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会飞的鱼 > 第四十八章,掉进“坑”里2
    ​黎星月抽抽鼻子,说道:“不要,我才不信你。就算轻舞要怎么样,我自己会让她好看。”

    “我就这么不值得相信?”​朝明阳挑挑眉。

    “那你要飞鱼干嘛?”黎星月好奇的问道。

    “飞鱼自然是用来过海。”朝明阳实话实说。

    楼下的叶萝刚飞楼梯口就看见朝明阳和黎星月两人在客厅里说话,尤其是她听到朝明阳要飞鱼。她觉得此事重大。她要赶紧找到朝玄烈,告诉他。

    叶萝飞出去没多久就找到了朝玄烈,她紧张的喊道:“朝玄烈,轻舞。”​

    “叶萝,你怎么来了?”​轻舞见到叶萝很是高兴。她自然高兴,因为这是她和叶萝商量好的,生日的第二天就让叶萝过来。

    不过,她让叶萝过来是想让叶萝做个见证。把激怒的黎星月折断自己翅膀事告诉朝玄烈,让朝玄烈相信黎星月心狠手辣。

    只是,今天计划有变,轻舞没有告诉叶萝她和朝明阳之间的约定,她也不敢说。

    轻舞是看准了和叶萝约定的时间,用借口把朝玄烈带了出去,这个时间段朝明阳会出现在竹屋,叶萝也会出现在竹屋,而她和朝玄烈在一起,她能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玄烈,朝明阳在竹屋。”叶萝看了看轻舞,轻轻的摇摇头。

    朝玄烈脸色一变,他首先想到的不是朝明阳和黎星月有什么问题,而是担心黎星月会有什么危险。正焦急的想回去。

    却听到轻舞问道:“他来竹屋干什么?”

    “我听到他想要飞鱼,黎星月问他原因,他说用来过海。”

    “那他找星月干嘛?”

    “不知道。”

    叶萝在说不知道的时候,轻舞冲她使了一个眼色。叶萝当下领会,说道:“他和黎星月好像说什么约定。我没有听清楚。”

    朝玄烈一听这话,心里一沉:约定,什么约定?朝明阳自从去了海湾沿,再也没有踏进过竹屋。

    “玄烈,我们快回去看看吧。”

    朝玄烈表面除了严肃,再也看不出别的情绪,但是脚下的步伐却快了许多。

    轻舞在身后给了叶萝一个神秘的笑容。叶萝虽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却知道现在不是问的时候。

    等大家到了竹屋时,已经没有朝明阳的影子了。

    朝玄烈进了竹屋看着黎星月什么话都没说,他想等着黎星月先开口。

    然而,黎星月见他回来,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回来了?”​看了一眼轻舞,转身回了房间。

    “玄烈,要问问吗?”轻舞问道。

    ​“不用。”朝玄烈想了想,他去问黎星月,不如让塔克勒部落的人加强防备。要是朝明阳没去,证明她什么都没说。也省的自己去问了,让她误会自己不信任她。

    两个字“不用”,让轻舞有点吃不准他这是什么意思。

    ​朝玄烈留下一句:“你们两个在这里呆着,哪儿也不能去。”独自出去了。

    轻舞看着朝玄烈出去,对叶萝说道:“一会儿一切照旧。”

    叶萝满心担忧的问道:“你真的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轻舞表情异常淡定。

    “好。”

    那边的朝玄烈快速通知了塔克勒部落的人注意防范。可他却不知道,朝明阳的人在他通知之前已经避开了守卫,在寻找第二个入口。

    朝玄烈在进入地下洞口时,藏在暗处的人已经盯上了他。不过,好在他感觉到了不对。通知了朝玄影之后就退回了竹屋,没有去灵仙族的驻地。

    此时,他并不是很担心。因为就算他们能找到城堡,一时间也找不到灵仙族驻地。

    然而,他没想到才走到一半,就迎上慌张的叶萝,叶萝哭着喊道:“出,出事了。”

    “怎么了?”朝玄烈一时间脑子里闪过很多问题。

    “黎星月和轻舞,她,她……。”

    “星月怎么了?”不管白天发生了什么,这会儿听到黎星月的名字,他第一反应就是她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然而,接下来的话,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她们吵起来了,我劝不住,黎星月说要让轻舞付出代价。”叶萝哭的伤心,伤心是来自内心的,就算是轻舞自己设计的,可那毕竟是她最好的朋友。

    朝玄烈听罢,什么都来不及问,迅速回到竹屋。

    他刚到竹屋,就听见里面的吵架声。

    轻舞柔弱的声音和黎星月的怒喊形成鲜明的对比。

    只听黎星月喊道:“我告诉过你,你再敢坑我一次,我不会放过你。”

    “你能听我解释吗?”轻舞说完这句话,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道:“我不相信你敢,你要是敢对我怎样,玄烈他也不可能护着你。”

    “你要不要试试。”黎星月顺手就一巴掌过去,她随时看上去怒不可遏,可是心里还是犹豫,她那么小,一巴掌她承受不了,所以只用了四成力。

    在学校里为什么别人会怕她,那是因为,她一般不和人吵架,打架。要是打架,会一次把她打的服服帖帖。

    黎星月要是知道下一秒发生的事,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扇死她,根本不管她大小合不合适。

    朝玄烈听到黎星月这话,心里一紧,黎星月这个脾气上来了,指不定真的会对轻舞做什么,为了避免发生不可挽回的情况,他赶忙冲进黎星月的房间。

    却看到一幕他怎么都不会相信的画面。黎星月的手刚落,轻舞就失去平衡飞了出去,伴随着轻舞“啊”的一声,就见轻舞贴着墙,滑落下来。

    此时,轻舞用手摸着肩膀,脸色惨白,死死咬着自己的唇,疼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好痛,我的翅膀。”

    黎星月有些错愕,她根本没下狠手。轻舞怎么可能会这么痛?

    朝玄烈没有机会问发生了什么,甚至连看黎星月一眼的时间都没有。捧起地上的轻舞赶紧给她上了止疼止血药,就要带城堡。

    正巧叶萝刚到,朝玄烈神情严肃的说道:“我先带轻舞回城堡,你帮我把星月带回去。”

    ​从朝玄烈进了竹屋看见发生的这一幕,黎星月连跟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最关键的是,黎星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切。毕竟,是她动手打的轻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