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宠商妃 > 第697章黜鳞台,朝暮会(四)
    嘭,君义奥可没君玄离好说话,外甥狗凑上脑袋来威胁,不长眼,打下去。

    海葵小金猪的脑袋起包,箫的颜色变了,揍皮韧的外甥狗没停。

    念念有词、疯疯巅巅、神魂巅倒的,另其他人听不懂。

    某君替外甥松骨头,人独立于广场,幽柔的随风舞动、清寒若仙。

    转瞬间,黜鳞台的广场,石化、五雷轰顶、目瞪口呆、众生百相、不知所措应有尽有。

    朱白涉袖手一挥,顾赎木讷的来到,扶着朱川涌等退下。

    余元萍对儿子不感兴趣,目光时不时的望月三蓉,不防碍朱白涉时收回来。

    稽天涯、君玄离拳头痒;一者受君义奥的打没哪消;另者心疼外甥狗了。

    月沧海、紫宁雨来到黜鳞台,月族双巨头,掌中原武林事儿,风雨中走过来。

    纵使八风不动,对君义奥的剽悍、不按常理出牌,化消不了。

    江湖的百家,无不暗咽凉意,没过多久,众人口诛笔伐,大张跶伐的指点、蓦骂、淘汰:

    “夏疯子还敢打黜鳞宫的少主,他不怕再一回受宫规的制裁,吃不了兜着走?”

    “他是跟随沧桑楼前来的,你确定会走不了,月族为最强大的派门之首呢?”

    “呸,疯子还真不要脸,上万年来能捡条命,竟还敢回黜鳞宫称霸王呢。”

    “……”

    君义奥待外甥不再桀骜才问:“还要急吗年轻人?”

    朱川流捂着两边的手臂,被打的灵元使不出来,只能跳脚道:“死疯子”

    嘭,大流氓遗憾:“还没吃够教训,我再替你松松皮”抡起箫又教训起来。

    “月姑娘”灵活的小金猪,一把鼻涕一把泪,若苍龙境主小媳妇似的,猛扑万年寒冰的怀抱说:“疯子专门对我与照临下手,你若不管让他有理没理打下去,将会失去我们的?”

    嗯?寒冰压根就不管某君的事儿。

    可侄子不错啊,不能在将来失去与远离。

    月寒术一出,上前的某君差点冰封。

    噗哈哈哈哈,稽天涯乐的最开心,对小金猪看上眼了,这货还真有一套。

    君义奥乐不起来,凶眼盯苍龙大境主:“很好笑?”

    咳,稽天涯顺便去了人身边:“蓉蓉,晏会快开始了,饿了没需要离开么?”

    君义奥收回伴君箫,打乖了外甥,则没多去理会,广场上的诸人到底怎样的。

    朱白涉刚要接续。黜鳞台再有数人进来,打翻黄色衣衫的门生倒地不起。

    啪啪啪,人未至,巴掌声音先响起,待来人露出面目,参加朝暮会的百家愁眉不展。

    “稽大公子三公子,君四公子嗯?你等前来所为何事?”朱白涉眉目微扬,不怎么欢喜:“当年离开黜鳞台,你等并非我门中人;来找场的我必按宫规处置,若有事还请道出。”

    稽天峻:“还真是变态的地盘,生出变态的人呐,你们连他是谁都不知还敢放入?”

    稽天涵:“我们今日是奉荒神之命前来的,无非凑个热闹,不让你们过的太好。”

    君玄骨:“你们可以杀了我们,若不想雷霆山的荒芜之主亲临,我等无所谓。”

    百家的人纷纷退到了,黜鳞宫主朱白涉的背后,荒芜的族人很少接触更没命沾染。

    朱白涉拦住了,要上前的顾赎、隗呼啸,与月沧海歉意一笑,开口:“当年即已离开,别逼我连合江湖百家,再动昔日的兄弟,还想体面的活着,待道荒战一决高下,滚。”

    稽天峻的胆量,还没有本事,闯入黜鳞台大开大合。

    接到荒神的命令,只为一探黜鳞宫的水深,并且把君义奥的真面目揭露时。

    他们的怀疑如滴在水里的墨;尤图雄死,陈诟武成山精鬼怪永镇丹心城。

    回去荒族并没有受到,尤图雄相同的待遇;只是不断的提升修为、灰元、战斗力。

    若昔日会害怕,朱白涉是因手足兄弟及讲半分的情面与退让。

    再遇见,分明为生死敌人,一场战斗开始之前。

    月沧海拦下了;黜鳞宫的实力,多半为江湖的二流、三流世家,能合纵连横的为中原。

    武林的大半对决,是道与荒产生的。礅厚老实的挽商君心头,江湖早已连成一气。

    麻烦若还为三千年前的二世主们惹来的;大可交给朱白涉处理、接纳、输通。

    已经与荒芜有染;三兄弟早在结义之前,明确的说过诸事、运行。

    不得不为而:“天峻天涵君四公子别来无恙,你等前来所为何事说来吧?”

    “哈哈,还是挽商君更通融啊。”稽天峻看月族高高在上的泽世明珠,有一刻说不上话。

    曾经的二世主还在黜鳞宫时,他们都还有接续、接触,只是坠落邪途后。再也回不去。

    道心、邪心不过一念之间,愿力、怨力更是一念地狱、一念天堂。

    他们若无时光的侵扰,不会生出悲劣与是非不分;从红尘中打滚早已非当年。

    “刚才说的很清楚来凑热闹的,荒芜之主分不开心神共商此会因此前来。”

    稽天涵知大哥的心思:“荒神有恐中原正道的朝暮会,硕鼠破坏荒族的大计让我等旧识重回游玩一翻;挽商君觉得我们还为世家的公子哥们,我们留下则可,不容也没关系。”

    向后招手,又一是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出现。

    客归心完全成为荒战士,一步步受传唤、指引前来,没有感情,没有慈悲。

    通天的杀戮,只为了命令而活着,他的出现只为斗,君义奥落于其体内的灵识,通消除。

    旁边还有一具,令江湖百家闻风丧胆、退避三舍的坟尸:冯荆。

    他似要摆脱控制,又如真情流露,双脚毫无自主的走向君义奥要跪未跪颤颤魏魏。

    稽天涵三人相视,明白夏长青、君义奥有关系,再有这幕,想起荒神目的。

    一个含沙射影:“即当我荒族为破坏神,我们来一场像样的打斗则可;你说对吗夏公子?”

    另个阴阳怪气:“当然,你上万年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指不定做的说的都为两套呢?”

    接着指又骂槐:“也许人面兽心,是正是邪还未定,不如让我们来玩玩,闹了黜鳞台若何?”

    君义奥拦住了要出头的朱川流,教训小辈可以他去处理。

    落到荒芜的局中,越搅和,每一步都会万劫不复,更何况他的手段还真的很不一般。

    又是被迫入局的感觉,难道无功而返?

    凌厉的眼于朱白涉的天真目光相对,后者带余元萍退了步,即有不信又心痛。

    余元萍似隐忍又不忍,跟着他去,连半点过份的担忧都没露。

    天塌的事,都能被朱白涉解决,更不会变成眼中的事,染上了尘魂,落到周身。

    呵呵,君义奥挑眉反问:“你们在问我吗,不知我是否需要向你等讨旧账呢?”

    君玄骨即有荒神的提点,当即道:“丹心城为图雄所为,与我们何干,对吗天峻天涵?”

    三站在同一立场、位置:“没错,要我把你们离开丹心城前逍遥自在的画面给百家看么?”

    灰光闪现一幕:丹心城外,竹林的坟墓堆,月三蓉、君义奥相依的两面,展露所有人面前。

    祭奠完毕丹心城的骨灰,安置衣冠冢后难得融洽、对谈。

    没有内容,只有优美的环境,数人脸上,流露飞天雪地后的欢颜。

    君义奥很快发现端倪道:“冯莺跟在我们的身侧,当真什么都在算计中。”

    月三蓉流露一抹难过,瞥眼他又看向好友。可恶的荒芜什么空档都敢钻。

    “你们口口声声要找我们报数十万百姓之仇;丹心城外就已经展颜欢笑,还有什么仇?”君玄骨一口气道:

    “百姓于你们不过为雏狗;何况夏公子做的更过份的事,丹心城比起来差远了不是?都为活着,你知三季人,则知荒芜的活法为此,有何大惊小怪的?”

    “你简直不是人。”朱川流从君义奥的背后上前:“数十万的百姓被炼制荒芜”

    “朱小少主”稽天峻的气派转瞬提起来:“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多,别开口能活。”

    海葵见义勇为:“你活的岁数都去了狗身上;人又怎会干丧尽天良的勾当?”

    稽天峻沉声反问:“你是听不到我说过荒芜的至律与法则就如此。”

    “与无辜的苍生百姓何干?”朱川流质问:“活于世则得为所有行为负责承担,你又做过什么?”

    稽天峻嗤笑:“你很想与我论正邪,丹心城外的轻松与冷血无情是为百姓讨公道?”

    “我们只因祭奠完百姓离开了妖界,所以难得轻松,并非你所想的”

    “哪般呢?每个门生弟子都带笑,连要声讨公道的沧海遗珠朱雀境主都沉溺于自我有必要清高?”

    “强词夺理不可理喻,我必要打死你。”金鞭甩出来,朱川流再起高级的降妖伏魔咒术:

    “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身形;急急如律令,赦。”

    比刚才打三位朱族小辈更快、更凌厉的术法,再一回的升起,向他打下去。

    稽天峻想不到,黜鳞宫的小少主,越发桀骜不训了,袖手一挥,冯荆出战。

    朱川流哪是坟尸的对手,只一回合打去外边。

    君玄离大声唤道:“川流”纵身往外接应外甥。

    稽天峻当家作主,荒芜之令在侧,不打一场目的不会成:“看来你们还真的不识好歹。”

    袖手一挥,客归心如闪电,对上江湖百家的家主、宗主、宫主一拳打下去。

    “小心”月沧海手出玄机剑,挡下杀招,正道等人,与荒族的数人打斗成狂。

    此斗一开,漫天的荒芜,从黜鳞宫之西北方雷霆山涌来。

    前来的荒战士,带起了万丈波涛;朝暮会还未进行晏会,荒芜之主的算盘全落实。

    君义奥面色沉的可怕,离近的月三蓉能感受说“他什么时候透彻了我的算盘?”

    “丹心城之幕如何泄露的?”

    清冷的反对,使他咽下了苦涩:“冯莺的存在,不好”

    话未完,稽天涯受东壬府苍龙境的器灵损伤连带,从高空对战冯荆落下广场。

    “天涯?”月三蓉纵身接过。

    君义奥接手对战冯莺姐弟:“商蓉冷静,稽兄伤的并不重,你先护持,容我来处理意外。”

    化出冰凰令锁,对上好友通传灵元说:“你也许应该想好,不能让百家受伤害。”

    君义奥罕见的沉着,知人所言无误道:“我知你且安心。”

    朱白涉去了外围,指挥黜鳞宫的门生、弟子对战荒战士。

    他的对战水平,可与军师齐肩,爱妻余元萍并未照顾,落到广场的深处。

    后者的眼,似清醒,似模糊,一步步向正在为稽天涯疗伤的月三蓉走去。

    月三蓉控制凤骨令锁,救稽天涯时,随手化出永恒灵阵,置己与好友入阵中。

    她待到阵法阻止,才回过了神,留在外,一双妙目暗藏秋波又有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