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千四百二十五章 在下屠天杀地之皇
    阎折仙颇感兴趣,问道:“你怎么看出,它被祭炼过?”

    张若尘侃侃而谈,道:“曾有典籍上记载,时空珊瑚生于星坞,长于太古矿,初白似玉,历元会劫而成树,分黑白,光照五百里。三月昼,三月夜,是为一天。”

    意思是说,时空珊瑚生在在海石星坞,长在太古神矿之上,最初的时候,通体雪白如玉。渡过元会劫后,变成黑色双色,光芒笼罩的五百里之内,三个月是白天,三个月是黑夜,半年是一天。

    张若尘道:“由此可见,哪怕是黑白双色的时空珊瑚树,光芒映照的范围内,时间流速也是极其缓慢。在其树下待半年,外面才过去一天。而且,这种时间流速,非常稳定。”

    “三彩以上的时空珊瑚树,典籍上,已是少有记载。”

    “七彩的时空珊瑚树,可谓闻所未闻,如果是一株活着的出世,必定惊动诸多神灵,价值远超至尊圣器,甚至可以和神器比价。”

    “而这株七彩珊瑚树,散发出来的空间力量很不稳定,时间力量也颇为紊乱,显然既是一株死树,也已经被人祭炼过。”

    那位浑身笼罩在黑纱中的修士,声音混沌嘶哑,道:“你怎么知道它是一株死树,万一没有死透吗?”

    张若尘笑了笑,道:“时空珊瑚,只有在太古神矿中,才能存活。脱离神矿,得不到滋养,很快就会死去。”

    主持拍卖的夜逍,指向赌台上,道:“阁下难道没有看见,七彩珊瑚树下,有一鼎神泥。从古神墓中挖出之时,神泥就已经在,而且神性未失。”

    赌神七手老人,露出一口发黄的牙齿,笑容有些狞然,道:“即便是死树,价值也不低的。”

    阎折仙点了点头,赞同七手老人的观点。

    哪怕只是七彩珊瑚树的死树,价值应该也超过十万枚神石。万一运气好,七彩珊瑚树没有完全死透,哪怕还有一丝生命力,以阎罗族的底蕴,也有一定机会,将它重新养活。

    赌到那个状态,十数万枚神石又算得了什么?

    张若尘道:“被祭炼过的死树,如果祭炼成功,而且保存完好,价值的确非常高昂,可以直追至尊圣器。卖数十万枚神石都不在话下。”

    当初,张若尘的七元君王圣器“冥阳神轮”,因为有机会蕴养成至尊圣器,在星海世界,拍出了三十万枚神石的价格。

    真正的至尊圣器,都是无价的,没有人会拿出来卖。

    阎折仙见这个空间修士似乎有些眼力,于是问道:“你觉得,这株七彩珊瑚树,值多少神石?”

    张若尘向赌台上的筹码,盯了一眼,道:“我觉得,没必要再加注了!”

    阎折仙嘴唇微噘,眼神变得猜疑,道:“你是觉得,这株七彩珊瑚树,被祭炼失败了?还是保存不当,已经名存实亡,一文不值?”

    “刚才我已说过,这里的空间不稳定,时间紊乱,即便只是一株死树,也不应该是这种状态。”张若尘道。

    围观的一位尸族大圣,嘲笑道:“阁下难道不知,七彩珊瑚树既然被祭炼过,也就化为了一件器。器都是需要能量催动,才能展现出威力。”

    这位尸族大圣,正是长生殿的苍白子。

    他身穿一件青衣道袍,头戴道冠,手持拂尘,额头上有一道月亮印记,身上散发出腥臭的腐尸味。

    阎折仙问道:“你到底有多少把握?”

    “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猜测,把握可能也就三四成。”张若尘不敢把话说得太满,毕竟这位阎姑娘,可不是好惹的主。

    万一判断失误,害她输了十五万枚神石,她可不会像苍桀那么好说话。

    反正事不关己,按实话说就行。

    “哏哏,三四成把握,与盲赌有什么区别?”

    苍白子这些围观者,皆是笑了起来。

    阎折仙变得迟疑不定,十五万枚神石已经投下去,如果听信这个身份未知的空间修士的话,不再加注,及时止损,等于所有神石都打水漂。

    十五万枚神石,就算她出生高贵,也不可能拿得出来,必须去找老祖宗求要。

    如果老祖宗知道,她把十五万枚神石,输在了赌台上,必定少不了一顿责罚。

    不甘心,实在是不甘心。

    “不对,不对,如果是没有价值的东西,有赌神之称的七手老人,怎么可能押下十四万枚神石的赌注?”

    阎折仙顿时怀疑,这个身份未知的空间修士,是不是七手老人安排的人?

    七手老人每赌必赢,显然精通人心算计。

    张若尘看出阎折仙的心思,心中极其无语,暗叹,就你那点阅历,竟然敢和赌神级别的存在豪赌,真是为你们阎罗族的老祖宗感到心累。

    好歹也是孩子的娘,万一赌输,心态崩了,对孩子可是很不好。

    张若尘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她掉进坑里,决定尽最大努力,帮她赢下这一局,或者减少损失。

    当然,在场都是眼力超凡的顶尖大圣,更有传说中的赌神,张若尘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那位赌神,时而都会含笑的盯向张若尘,笑容颇为诡异,让张若尘压力巨大,总感觉他的眼睛,似乎能够洞穿世间的一切未知。

    张若尘怀疑,自己的变化之术,已经被赌神看穿。

    张若尘摒弃心中一切杂念,向夜逍望了过去,道:“如果我知道,挖出七彩珊瑚树的那座古神墓主人的身份,或许可以更加精准的判断。”

    七手老人发出幽灵般的笑声:“有道理,至少我们可以判断,他有没有能力祭炼七彩珊瑚树这种级别的宝物。”

    众人的目光,都向夜逍望去。

    夜逍道:“这个……”

    “我觉得,我们有知道的权利。”阎折仙道。

    夜逍面容迟疑,慎重的道:“大家请稍等,我得请示楼主。”

    一道清澈悦耳的声音,穿透水晶墙壁,从神女宫的某个方位传来,在赌厅中响起:“不用了,告诉他们。”

    张若尘的目光,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透过水晶墙壁和浓浓的夜色,他看到遥远处,宫殿群中的一座朱红色楼台上,站着一位明月般光彩照人的女子。

    只是惊鸿一瞥,那个女子的身影,便是消失不见。

    她就是神女楼的楼主?

    整个赌厅中,仅有三人,判断出那个女子的方位,目光凝望了过去。

    除了张若尘,另外两人,分别是七手老人和苍白子。

    夜逍道:“那座古神墓的主人,已是无比久远的存在,根据挖出来的各种器物判断,应该是枯荣神主。”

    听到这个名字,在场绝大多数修士,都露出茫然之色。

    张若尘吸收了接天神木的知识,闭目搜索了一番,找到枯荣神祖的一丝信息。那是一位四五十个元会之前的强者,属于地狱界的石族,号称石族的诸神之主。

    在张若尘找到信息之时,夜逍也将枯荣神主的一些信息,讲述出来。

    “原来是枯荣神主,我听过他的一些传说,的确是一位了不得的神灵。”

    “亡灵殿居然挖掘了枯荣神主的墓葬,得挖出了多少好东西?”

    “这个消息传出去,石族的强者,肯定会去找亡灵殿的麻烦,难怪夜逍不敢声张,还是楼主有魄力。”

    “我不信,亡灵殿真能挖掘枯荣神主的墓,就算挖,估计也只是挖了部分区域。”

    ……

    虽然枯荣神主的时代,已经过去数百万年,可是,像他那样的大人物,就算肉身和精神都已经消亡,名字依旧可以传千古。

    千古留名,是世间所有神灵,都梦寐以求的事。

    “以枯荣神主的修为,要祭炼七彩珊瑚树,并非难事。”

    “看来,七彩珊瑚树已被祭炼成一种时空宝物,价值很有可能在至尊圣器之上。”

    “天呐,如此至宝,亡灵殿竟然舍得交给神女楼的赌器城?”

    ……

    七手老人轻哼一声:“盲目乐观!枯荣神主都已经陨落了四五十个元会,神灵的不朽身躯,说不定都已经被腐蚀成了骨。七彩珊瑚树岂会不被腐蚀?”

    有人反驳,道:“枯荣神主肯定在七彩珊瑚树上,刻录了神纹和至尊铭纹,可以抵挡岁月的腐蚀。”

    “赌神这么说,只是怕别人加注,把价格抬得太高。”苍白子有些阴阳怪气,笑道。

    张若尘不经意的,盯了苍白子一眼,心中暗思,这尸道修为高深,绝不是没有神石的主,自己不下场参赌,却一直在旁边搭腔。

    莫不是神女楼请的暗托?

    只押了一千枚神石的六位大圣,都露出意动的神色,可是,看到赌台上已经押到十多万枚的神石,顿时一个个都泄气的摇头。

    “我押二十万枚神石。”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黑纱修士,扔出七块黑色的筹码卡片,一次性加注七万枚神石。

    七手老人嘿嘿一笑:“我跟。”

    随即,他也扔出七块黑色筹码卡片,将赌注押到二十一万枚神石。

    苍白子那惨白得有些渗人的脸上,浮现出笑容,道:“赌神刚才不是说,七彩珊瑚树很有可能,已经被腐蚀了吗?怎么自己加注,加得这么爽快?”

    七手老人道:“反正大把神石都押了出去,老夫不在乎,再多加七万枚神石。万一……万一有那么一两成机会赌赢了呢?”

    苍白子的目光,不留痕迹的瞥了阎折仙一眼,笑道:“赌神这话,只能骗骗小女孩。”

    阎折仙显然是更加相信七手老人的眼力,捻起七块黑色筹码卡片,准备跟注。

    张若尘按住了她的手臂。

    “放手?本姑娘的手你都敢碰,信不信剁了你这只手?”阎折仙眼眸冷寒,手臂上,浮现出一道神焰符纹。

    张若尘任凭神焰焚烧自己的手,暗暗传音,冷声道:“听我一句劝,不要再加注。”

    “就凭你那三四成的把握?”阎折仙没有传音,直接说出口。

    见对方没有松手,她心中更怒,想到了狩天战场上的张若尘。

    张若尘那只恶心的手,摸了不该摸的地方,她可是一直想要剁掉。

    她参赌七彩珊瑚树,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想要用它来对付张若尘,镇压那个所谓的时空传人。

    虽说,现在整个地狱界的修士,都误会她怀上了张若尘的孩子,甚至太爷爷还想让她嫁给张若尘,可惜,她死也不会同意。

    像张若尘那等风流成性,冷血无情,连自己的好友都杀死的阴险之徒,天赋再高又如何?

    她只会厌恶。

    怎么可能委屈自己下嫁?

    在狩天战场上,张若尘拼尽一切救瑜皇,在她看来,并非是重情重义,完全是贪图瑜皇的美貌,改不了好色的本性。

    张若尘当然不知道,阎折仙的心中已是过了这么多道念头,传音道:“不是三四成把握,我现在,已有七成以上的把握。”

    张若尘的手,明明依旧按在她的手臂上,不知为何阎折仙心中的抵触减少了许多,反而生出了一种莫名的亲近之感。

    这种古怪的情绪,不知来自何处,却让阎折仙暂时冷静下来,传音问道:“为何突然有了七成以上的把握?”

    “因为,墓主人是枯荣神主。”

    “什么意思?”

    “枯荣神主的确是修为强大的神灵,可是,并不精通炼器,也不是空间和时间修士。七彩珊瑚树这样的天然至宝,不是修为强大,就祭炼得了!如果换做须弥圣僧,我会支持你,拼尽一切押注。”

    阎折仙狐疑道:“枯荣神主几百万年前的存在,你怎么对他了解得那么清楚?你到底是谁?我凭什么信你?”

    “你不信我,总得信亡灵殿和神女十二坊的神灵吧?如果七彩珊瑚树,真的被祭炼成了器,他们会将它送到赌台上?”张若尘道。

    阎折仙自然有想到那一层,但是却抱有侥幸心理。

    或许,亡灵殿和神女十二坊的神灵,只是没有把握,不敢轻易将它解封。

    没有解封,至少还能卖数十万枚神石。

    万一赌输了,就是损失惨重。

    两大势力的神灵不敢赌,可是她阎折仙,却很想赌一赌。

    张若尘见她依旧不死心的样子,道:“我言尽于此,多的不再劝。反正你的那一万枚神石酬劳,我是肯定拿不到了!”

    七手老人似乎是听到了张若尘和阎折仙的精神力传音,笑道:“小丫头,还是听一听他的劝告,收手吧,他不仅是空间修士,还是一个空间掌控者!他的判断,比你的判断,肯定更加精准。”

    “前辈你怎么不收手呢?”阎折仙反问一句。

    七手老人道:“年纪大了,神石多,却怕死,所以要拼一拼。万一博到那一两成机会,得到了七彩珊瑚树,就能续命。”

    阎折仙心中纠结无比,不赌而认输,不是她的性格。

    况且,十五万枚神石,已经砸了出去。

    张若尘盯向七手老人,眼中露出难以理解的神情。很显然,这个老家伙,已经看透了他的身份。以他的精明,不可能不清楚,赌七彩珊瑚树的风险很大。

    为何还要继续押注?

    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只是赌一两成的机会?这可不像是赌神说的话!

    夜逍催促道:“如果再不加注,等于自动放弃加注。”

    阎折仙紧抓七张黑色筹码卡片,眼神变得坚定,正要扔上赌台的时候。

    她的手,再次被一把抓住。

    阎折仙以为又是张若尘,秀目瞪大,正要动怒,耳边却传来阎皇图的声音,道:“我们不跟了!”

    “五叔。”阎折仙道。

    阎皇图松开了她的手腕,训斥道:“胡闹!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和大名鼎鼎的赌神对局。这十五万枚神石,就当是买个教训。”

    在阎皇图看来,阎折仙与赌神对赌,犹如小孩子和大圣过招,与送钱没有区别,必输无疑。

    能够及时止损,已是最好的结局。

    与阎皇图同来的,还有四位阎罗族的强者,个个修为都在千问境之上,他们身穿符衣,气场强大,显然都是大有来头。

    阎皇图仔细打量了张若尘一番,双手抱拳,道:“多谢阁下阻止她,无论输赢如何,我都交你这个朋友。她答应了的一万枚神石,依旧支付给你。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张若尘知道阎皇图是看上了他的实力,想要结交,或者是收服,总之,他倒是有几分皇者气度。

    “在下屠天杀地之皇。”张若尘抱拳还礼。

    阎皇图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可是却忘记哪里听过。

    此人修为高深,而且精通空间之道,听过他的名字,也属正常。

    回去后,再慢慢查他的来历。

    在张若尘和阎皇图相互寒暄之时,赌台上,却是斗得惊天动地,只是几个来回,七手老人和黑纱修士扔出的筹码,已经增加到五十万枚神石以上,令在场的修士无不瞠目结舌。

    毕竟,一些神灵,都拿不出这么多神石。

    赌七彩珊瑚树的消息,已在短时间内,传遍神女楼,赶来看热闹的修士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