于现今九州地域,那又属于哪里,现今九州和上古九州又有什么区别呢,难道真的和山海经中一样,上古九州是划分全球范围的界域。

    楚向走一步,剑气桥跟着退一步,不到两百米的距离,几句话间楚向已经见到茅屋前的老人,老人坐在木凳上,正在挑拣蔬菜,须发皆白,给人老态龙钟之感,却又让人感觉眼前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

    步下剑气桥,楚向拱手为礼道:“晚辈楚向见过前辈,多谢前辈指点。”

    老人露出笑容,道:“贵客光临,不胜荣幸,请坐。”

    一张木凳出现在楚向身前,楚向上前坐下,道:“老先生怎么称呼?”

    “以前人家都叫我墨老四,小友要是不嫌弃我倚老卖老,就去掉个四字。”老人道。

    又是姓墨,难道蜀山之人都是姓墨,楚向有些疑惑,笑着道:“墨老就不要取笑晚辈了。”

    “称呼本为方便,何必拘泥,是不是。”墨老四露出笑容。

    “那也是。”楚向点头,接着道:“我昨天进来之时碰到个道友叫墨还,不知道是不是墨老家人?”

    墨老四没有回答,问道:“小友可知蜀山来源?”

    楚向摇头。

    墨老四看着远方的天空,似在回忆什么,过了一会,道:“蜀山本属于东胜神州,墨家第二任巨子以大神通将之移至此处,以为墨家根本,后秦皇一统天下,第七任巨子与秦皇达成约定,封闭蜀山,断绝与外界关系,蜀山之中,大多是墨家后人。”

    蜀山竟然是墨家根基所在,蜀山剑仙原来是墨家侠客,墨家任侠,多习剑术,剑仙之说倒也合情合理。怪不得始皇一统天下之后就再没有墨家学说流传,过了千百年之后才有蜀山剑仙的传说,原来全都封在了这里,外面只剩下一些残余力量,发展了千百年才有剑仙的传说流传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