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千六百九十章 推波助澜
    三日来,多批修士,前来神谷拜访或是闹腾。

    拜访者诸如阎无神、缺、阎皇图……,还有参加了千年前狩天之战的不死血族修士。前来闹腾的,自然是少不了罗生天。

    罗生天憋了狠狠一股怒火,有好几件事,想要与张若尘论个清楚。

    与他皇妹订婚,却失踪了千年,如今好不容易又出现了,却一直不去见他皇妹,真当这个未婚妻是白捡的?

    罗生天可是从姑射静那里听说,张若尘曾在本源神殿放出狠话,要抛弃他皇妹。

    不能忍,实在不能忍。

    更不能忍的是,商夏怎么成了广寒界的修士?归顺了月神?

    要说此事与张若尘无关,他罗生天把名字倒过来写。

    但,无论是谁来拜访,也无论罗生天怎么闹腾,张若尘就是闭谷不出。只有夏瑜出面,回应众人,道:“我家师兄正在闭关修炼,已经说过,不见外客。”

    谷中,可是有一位真神,他们能怎么办?

    当然是无可奈何,只能退去。

    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季炆岛上,地狱界大圣修士中,流言四起。

    “张若尘目中无人,将缺和阎无神都不放在眼里,实在狂妄自大。他算什么东西?千年前还能逞一逞威风,现在给缺和阎无神提鞋都不配。”

    缺和阎无神号称地狱界的绝代双骄,在圣境修士中,影响力极大,不乏崇拜者和倾慕者,视他们为目标和偶像的修士多不胜数。

    得知他们亲自去拜访张若尘,却被拒于门外,自然是愤慨不已。

    南圣在一次宴会后,公然表态:“张若尘是昆仑界的修士,不是我地狱界的同道,地狱界不该有他容身之地。将他逐出季炆岛,逐出地狱界!”

    “张若尘体内,终究是流淌着人类的血脉,非我不死血族的族类。”血皇神魔营的副营主霍曦,在多位不死血族大圣军士的面前,如此说道。

    血皇神魔营的营主齐麟子露面,道:“张若尘失踪千年,重新出现后,先去的是昆仑界和天庭,而不是先回不死血族。他能在天庭翻云覆雨,并不是他的能耐有多大,而是背后有高人。”

    齐麟子说得很隐晦,没有点明。

    但,地狱界的修士都知道,他指的是昆仑界的殒神岛主。

    “张若尘肯定是因为得罪了天堂界,在天庭待不下去了,才如丧家之犬一般,被迫躲到地狱界。”

    “既然是丧家之犬,就该低调一些,谦卑一些,得有犬的样子。”南圣与死神殿的修士,如此笑叹说道。

    又有修士,传出:“张若尘薄情寡义,在昆仑界已有红颜知己,根本没有将未婚妻罗乷公主放在心上,更没有将福禄神尊这位指婚之人放在眼里。”

    有死神殿修士高呼:“罗乷公主应该主动前去退婚,强占先机,免得今后受张若尘的羞辱。”

    “张若尘配不上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才貌双绝,倾世佳人,哪里会缺驸马?只要公主殿下一句话,我崆林珏尔第一个冲上去斗战张若尘,废他双手双脚。”

    罗莎公主的追求者相继出现,其中不乏修为强大的半神,身份尊贵的神子,或是某座神朝的继承者。

    十界之战这么重要的事,罗刹族自然是有神境霸主前来。

    前来者,正是罗衍大帝。

    神殿中。

    罗衍大帝高坐最上方的位置,神躯与空间融为一体,一眼看去,像是只有正常人类大小,但是,仔细看却又像是有千万里高,与天地平齐,格外威严霸道。

    “乷儿,你给一句话吧!只要你心里委屈,父皇这便前去踏平血后的山谷,揪出张若尘,任你处置。”

    罗生天站在一旁,怒气腾腾,双手捏拳,道:“食他的肉,喝他的血。”

    罗乷身材修长高挑,与千年前相比,更显美丽,又多了几分神秘和朦胧,那是修为变得极强之后,才会有的独特气质。

    她向罗生天翻了一计白眼,道:“你想食他的肉,喝他的血,我知道是什么原因。”

    罗生天顿时心虚了几分,但,眼神依旧冷厉。

    罗乷又是盯向罗衍大帝,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哀求道:“父皇,你堂堂一尊神境的大帝,就不要听信外面那些流言蜚语了好不好?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该如何处理。”

    罗衍大帝沉哼一声:“你父皇的意志,岂是那些圣境修士可以左右?但,张若尘既然还活着,而且来了季炆岛,就该第一时间过来见你。傻女儿,你苦苦爱着那个小子,那小子却未必将你放在心上。”

    “我认为,他是真的在闭关修炼。”罗乷道。

    罗衍大帝心中火气更大,道:“修炼有那么重要吗?他一个圣境修士,少修炼一个时辰,难道会死?他再怎么修炼,也就那样,还能超过阎无神?”

    最近千年,缺和阎无神先后崛起,不仅血绝战神总是叹息感慨,罗衍大帝何尝不是如此?

    特别是阎无神,实在太惊艳,逆天了一般修炼出一品圣意,创造历史和传奇,在神境世界都造成不小的影响。

    再看看自己的儿子……

    罗衍大帝有时都在想,是不是从小对他不够严厉?所以才比不上阎无神,比不上缺?

    如果张若尘没有失踪,凭他当年击败阎无神的战绩,有这样一位女婿,他罗衍大帝在神境世界,至少是拥有与别的神尊、神王吹嘘的本钱。

    张若尘活着归来,还是让罗衍大帝心中有些小小的期待。

    可是,张若尘来到季炆岛后,竟然没有前来拜见他这个岳父,更没有前来见他的女儿。真的是岂有此理!

    再加上罗衍大帝想到,即便张若尘当年能够击败阎无神,但,阎无神现在终究是修炼出了一品圣意,可谓前无古人。

    张若尘又有什么资本,能与阎无神相比?

    这个时代,的确是英才辈出,人人如龙,但是有阎无神在,别的英才注定黯淡无光,注定只能是陪衬。

    走出神殿,罗乷一双灵光灿烂的眼眸,瞪了过去,询问罗生天,道:“现在谁闹得最凶?”

    “什么?”罗生天装着不解的模样。

    罗乷摇了摇头,道:“你不说,我也能大概猜到,只需推算一二,便能得出结果。你去告诉死神殿、青鹿神殿、地煞鬼城那些修士,张若尘是我罗乷公主的未婚夫,谁再敢胡说八道一句,本公主必将其摧骨扬灰。包括南圣、婪婴、鸢,他们若是敢得罪本公主,也得付出惨痛代价。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啊!”

    “我可是你皇兄,你就是这样的语气,对你皇兄说话?”罗生天心中很是无语。

    自从修为被罗乷超越,他感觉自己仿佛从皇兄,变成了皇弟。

    罗乷道:“对啊,正是因为,你是我皇兄,是天罗神国的神皇子,说出的话,才有足够的分量,可以让他们忌惮一二。否则任由他们这么继续下去,张若尘一怒之下,离开了地狱界,我怎么办啊?”

    罗生天脸色一沉,冷笑道:“离开便离开,我皇妹何等美貌,何等天资,何等才情,还怕找不到一位满意的驸马?别说是张若尘,以你的条件和家室,只要放话出去,怕是不少年轻的神灵都会登门求婚。”

    “别的修士再好再强又如何?就算有神灵到天罗神国求婚又如何?可我就喜欢他呀。”罗乷眼神深沉,没有笑意。

    看到她如此认真的样子,罗生天咬牙切齿,恨得不行,却又无可奈何,狠狠一跺脚,快步离去,道:“张若尘若敢负你,本皇子必定率领十万圣军,将他碎尸万段。”

    ……

    张若尘是真的开启了日晷,闭关修炼。

    三天时间看似很短,但他却必须争分夺秒,冲击两个元会数的大关。

    在日晷下,修炼了三年,他体内的圣道规则数量,距离二十五万九千二百亿道圣道规则又近了一步。但,依旧没能跨越过去。

    夏瑜来到日晷覆盖的区域外,道:“今天便是缺和殷元辰决战之日,将以他们的胜负,决定三生界的归属。”

    张若尘站起身来。

    剑鸣声响起。

    一道剑影飞入他的手中,正是沉渊。

    张若尘一边用手指抚摸沉渊古剑的剑锋,一边问道:“三生界很重要吗?竟然引得两位元会级天才决斗争夺。”

    按理说,做为弱势的一方,天庭若想尽可能多的赢取大世界,应该避免殷元辰和缺对决才对。

    毕竟,殷元辰和别的地狱界元会级代表交手,几乎是必赢。

    夏瑜道:“三生界本就是一座了不得的大世界,资源丰富,矿藏密布,而且拥有古老的传承,受功德战的影响很小,界内世界保存得十分完整,依旧有无数修士在里面修炼。”

    “更重要的是,三生界靠近天初文明,处在一处关键性的星域中,有很强的战略意义,天庭自然是要尽可能的夺取下来。”

    张若尘问道:“十界之战决定十座大世界的归属,天庭和地狱各出五座,但是,战斗结束之后,双方会不会反悔不认呢?”

    “十界之战对天庭和地狱,都有非同一般的意义,已经不是二十位圣境修士争斗那么简单。天宫之主和命运神殿的十二神尊,都在战书上签下了名字。若是后悔不认,昊天和十二神尊,谁丢得起这个脸?”夏瑜道。

    张若尘道:“那就好,走吧!”

    夏瑜总觉得张若尘有些不对劲,不像只是去观战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