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千四百五十四章 败之
    神龙白骨鞭乃是准至尊圣器,以神龙的脊梁骨锻造而成,孕育出了大量至尊铭纹。

    张若尘借乾坤界之力,源源不断注入鞭中,将近百万道铭纹激活。骨鞭中龙吟声不绝,鞭体上,呈现出神龙虚影,散发出只有神级生灵才有的恐怖威势。

    “轰隆隆。”

    一鞭挥出,如同神龙盘天飞出,引来风雨雷电。

    感到神威的可怕,雲桓铁血王不得不认真对待,脸色肃然,数之不尽的圣道规则围绕身体旋转,形成涡旋的风暴,与抽击而来的神龙白骨鞭对碰在一起。

    “嘭”的一声,护体规则被打散,雲桓铁血王魁梧的身躯,向远处抛飞出去。

    他身上的铠甲极其玄奇,化解了神灵白骨鞭绝大部分力量,没有受太重的创伤,坠落到地面后,迅速止住退势。

    雲桓铁血王乃是万死一生境巅峰的强者,只差一步,就能将不朽圣体转化为无上法体,肉身防御力自然非同一般。

    所谓“无上法体”,指的是,修士的圣道规则遍布全身,融入每一处身体组织,哪怕一根头发、一滴血液,也蕴含数之不尽的规则。

    自己就是规则的化身,血肉也是规则的一部分。

    做到那一点,就是大圣无上境。

    正是如此,无上境大圣往往比万死一生境大圣强大很多倍,即便张若尘当初以性命相拼,借来无穷无尽的世界之力,也只是被评价战力接近无上境。

    与真正的无上境大圣相比,依旧还有距离。

    “再来。”

    雲桓铁血王眼中含怒,做为曾经冥殿“铁血冥骑”的一员,却被一个百枷境小辈击退,可谓是奇耻大辱。

    他手中的骨矛,由白色,转化为黑色,释放出来的幽芒,使得整座战场化为黑夜。

    “夜幕降临,千军一杀。”

    雲桓铁血王的身影忽然消失,夜幕中,一座座残破的宫殿、城墙、祭台、枯树、石山,以流星般的速度,从天穹坠落下去。

    张若尘的双瞳深深一缩,从怀中取出藏山魔镜。

    魔镜的镜中,飞出一座座巍峨的远古魔山,座座高达万米,气势磅礴,又坚固不可摧,将从天垂落下来的残破世界打得化为齑粉。

    雲桓铁血王从残破世界的后方显现出来,被藏山魔镜的至尊之力卷入进了重重魔山中。

    “轰!”

    “轰!”

    ……

    他不断挥出骨矛,打得一座座魔山为之晃动,想要破开魔镜从中冲出。

    但,至尊圣器又岂是那么容易可以对抗?

    任他战力如何强大,一座座魔山就是恒古耸立,如同魔尊开辟的不朽世界,即便被轰碎一大片,也能快速重新恢复。

    雲桓铁血王飞身落到一座魔山顶部,眺望长空,冷冽的道:“所谓的元会级天才,原来靠的只是至尊圣器吗?本王若是掌握有一件至尊圣器,你早已灰飞烟灭。”

    张若尘的声音淡漠,回应一句:“没有至尊圣器,就不要说这样的大话。”

    雲桓铁血王气得牙痒,有至尊圣器就了不起,连吼了三声“好”,才道:“至尊圣器也未必能镇压一切,在绝对的修为境界面前,一切战器都可破之。”

    “铁血战魂。”

    雲桓铁血王施展出只有冥殿铁血冥骑才可以修炼的万死一生级圣术,身上战意外涌而出,凝化成一尊身穿黑甲的巨人。

    巨人不断变得更加高大,如同要撑破云天。

    正在掌控藏山魔镜的张若尘,脸色略微一变,念道:“万死一生级圣术。”

    “轰隆。”

    藏山魔镜晃动起来,一座座魔山崩塌,难以承受铁血战魂的冲击。

    白卿儿以半杯茶水显化出来的战场,出现龟裂的现象,五十座湖泊被至尊圣器和铁血战魂的力量,冲击得仿佛要干枯。

    她伸出一根手指,隔空一点。

    顿时,战场重新稳定下来,龟裂的地方自动修复。

    张若尘心知,动用万死一生级圣术的雲桓铁血王,迟早会打穿重重魔山。一旦让他脱困,再想使用藏山魔镜将他困住,将难如登天。

    “好,如你所愿,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力量。”

    张若尘全身力量,尽数涌向左腿,激发焱神腿蕴含的火焰神纹。

    已被炼化的八千万道神纹,尽数显现出来,释放出刺眼的光芒。

    在这一刻,整座战场,包括战场外的园林,皆被神纹的光芒照得无法睁开眼睛,犹如一轮小型的烈日,蕴含毁灭天地的力量。

    张若尘一脚踏出,闯入重重魔山。

    浩荡神威从脚下涌出,犹如神灵出世,一脚踏向下方比魔山还要高大铁血战魂。

    “张若尘要干什么?他难道……难道想硬撼万死一生级圣术?”商月美丽的脸蛋上,写满了惊诧。

    “找死啊,连至尊圣器都压不住万死一生级圣术,他竟然想凭自己的力量去对抗。”

    白卿儿摇了摇头,道:“你们错了,你们难道没有感应到战场中那股摄人心魄的神威?张若尘的那条腿,是神灵之腿,蕴含无穷神力。他现在,已经初步掌握了神之腿的力量。”

    “轰隆!”

    惊天动地的声音响起。

    炽热而又狂暴的能量,从战场中涌出,冲进园林中。

    张若尘的这一脚,踏破铁血战魂,摧毁战场中的一座座湖泊,身姿如同真神出世,令得雲桓铁血王嘴里咳血,急速爆退。

    即便他穿有铁血铠甲,也没能完全防住焱神腿的神力。

    半杯茶水所化的战场,五十座湖泊全部消失,被神焰蒸干。

    战场中,处处都是火焰在燃烧,将大地烧得赤红。

    “哗啦。”

    张若尘一手持神龙白骨鞭,一手持藏山魔君,抢夺到主动权,向雲桓铁血王发动连番攻击,逼得他不断倒退。

    一边攻击,张若尘一边以精神力,与乾坤界中的小黑沟通。

    “我和雲桓铁血王爆发了如此激烈的战斗,肯定惊动整座机封圣府,可是,姑射静却至今没有现身。可见,那个魔女不可信,想要脱身,只能靠我们自己。你的实力,到底如何,有没有把握杀出去?”张若尘道。

    小黑自信满满,道:“本皇的实力,你还不知道?这个雲桓铁血王,本皇要灭他,只需一个眼神。至于白妖女,本皇打她十个也不在话下。”

    “真的?”张若尘有些不信。

    小黑干咳两声,话锋一转,道:“但是,刚才本皇凭借强大无匹的精神力探查了一番,发现,园林中出现了多位大圣强者。有道是,双拳敌不过四手,本皇还是压力很大。”

    张若尘如被噎住,心直往下沉。

    果然,谁都靠不住,最后还是得靠自己。

    “雲桓铁血王,给我去死。”

    张若尘从怀中,摸出一张符箓,扔了出去。

    正处于下风的雲桓铁血王脸色一变,以为那是血绝战神或者血后,赐给张若尘的绝杀神符。于是,他再次施展出铁血战魂,将骨矛插在地上,全力以赴防御。

    符箓落下,如同夜幕降临,将雲桓铁血王笼罩在一片黑暗中。

    这,当然不是什么绝杀神符,而是张若尘从星海世界一百枚神石一张购买的“黑暗狱界符”,属于困禁一类的符箓。

    足以将万死一生境大圣,都困住片刻。

    园林中,布置了很多阵法,张若尘想要凭借空间手段,跨越空间逃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唯一的办法,乃是凭借空间混沌虫。

    空间混沌虫若是要走,再多的阵法和禁锢手段,都无法困住。

    张若尘正要打算释放出空间混沌虫,跨越虫洞离开,姑射静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给我制造机会,我要试探白卿儿。”

    听到她的声音,张若尘略微松了一口气,这个魔女终于来了,不用再一个人孤军奋战。

    空间混沌虫虽然能够啃食出虫洞,可是速度很慢,张若尘想要赶在白卿儿出手前逃走,机会非常渺茫。

    既然姑射静到来,那么一切都可以按原计划进行,没必要使用这招下策。

    “星海无岸。”

    张若尘装出若无其事的神色,将真理界形释放出来,与此同时,不断衍化千问级高阶圣术神魔镇狱,一尊神魔虚影,在他身后升了起来。

    神魔虚影与真理界形,快速融合到一起。

    黑暗狱界符覆盖的那片黑暗区域中,响起雲桓铁血王的长啸声,随后,一道死亡之光,击穿黑暗,从里面脱困而出。

    “给我破。”

    雲桓铁血王的啸声,将符箓残剩的黑暗力量,尽数震散,烟消云散。

    就是这时。

    神魔镇狱和真理规则合一,爆发出十倍攻击力量,由张若尘打了出去,冲撞向雲桓铁血王。

    雲桓铁血王哪里想到,张若尘爆发出十倍攻击力竟是如此可怕,比至尊圣器的力量都要更加惊人,根本来不及解除身上的封印,只得拼尽全力刺出一矛。

    以攻为守。

    雲桓铁血王不愧是大圣中一等一的强者,眼力极准,不偏不倚,正好击中神魔镇狱最脆弱的地方。

    可是,在十倍攻击力的冲击下,他虽然破掉了神魔镇狱,却依旧遭受重创,远远的飞了出去,撞入进一座干涸的湖泊中,砸出一个陨石坑来。

    张若尘正打算继续出手,可是,这片战场,却像是气云一般散去。

    广阔的大地和天空消失,他和雲桓铁血王回到了园林中,刚才的战斗,如同一场幻梦。

    “不用再战了,张若尘是你取胜。”白卿儿道。

    雲桓铁血王伤得不轻,手指在身上点动,解除封印,顿时,虚弱下去的气息重新恢复,而且变得更加强大。

    他眼中充满不甘和狠意,咬牙道:“姑娘,我还没输,我要和他继续战下去。”

    “输了,就是输了。”白卿儿冷淡的道。

    雲桓铁血王道:“我刚才自封了九成修为……”

    “你就算自封九成修为,依旧是万死一生境,而你的对手,只有百枷境。”白卿儿的双眸中,涌出寒光。

    雲桓铁血王不敢直视此刻白卿儿的双眼,立即低头,道:“是,我败了!”

    张若尘看见园林中的远处,迷雾中,站着一道道身影。

    这些修士,个个都很强大,看向他的眼神,皆是带有不可思议的神色。

    特别是白卿儿的大弟子商月,看他的时候,眼中充满炙热的光芒,仿佛要将他吃掉一般。

    虽然,雲桓铁血王自封了九成修为,可是张若尘能够将其击败,显然是出乎这些修士的意料,不得不重新审视他。

    “啪!啪!啪……”

    白卿儿轻拍玉手,站起身来,如同美女图卷一般站在石桌旁,笑道:“我现在有些相信那些传言了,雲桓铁血王居然没能试探出你的深浅,你的确出乎我预料的强大。”

    张若尘道:“那么,我现在可以走了?”

    白卿儿摇了摇头。

    张若尘脸色不变,似乎早有预料,道:“女人的话,果然信不得。”

    “不!你要走,我不拦你。但是,你得将命运奥义、真理奥义、空间奥义留下才行。”白卿儿目光清澈似水,声音也很柔和,可是,却带有不容抗拒的命令语气。

    园林中的一位位强者,相继向前走出数步,形成合围之势。

    一道道强大的圣威,无形中向张若尘压了过去,要逼他就范。

    张若尘依旧镇定,道:“我只有命运奥义,哪来的真理奥义和空间奥义?再说,就算我有奥义,凭什么要给你?白姑娘不会真的已经把自己当成张家人了吧?”

    “死到临头还敢占师尊的便宜,你若没有空间奥义,身体怎么可能承载得住一座大世界?”商月道。

    张若尘眼中浮现出一道若有所思的神色,就是这时,一道神焰剑光,以闪电般的速度,直刺向他的心口。

    是商月出手。

    她的修为,比一成实力的雲桓铁血王还要强大,手中圣剑是一件神遗古器,施展的剑法玄奇绝伦,与净灭神火融为一体,兼顾剑道和火焰之道两家之长。

    一剑出,犹如神阳坠大地。

    “一个弟子都这么厉害,白卿儿的修为,得强到了什么地步?”张若尘脑海中,闪过这道念头。

    他释放出精神力探查,可是,只能感应到火焰和圣剑,感应不到商月的位置。顿时,明白过来,此女根本不是人类,也不是血肉生灵,应该是剑灵,或者是先天火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