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千七百五十五章 女皇和般若
    半神巅峰在任何势力,都是俗世的顶尖强者。

    阎婷的幻音掌法,是神通级别。

    掌法一成,幻音无数,影响修士的神智和圣魂。

    “嘭!”

    张若尘站在原地不动,任凭阎婷一掌击在胸口,风劲掀起,衣袂飘飘,但,惊天动地的滂湃力量,却消散于无形。

    阎婷只感觉所有力量,都打入虚空了一般。

    她抬头,枣红色的连帽下,一双秀目中充满惊骇。

    张若尘速度快如闪电,擒住她的手腕,反手一拧。

    “呃……”

    顿时,阎婷这个半神巅峰的大高手,如同偷糖吃被抓住的小女孩一般,折着手臂,被张若尘制住。

    阎婷心志很强硬,扭动腰肢,欲要断臂脱身。

    可是,张若尘的另一只手,轻轻按在她香肩,使得她浑身无法动弹。

    手臂上传来的疼痛,持续不断。

    张若尘目光投望向闻褚,道:“什么情况?”

    闻褚颇为尴尬,道:“她是无神的堂妹,来到七冤圣城,听到了一些传言,若尘公子不必放在心上。”

    “什么传言,竟让阎姑娘如此愤怒?”

    张若尘低头,问她。

    阎婷浑身痛得扭曲,更关键的是,此刻的姿势实在是太不雅观,哪有一丝半神巅峰强者的威严?

    “放开我。”她冷声道。

    张若尘向闻褚看去,见对方露出歉意的神色,于是,双手向前一推,阎婷便是跌跌撞撞的向前冲了出去。

    遮住容颜的连帽掉落,一张极为灵秀清美的脸蛋,显露出来,长发抛洒。

    阎婷心中愤恨,拔出一柄纤细的银剑,欲要再次攻击张若尘。

    闻褚以神气烟缕,定住了她。

    阎婷贝齿紧咬,道:“叔公!”

    “若尘公子是我们黑暗之渊阎氏的朋友。”

    闻褚绕过阎婷,来到张若尘面前,没有摆神灵的架子,很随和的笑道:“让若尘公子见笑了!其实,婷婷一直对你都仰慕至极,这一次还是主动要求,要一起前来接应公子。”

    “公子能够答应,进入黑暗之渊,是帮阎罗族大忙,阎罗族的所有修士都感激不尽。”

    张若尘大致能够猜到,阎婷如此愤怒,多半与他和般若的关系有关。

    如此看来,血屠办事效率还是很高。

    闻褚以神念传音,道:“我们这边秘密联系好了一艘渡船,今晚就能渡三途河。”

    “安全吗?”张若尘问道。

    闻褚道:“七冤渡的船,一般都是由星宫和无常鬼城共同管理。你们去联系的,肯定已经走漏风声,会遭到截杀。”

    “但是,我们黑暗之渊阎氏联系的船,走的是无常鬼城一位大神的渠道,保证安全可靠。”

    张若尘道:“如此最好。”

    见他们二人秘密商议,小黑的好奇心被吊了上来。

    等到闻褚带着阎婷离开后,小黑连忙问道:“你怎么和黑暗之渊阎氏有联系?你们在商量什么?”

    “没什么。”

    张若尘不想小黑参与进去。

    黑暗之渊非常危险,连天级人物都葬了多位,张若尘甚至都有做好葬身其中的心理准备,自然不可能带别的修士进去。

    张若尘想到了什么,道:“小黑,帮我做一件事,好不好?”

    “什么事?”

    小黑心情有些不高兴,觉得张若尘隐瞒了它。

    “帮我保管乾坤界。”

    张若尘不想将乾坤界中的那些生灵,带进黑暗之渊,免得有去无回。

    小黑声音一冷:“都已经在交代后事,准备孤身前去犯险,还说没事?张若尘,你到底说不说,你若不说,本皇这就去告诉般若。相信她对你接下来要去的地方,要做的事,比本皇更感兴趣。”

    “再说,你确定,以你圣境的修为,甩得掉我们两尊真神?”

    ……

    七冤圣城外,一处堆满白骨的河畔。

    这里阴气沉沉,长满紫黑色的尸香兰。

    池瑶气质卓然而不群,一身素衣,迎着河面寒风,目光缥缈浩然,道:“冥殿的文通大神,已经到了七冤圣城。与他同行的,还有冥殿的五位伪神。”

    般若站在白骨小山的另一边,身上气息与天地相融,动容道:“张若尘现在岂不是很危险?”

    “暂时还不算危险,文通大神去了尸海禁域,欲要救出无疆。”

    池瑶又道:“而且,他是秘密前来,显然是想瞒天过海,悄无声息的置张若尘于死地,所以不会在明面上出手。”

    般若道:“文通大神修行数十万年,渡过了两次元会劫难,便是我们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放心,本皇有对付他的办法。”池瑶目光冷锐,平静自若。

    般若微微松了一口气。

    池瑶道:“本皇见你,是为了另一件事。”

    “什么事?”

    池瑶沉默了片刻,道:“当年在昆仑界,本皇为了渡情劫,曾借你的圣魂,变化成你的模样,与张若尘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弥补有缺的心境。”

    “但,也是因为此事,你和张若尘感情决裂,割袍断义。本皇心中,是有愧疚的。”

    般若眼中浮现出自嘲的神色,苦笑:“是我自己的选择,不怪任何人。”

    “本皇想再借一次。”池瑶道。

    般若终是无法保持平静,心中剧烈起伏,向白骨小山看去,却看不见池瑶的身影。

    好无容易,她和张若尘冰释前嫌,有了重新在一起的机会。

    为了这个机会,她愿意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神女的荣耀,神境的修为,数之不尽的财富,与张若尘一起隐姓埋名,做一对清贫夫妻。

    等到张若尘寿元耗尽那一天,她也不会独活。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女皇又要来破坏掉这一切?

    这一次,她不想再听之任之,道:“我不想再欺骗他了!”

    “你觉得,是本皇想欺骗他?”

    池瑶幽幽一叹,道:“你知道张若尘为何会来生死界星?”

    般若凝思片刻,轻轻摇头。

    “他是要去往黑暗之渊。”池瑶道。

    般若道:“为什么?黑暗之渊何等危险……难道他是要去那里,寻找破解诅咒的办法?”

    池瑶点了点头,道:“临走之前,本皇去见过太上。太上曾言,张若尘打破诅咒的唯一办法,就是去黑暗之渊。这是一条非常艰险的路,稍有不慎,神形俱灭。”

    般若没有被吓住,反而俏脸上浮现出一道喜色,道:“我陪他去。”

    “他修炼的是《三十三重天》,要破入神境,岂是打破诅咒就能做到?你帮不了他,只有本皇可以。”池瑶道。

    般若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为什么你明明想要帮他,却偏偏不以自己的身份,要变化成我的模样?为什么你明明深爱着他,却偏要装出一副仇深似海的样子?仿佛根本不在乎他。”

    般若继续道:“若是真的不在乎,怎么会必须借助他才能补全自己的心境?”

    “女皇,师尊,到了现在这一步,你为何还不跟我讲实话?”

    池瑶整个人都有一种窒息感,闭上双目,颤声道:“如果我们是仇人……如果我对他足够的冷漠……我想,等到那一天,我死的时候,他就不会太难受。”

    “若是有一天,没有了池瑶,我希望,世上还有一个女子可以好好的爱他。你就是我找来爱他的那个人!”

    “所以,助他解除诅咒,破境成神的女子,必须是你,不能是池瑶。”

    般若难以理解池瑶的这番话语。

    因为她知道,张若尘对池瑶有着极深的感情,那份感情,没有任何女子可以比拟。张若尘也绝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无情男子,是很难对池瑶痛下杀手的。

    般若道:“你们年轻时,感情那么深厚,为何不能坐下来,好好的将当年的事解释清楚?我相信,他能理解你,更能原谅你。张若尘从来都是心软的,而且,心中最爱的一直是你,谁都无法代替。”

    “你若可以放下女皇的威严,像一个普通女子一般,靠到他的怀中,讲述自己的无奈,倾述这些年来的苦楚,只要两个人还相爱,就算再大的矛盾,都是可以一起去面对。怎么可能会变成生死敌人?”

    池瑶眼眸中,浮现出了一抹柔情,脑海中涌出般若讲述的画面。

    但,只是一瞬间,这些都消失不见。

    她摇头,道:“你不会明白的!昆仑界和整个宇宙,需要的是张若尘,需要的是一个能够超越不动明王大尊的张若尘。而池瑶能做的,就是帮他搭一层阶梯,助他跨过最难的那一步。”

    “烟尘,将来你必然会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

    “而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张若尘也需要。这一次骗他,不为我自己,只为能够助他破境成神。”

    般若动摇,道:“你真能帮他解除诅咒?”

    “冥殿的诅咒,太上都无法破解。只能说,尽力而为。”池瑶叹道。

    “哪怕有一丝希望,终究是好的。”

    般若心中苦楚,暗道,终究还是自己奢望的太多,不该贪图不切实际的美梦。

    三途河畔,般若和池瑶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随后,她走入进七冤圣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