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千三百九十八章 史前神种
    为时百日的狩天之战,终于落下帷幕。

    十族所有参战修士,尽数被万界神眼传送回了命运神山,各族皆有死伤,战斗算得上是十分残酷。

    幸存下来的天奴,也被传送回来,一共三千四百五十六位,绝大多数都是半圣,或者圣者,属于漏网之鱼,积分少得可怜。

    其中只有四位大圣天奴,杀死过不死血族的修士,保住性命,获得自由。

    剩下的三千多位天奴,当场斩杀,血肉和圣魂被各族修士分而食之,比死在狩天战场更惨。

    菱形镜片上的积分数据,已经全部消失,谁都不知道最后时刻,张若尘和阎无神的战斗结果。所有参战修士,都在焦急等待。

    “虎啸声和龙吟声响起,万界神眼映照的画面随之破碎,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狩天战场上,怎么会有虎啸龙吟之声?”

    “会不会是神灵插手了狩天之战?当时,我感知到了一股无比强大的神威,若不是,万界神眼及时把我传送离开,恐怕我都已经被吼声震碎鬼体。”一位鬼族初入不朽境的大圣,心有余悸的说道。

    当时,他刚好留守鬼族本族星。

    一位青鹿神殿的大圣,低声询问婪婴,道:“婪婴师兄,狩天之战已经结束,张若尘和阎无神怎么还没有回来?”

    婪婴嘴角上扬,道:“狩天战场上的确出了一些意外,恐怕他们二人回不来了!”

    这句话,被很多修士听到。

    于是他们纷纷上前询问具体情况,但,婪婴双手抱在胸前,十分冷漠,面露讥诮,没有理会他们。除了青鹿神殿的修士之外,这个时代,他也就只看得上张若尘、缺、阎无神等为数不多的几人。别的修士,在他看来,尚且没有与他对话的资格。

    不死血族的大圣聚集在一起,听到了婪婴的话,全部都脸色凝重,心情比任何一族都更加焦急。

    唯独只有魔音,依旧镇定自若,根本不相信张若尘会发生意外。要知道,张若尘若是陨落在了狩天战场上,她也会跟着死去。

    当然,这个秘密,一般的修士并不知道。

    甚至绝大多数修士,根本不知道她是张若尘培养的寄生植物。

    跟随张若尘一起参加狩天之宴的潋曦、翃、周禛、申屠云空,依旧还在命溪,当他们听到传来的关于张若尘的种种消息,顿时感觉天塌了一般。

    在地狱界,若是没有张若尘的庇护,他们说不定立即也会沦为血食。

    此刻,就有一位罗刹族的修士,提着一位天奴的大腿,一边啃食,一边从他们身边走过。

    他们一个个都紧张不已,第一次深刻的认识到,张若尘对他们来说竟是如此重要,自己的性命竟是如此脆弱。

    “张若尘你可千万不能死,你死了,我们怎么办?”周禛苦着一张脸,念道。

    潋曦习惯性的抬头,看向天空。

    天空,什么都没有。

    但是狩天之战这一百天以来,她却从天空的投影画面中,亲眼看到,张若尘创造了一次又一次奇迹,一步步踏上狩天战场的巅峰。

    那个男子的体内,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战力,永远都不会倒下。

    “他应该不会倒在最后一天。”潋曦心中,如此想着。

    ……

    …………

    似乎沉睡了一千年,张若尘那灼热而又疼痛的身体,受到一股清凉力量的滋润,痛苦消失,取而代之的乃是无比舒爽的愉悦感。

    张若尘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白色的沙滩上。

    天空的太阳虽然明亮,光芒却并不是那么刺眼,照射在身上,暖洋洋的,如同沐浴在神泉中,全身四肢八骸随之放松。

    远处,海水碧蓝如洗,水波荡漾,海鸟俯冲食鱼,风景秀丽而又生机勃勃,与地狱界暗黑和死亡的环境,完全不一样。

    身旁,一棵高达百米的巨树,长出碧绿的叶片,垂落下密集的枝条,像是一把绿伞。叶片上,逸散出晶莹点点的光芒,像白色的雨。

    坐了起来,张若尘脸上浮现出一丝茫然,自言自语的道:“我这是在哪里?”

    “这里是福禄神尊的神境世界!”一道声音响起。

    张若尘扭头望去,才看到,身旁卧着一只大概五米长的白虎,脑袋硕大,屁股极肥,算得上是前凸后翘。

    诡异的是,它身上一根毛都没有,皮肤白得如玉一般,头顶上还顶着一个金光灿灿的“葬”字。

    张若尘眼睛一缩,立即起身,慎重的问道:“前辈,是你吗?”

    “是我,当然是我。”

    葬金白虎翻身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沙。

    在鬼族本族星,张若尘第一次见到葬金白虎的时候,它身上可是散发着恐怖的威势,身躯无比庞大,一颗头颅,都能填满张若尘的视野。

    而它现在的模样,也就比普通的老虎大一些,气势完全内敛。

    唯一的特殊性,全身无毛。

    张若尘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道:“这里是福禄神尊的神境世界?”

    紧接着,他仔细观察四周。

    这里哪里像是一座神境世界?

    与一座真实世界,没有任何区别。

    释放出精神力探查,完全感知不到世界的边际。

    越探查,越心惊。

    这座神境世界中,不仅有山川和海洋,还有各种生灵。一些强大的生灵,修为甚至达到了不朽境大圣的境界。

    至于世界的更远处,有没有更强大的生灵,就不得而知。

    更不知道的是,这些生灵,是被福禄神尊擒拿进来的,还是自然而然孕育出来的。如果是后者,那么张若尘不得不说,福禄神尊必定是功参造化,修为已达到无法揣度的地步。

    一个人,就是一座大世界。

    他就是这座世界的创世之主。

    “不好,神灵可以知道神境世界中的一切,福禄神尊会不会已经知道我的某些记忆,或者直接读取了我的思维?”张若尘的心,变得忐忑。

    面对一位自己无法揣度的恐怖强者,张若尘很难保持平静。

    葬金白虎的声音,在张若尘脑海中响起:“别担心,你融合了我的极道葬金之气,有我庇护你,没有任何神灵,可以读取你的记忆和想法。即便是神尊,也不行。”

    张若尘向它盯了过去,心情更加糟糕。

    完了,有这只老虎在,以后别想保守什么秘密。

    葬金白虎道:“放心,我不会随时随地读取你的想法。”

    还说不会,怎么现在一直在读取?

    葬金白虎道:“你不开口问我,我当然只能读取。再说,这里是福禄神尊的神境世界,你似乎不想暴露一些秘密,不能开口,那么只能由我来读取你的想法,与你沟通。”

    张若尘彻底无语,很想让大脑变成一片空白。

    葬金白虎道:“不用那么紧张,你通过了我的考验,现在是我的引导者,我们的命运已经连接在一起,你不用对我有什么防范。”

    “你可是地狱界的神灵。”张若尘如此想到。

    葬金白虎道:“不,我不属于地狱界,我来自神古巢。”

    虽然张若尘早就有所猜测,可是,听到葬金白虎亲口承认下来,心中还是十分震惊。

    神古巢,可是宇宙中最为神秘的地方之一,被称为史前文明遗迹。

    张若尘略微放松了一些,终于开口,问道:“你刚才说,我是你的引导者。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你已经醒了,跟我一起去见福禄神尊,他会告诉你,什么是引导者。到我背上来,我带你去见他。”

    张若尘露出犹豫的神色,道:“这……不好吧!还是前辈在前面带领,我在后面飞行,跟上就行。”

    开玩笑,眼前这位,可是神古巢的神兽,可以与地狱界神灵平起平坐的存在。

    神灵都不敢将它当成坐骑。

    他区区一个大圣,岂敢?

    “凭你的修为,飞十年,也到不了那里。别磨磨蹭蹭,上来。”葬金白虎道。

    张若尘见它似乎是认真的,于是深吸一口气,不再犹豫,纵身一跃,飞落到它的背上。

    真的是太梦幻,大圣居然可以骑神兽飞行。

    “哗——”

    葬金白虎身上绽放出祥和的白光,化为一道光,向神境世界的某一个方向飞去,撞入进了虚空。虚空被撞击的位置,浮现出一道道规则纹路。

    闪烁了一下,规则纹路又消失。

    “我身上的伤势,似乎已经痊愈。”张若尘道。

    葬金白虎猜到张若尘心中所想,道:“不用那么担心,你的伤势,有一半是我帮你疗养好的,福禄神尊没有探查你,不知道你拥有真理之心。”

    张若尘晕倒,很想从葬金白虎身上跳下去。

    真的,完全没有了秘密。

    久久之后,张若尘才镇定下来,暗道,“平静,一定要平静,我是因为融合了极道葬金之气,所以它才能随时随地读取我的想法,别的神灵,肯定做不到。”

    “你想的没错,的确是这样。我们二人的关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你们人类的夫妻关系,还要亲近,还要平等,你应该绝对的信任我。”葬金白虎道。

    张若尘苦笑不语,暗道:“关系如果真的那么亲近,那么平等,为何只能你读取我的想法,不能我读取你的想法?”

    “因为你的修为没有我高,精神力没有我高。如果将来有一天,你超过了我,自然可以将这一切扭转过来。”葬金白虎道。

    完全没办法反驳。

    张若尘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问道:“你说,我身上的伤势,有一半是你帮我疗养我的。那么,另一半呢?”

    “另一半,当然是你自己。你的自愈能力,非常强大。我怀疑,将你撕裂成碎片,你的身体,也能重新凝聚到一起。只不过,时间会非常漫长。”葬金白虎道。

    张若尘不再多问,开始思考如何能够放空自己,让自己不思考任何东西。

    被一只老虎,无时无刻的读取想法,与脱光了衣服,在街道上裸奔没有区别。

    “你如果觉得,读取你的记忆,让你感到抵触和不适。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不再读取。”

    刚刚说完这话,没等张若尘回一个“好”字,葬金白虎又道:“但是,我读取你的想法,完全是想更多的了解你。只有这样,我们今后才能更好相处。”

    “走吧,先去见福禄神尊。”

    嘴上这么说着,张若尘心中想的却是,如何推掉“引导者”这个身份。

    这只葬金白虎,看起来似乎很好相处的样子,还帮他疗伤,还做他的坐骑,完全就是一只傻白甜。但是,张若尘有太多秘密,不想被外人知晓,绝对不能将它带在身边。

    最好的是,再让血后将他体内的极道葬金之气抽离出去,彻底与葬金白虎斩断联系。

    ……

    葬金白虎带着张若尘,来到神境世界的一片海域。

    阎无神站在一条青龙的头顶,早已等在了海面上,见到张若尘到来,脸上先是露出一道诧异的神色,随即会心一笑。

    葬金白虎落到海面,四足踩水,如履平地。

    张若尘仔细打量阎无神身下的卍字青龙,脸上浮现出恍然之色,终于有些明白,自己体内的十条龙魂来自何处。

    于是,他拱手抱拳,道:“多谢前辈。”

    “我是看你融合了极道葬金之气,很有可能是老虎选中的引导者,才会出手帮你一把。其实,以你的体质和毅力,未必渡不过那一劫关。”卍字青龙道。

    “哗啦啦。”

    天空中,云雾翻滚。

    一层层白云,一直压向海面,凝聚成一道巍峨磅礴的气态面孔,散发出来的气势,让张若尘和阎无神这两个大圣,只感觉浑身一沉,忍不住想要跪地膜拜。

    不过,他们都是非常之人,挺住了身体,没有下跪。

    “拜见神尊。”阎无神率先躬身行礼。

    张若尘抱拳,道:“拜见神尊。”

    福禄神尊的气态面孔,发出震耳的声音:“很好,你们二人都很好,有资格代表地狱界,成为神古巢两只史前神种的引导者。”

    张若尘立即开口,道:“神尊,可以不做引导者吗?”

    阎无神诧异,侧脸望过去。

    他知道张若尘很傲,可是,你居然连“史前神种的引导者”这个身份都看不上,也太不将史前神种放在眼里了吧?

    知不知道,很多神灵,想要成为葬金白虎的引导者,却没有机会。

    未等福利神尊开口询问,葬金白虎先一步说道:“福禄神尊,我有一件秘事,需要向你举报,事关我背上这个修士。”

    听到这话,张若尘脸色一凝。

    不是吧,这只白虎也太没有原则,只是不愿做你的引导者而已,你至于现在就翻脸不认人吗?

    张若尘只知道葬金白虎能够读取他的想法,至于能不能读取他的记忆,还是未知数。

    如果能够读取记忆,麻烦会非常大,会连累很多人。

    多半能够读取记忆,毕竟它的精神力比张若尘强大太多,在张若尘沉睡的时候,思维防御极低,怕是什么事都对他做过了!

    真是一只禽兽。

    本以为你是傻白甜,却没想到你是心机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