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千四百四十七章 冰王星风云起
    “首先声明,本皇乃是因为女帝,才会答应帮你。”

    “你现在的样子,在冰王星已经人尽皆知,我觉得,还是变成一只猫好些,可以掩人耳目。”

    “变猫?你是想羞辱本皇吗?本皇可是高贵的不死鸟。”

    “可是,你现在只是一只猫头鹰,谁会信你是一只不死鸟?”

    听到这话,小黑顿时泄气,心有不甘的道:“能不能不变猫,本皇觉得,变成一只老虎,更加威猛,最好是一只神兽级别的。”

    张若尘脸上露出怪异之色,道:“还是史前神种?”

    “诶!这个提议不错。”小黑露出喜色。

    葬金白虎的声音,在张若尘的耳中响起:“你怎么会认识这种蠢货?它若是敢变成老虎,我就一口吃掉它。无论是虎族,还是史前神种,都丢不起这个脸。”

    小黑沾沾自喜,正准备变化。

    张若尘干咳了两声,道:“我觉得,你还是不适合变化成老虎。”

    “为什么?”小黑一愣。

    张若尘道:“老虎的屁股太大了,又肥又圆,我怕会忍不住随时上手。”

    小黑后退了两步,露出防范的神色,心中暗道,张若尘这个人渣,融合了不死血族血脉后,果然变态了不少,竟然打起本皇屁股的主意。

    太可怕了!

    毫无犹豫,小黑变成一只黑色的刺猬,随后,以挑衅的眼神盯向张若尘。

    来啊,来上手啊。

    张若尘笑了笑,径直腾飞而去。

    对小黑的变化之术,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它曾经跟随女帝,不知翻阅过多少典籍,连昆仑界六大奇书之一的《神陨经》,都是它传给寒雪。小黑自然修炼过玄奇的变化之术,加上它强大的精神力,神灵不出,怕是没有修士能够将它看穿。

    张若尘变化了容貌,带着刺猬小黑,进了西一圣城。

    冰王星一共有十七座圣城,一座界域一座。

    西一圣城磅礴巍峨,建在一片辽阔的冰原上,城墙如同山岭一般高耸,整座城池仿佛一头冰雪神兽盘踞。

    张若尘是根据传讯光符上的气息,找到西一圣城。

    使用了无间阁的令牌,张若尘很快打听到阎寒衣的住处。确切的说,打听到的是,天罗神国神皇子来到冰王星的消息,和神皇子临时府邸的位置。

    不用猜也知道,阎寒衣肯定和神皇子同行。

    “罗生天怎么会来到冰王星?看来,阎寒衣出现到冰王星,并不是刻意给罗乷送信那么简单,必定还有别的大事。”

    张若尘来到神皇子的临时府邸,正好看见,府邸的大门打开,三道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除了罗生天和阎寒衣,还有一位姿容冷艳的女子,正是在订婚宴上张若尘见过一面的凤青漓。此女,既是罗乷的闺中密友,也是天音神后的弟子。

    罗生天威武不凡,与凤青漓并肩而行。

    他一改往日古板冷酷的模样,边走变笑,似乎是在谈论着什么,二人关系颇为亲密。

    一辆精致气派的车架,由两头白龙拉引,行驶到三人面前。

    罗生天来到车架下,搀扶凤青漓先登了上去。

    张若尘站在远处,目睹这一切,脸上露出一道笑意:“这位神皇子,看来并不是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

    随即,张若尘向阎寒衣,暗暗传音。

    阎寒衣的耳朵动了动,目光不留痕迹的,向四周看了看,向正欲登车的罗生天,道:“老夫还要继续追查极品本源神晶的事,就不陪殿下和青漓姑娘去赴宴了!”

    罗生天没想到阎寒衣竟然如此识趣,心中甚至满意,脸色却很严肃,道:“天罗神国以前没有重视冰王星,在这里布置的修士太少,现在只能麻烦老师亲力亲为了!”

    “如此秘事,交给下面的修士,老夫也不放心。”阎寒衣道。

    车架行驶出去后,张若尘才是迈步,走向阎寒衣,道:“我们在哪谈?”

    “进府吧!”

    阎寒衣仔细观察张若尘,心中颇为吃惊,以他的修为,竟然无法看出张若尘变化之术的破绽。这是百枷境大圣,能够办到的事?

    进入府中,阎寒衣便是开启了阵法。

    他道:“其实驸马不必避开神皇子,他对你没有恶意。在命运神域,裁决司包围瀚海庄园之时,神皇子将天罗神国的修士都调遣了出去,寻找苍白子和刑千,想要帮你脱罪。”

    张若尘径直坐到椅子上,变化成本来面貌,笑道:“在命运神殿,我本是答应了皇兄,要去见他一面,可惜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必须先一步离开。以皇兄的脾气,岂会不生气?若是他见到我,估计第一件事,就是与我战一场。在冰王星,我可不敢轻易与人动手,更不敢暴露行踪。”

    阎寒衣露出理解的神色,道:“神女楼的事,神皇子殿下的确有些生气。”

    张若尘的笑容收起,道:“阎老应该明白,我来见你的目的吧?”

    刚才的轻松气氛荡然无存,房间中的空间,似乎都变得凝固了几分。

    阎寒衣道:“驸马应该知道公主殿下对你的感情,她是不会做出令你寒心的事。灵希姑娘去了天罗神国的皇宫,绝对不会受半分委屈。”

    “当初订婚宴上,有修士想要你难堪,故意在菜品中,加上了人类的血肉。是公主殿下,派人立即将那些菜品撤走。从这些细节,就能看出,公主殿下很在乎你的感受。”

    “从小到大,公主殿下便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所有人,包括大帝,都要顾及她的感受,处处都迁就着她。老夫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居然主动顾及另一个人感受,并且处处迁就着他。”

    “驸马或许还不知道,你遭到裁决司抓捕的时候,公主殿下为了救你,亲自去求了大帝,得来一枚珍贵无比的帝品圣丹。而她,将那枚帝品圣丹,赠送给了天命司的吾悦命皇。”

    张若尘一怔,随即轻叹一声:“原来如此。”

    天命司和吾悦命皇插手那件事,果然不是偶然。

    张若尘回想从认识罗乷以来的种种,心中不自觉的,生出一丝歉疚。

    其中有几次,自己对她,的确太心狠了一些。

    而她,似乎并没有记仇。

    所有人都觉得罗乷聪慧绝顶,可是,遇到张若尘,对待张若尘,与张若尘相关的事,她却变得极为痴傻。

    若是只因一则“命中之人”的预言,怎么可能会如此?

    她那么聪明,怎么可能看不出张若尘对她没有感情?

    她派人带走木灵希,或许只是想要看看,这位能够令张若尘倾心的女子,到底有什么优秀的地方是自己不能及的?

    又或许,她只是心存危机感,患得患失,害怕张若尘会悔婚,甚至离开地狱界。

    久久之后,张若尘问出一句:“罗乷在闭关吧?”

    问出这个问题的一瞬间,张若尘心中一颤,似乎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关心罗乷,询问关于她的事。以前,好像根本就没在意过她,甚至都没有她已经是自己未婚妻的概念。

    阎寒衣道:“公主殿下达到大圣境后,就能解开体内的封印,初步掌控与生俱来的神级力量,需要闭关很长一段时间理解和融合。”

    张若尘又道:“你们为何会来冰王星?”

    阎寒衣眼中闪过一道异色,欲言又止,道:“其实有很多强者,都来了冰王星,是为一件大事。不过,此事重大,老夫不能泄露。”

    张若尘心中一动,已有猜测。

    “我想近日去一趟天罗神国,不知阎老能不能帮我?”

    张若尘依旧还是有些不放心,打算亲自去一趟,既是见木灵希,也想看望罗乷。

    同时见这两个女子,让张若尘颇为头疼,可是再头疼,却必须得去,迟早都得面对。

    “也好,公主殿下其实很想见你。”阎寒衣道。

    张若尘离开了这座府邸,离开时,阎寒衣给了他一块令牌,可以自由通行天罗神宫的各大空间传送阵和虫洞,不用暴露身份。

    走出府邸没多久,张若尘心中生出一道感应,脸上露出异色,抬头望向街道右侧的二楼上。

    只见,姑射静身穿青色居士袍,坐在楼上靠窗的位置,凝望着他,嘴唇动了动。

    声音只在张若尘耳中响起:“一起品茶如何?有要事相商。”

    姑射静掌握着他的一滴血液,能够找到他,识破他,张若尘是一点都不意外。

    既然已经遇到,哪里还躲得掉?

    再说,张若尘心中也有一道疑问,正想找她解开。

    小黑轻哼一声:“又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张若尘,你渣得比本皇想象中还要厉害。”

    “别废话,就问一句,你打得过她吗?”张若尘传音道。

    小黑眼睛开合了一下,一副不可一世的神色,道:“就算她再厉害,也没有本皇厉害。本皇一出手,可以打她十个。”

    “真的假的?她可是罗祖云山界这一代最杰出的天骄,距离神境,只差一步。”张若尘道。

    “来自罗祖云山界?”

    小黑的眼中露出惊色,嘴里嘀咕了起来。

    “你到底行不行?被吓住了?”

    张若尘心中很气,小黑太喜欢自吹自擂,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对姑射静,张若尘很忌惮。

    此女,深不可测。

    小黑语气不如刚才那么嚣张,道:“罗祖云山界非同小可,是传说中魔祖罗睺的尸身化为的世界。此女,很有可能,得到了魔祖那一脉的真传,不容小觑。”

    “什么叫魔祖那一脉?”张若尘问道。

    “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先去会一会她。本皇如今修为恢复,正想找一个绝顶高手斗一场,令屠天杀地之皇的名号,再次响彻天庭地狱,让那些见到本皇的生灵,全部都慑慑发抖。”小黑冷酷的说道。

    张若尘皱眉,终觉得小黑有点膨胀,也有点盲目自信,道:“你还是克制一下,现在不是暴露你实力的时候。”

    登上楼台,来到姑射静的对面,张若尘顿时感觉到四周天地规则一变,仿佛跨入了一座小小的独立空间。

    可是,在靠近她之前,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其中的异样。

    当然也是因为,张若尘没有动用真理之心,刻意去探查。

    “你怎么会来了冰王星?”张若尘问道。

    姑射静手持茶杯,仔细凝视张若尘的双眼,道:“本是存放在神女楼的五枚极品本源神晶,被人盗走了!盗走之时,还杀死了谭飞。”

    “什么?怎么会这样?”张若尘道。

    姑射静道:“你想不想知道,是谁盗走了极品本源神晶?”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你认为,是我盗走了极品本源神晶?”张若尘道。

    姑射静依旧盯着他,似要看穿他的真实和虚假,道:“事实就是如此!五枚极品本源神晶,是被人使用空间手段,隔着十七层结界夺走。除了你,谁有这么高的空间造诣?而且,五枚极品本源神晶,是谭飞捧在手中,他自爆圣源之时,亲口喊出,是你杀了他。”

    “阴谋,绝对是阴谋,有人想要嫁祸我。”

    张若尘可不敢背这么大的锅,五枚极品本源神晶会牵扯出十多个大势力,一旦此事被人认定,不知多少高手会找上他。

    为了本源神殿,那些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张若尘道:“我虽然是空间掌控者,可是,地狱界空间造诣高的修士多不胜数,为了极品本源神晶,就算神灵亲自出手,也不奇怪吧?”

    “罗祖云山界的神灵,亲自去神女楼探查过,已经确定,不是神灵出手。”姑射静道。

    张若尘道:“我知道了,是七手老人。裁决司和天命司在谭飞自爆的地方,发现了天南花粉,说明出手的,肯定是七手老人。”

    “七手老人失踪了,就连天运司都没有推算出他的位置。裁决司和天命司,调动了整个命运神殿的力量,都没有查出七手老人离开的痕迹。很多修士都猜测,七手老人很有可能,已经被杀死。只是有人故意使用天南花粉,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他这个死人身上。”姑射静道。

    张若尘算是看出来了,姑射静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是他盗走了极品本源神晶,刚才那样问,只是在试探他。

    张若尘问道:“如果七手老人真的死了,线索岂不是断了?”

    姑射静点了点头,道:“正是线索断了,所以,只能从源头查起。五枚极品本源神晶最早出现的地方,正是冰王星的神女楼。”

    “这就是你们来的冰王星的原因?”张若尘道。

    姑射静道:“没错!其实,还有另一道线索。”

    “什么线索?”

    “你!”

    “我?为什么是我?”

    姑射静道:“虽然,很多修士都认为,你没有能力盗走五枚极品本源神晶和杀死谭飞。可是,在神女楼附近地域,你的确使用了紫金葫芦。刑千的死,苍白子和七手老人的失踪,你不可能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是栽赃,别人为何要栽赃你,而不是选择另一位修士?”

    “说吧,若尘公子,你到底隐瞒了什么?”

    张若尘的确有一枚极品本源神晶,所以,被姑射静的眼神盯着,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有些心虚。可是,就是这时,他想到了一个一石二鸟之计。

    或许可以借姑射静之力,对付白卿儿。

    一个魔女,一个妖女,她们斗在一起,自己才能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