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千七百七十八章 相遇
    张若尘的精神力念头无数,遍布金色溪流两旁,一起呼吸吐纳,引得空间震荡。

    从云青古佛体内涌出金色气雾,乃是佛髓,源源不断融入精神力念头,使得张若尘的精神力迅速脱变和壮大,达到神级的层次。

    破入七十阶。

    在精神力成神的瞬间,张若尘明显感觉到圣魂随之发生变化,虽然没有化为神魂,可是,却变得和以前不一样。

    像是可以永恒存在,不会消亡。

    张若尘暗暗猜测,这是因为精神力成神后,寿元大增,可以活一个元会,造成的古怪感觉。

    接下来,在强大精神力的蕴育下,圣魂说不定能够进阶为神魂。

    “冥殿的斩道咒根本没有用……不,传言是错的,一切都错了,张若尘根本没有被诅咒,是有人设局,陷阱,是陷阱……”

    盖临神将如此念叨,拿着佛祖舍利,急速逃遁。

    纵然他有两道神王神纹,战力强大,可是,在雨天师被一剑杀死之时,便被吓破了胆,再也不敢与张若尘正面交锋。

    “想走?”

    张若尘取出逆神碑,手掌在碑上一拍。

    残碑光芒大盛,一个个神文如同星辰般闪烁,急速飞出去,撞击向盖临神将。

    盖临神将长啸,左手持佛祖舍利,右臂上的神王神纹浮现出来,回身一掌拍了出去。

    但,让他惊恐的事发生。

    手臂上的神王神纹,快速变得暗淡,威力大减,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抹去。

    “怎么会这样?”

    盖临神将几乎是嘶声,如此吼出。

    “嘭!”

    逆神碑与他手掌碰撞在一起,神臂骨折,血流如注,身躯倒飞出去。

    神王神纹的确强大,即便变得暗淡,依旧威力不凡。盖临神将承受住了这一击,没被杀死,以更快的速度逃遁。

    “逃不掉,冬剑!”

    时间剑法再出。

    根本不给盖临神将任何还手的机会,沉渊古剑如惊鸿流光,刺穿他的背心。同时,张若尘密布葬金规则神纹的手掌,拍在他的头顶。

    “嘭!”

    盖临神将头颅爆开,大量圣魂被葬金之力毁灭。

    神源,落入张若尘手中。

    张若尘挥斩出第二剑,斩下盖临神将紧抓着佛祖舍利的左臂,随后,才是将欲要反击的神尸,踩在了脚下。

    失去神源和头颅,神尸依旧不死。

    张若尘脚下释放出净灭神火,炼化他的残魂和精神意志。

    盖临神将的左臂,掉落在地。

    皮肤上,神王神纹浮现出来,光华大涨,抓着佛祖舍利继续向前飞行。

    张若尘看向那只飞走的神臂,露出一道异样之色。

    “哗!”

    藏山魔镜飞了出去,将神臂镇压。

    这只左臂上的神王神纹,并没有被逆神碑抹去,威力依旧很强。但,神王神纹是需要神力催动,才能爆发出威力。

    一只神臂催动神王神纹,自然是无法挣脱藏山魔镜的至尊之力压制。

    “生命力真是顽强。”

    张若尘右手向前一探,掌心出现一道阴阳太极印记。印记旋转,将手臂中和残魂和精神意志,源源不断吸走。

    没过多久,神臂和神尸都恢复了平静,不再挣扎。

    张若尘看了盖临神将的残破神尸一眼,暗暗一叹,可惜无法打开内空间,否则倒是可以将盖临神将的神尸收走。

    “嘭!”

    一脚踩碎神尸,只剩骨架,被张若尘踹入金色溪流。

    张若尘只将那只左臂捡了起来,从手指中,取出佛祖舍利,摇了摇头,道:“若不是你太贪心,能够使用两只手与我对决。凭神王神纹的力量,我未必杀得了你。”

    远处,海水不知何时,已是悠然苏醒过来。

    她眼神迷茫,非常虚弱。

    张若尘飞身落到海水身前,双手将她抱起,道:“先离开这里,真神若是追上来,麻烦就大了!”

    ……

    盖临神将临死前的嘶吼声,传得极远,被死族真神空里藏海听到。

    空里藏海意识到,有变故发生,不再与将青斗法,果断抽身而去,追向盖临神将、雨天师、张若尘、海水离开的方向。

    来到盖临神将、雨天师陨落的地方,空里藏海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溪流两岸被神血染红,皆是盖临神将和雨天师的气息。

    “不可能,盖临和雨怎么会陨落,谁杀得了他们?难道是真神出手?”

    空里藏海想到此处,脸色变了又变,小心翼翼观察四周,迅速退走。

    以盖临神将和雨天师的修为,居然逃都逃不掉,对方修为必然相当可怕,若是藏身在暗处伏击,就算他空里藏海是真神,也要万分忌惮。

    将青和黑狮神兽,后一步赶到。

    “盖临神将和雨天师居然就这么死了?雨天师可是精神力神灵。”黑狮神兽道。

    将青道:“若禅女大人出手,要杀盖临神将和雨天师,岂是难事?”

    ……

    海水躺在张若尘怀中,轻靠肩上,眼神如静湖,像是在沉思。

    张若尘抱着她一步十丈,沿金色溪流,继续而行。

    “哗啦啦!”

    金色溪流错综复杂,数量极多,通向各方各处。

    思索了很久后,海水道:“传说中,冥殿使用斩道咒诅咒了若尘师兄,为何师兄却能精神力成神?而且,没有神劫。”

    别说是她,张若尘自己此刻都很疑惑。

    按理说,既然中了斩道咒,也就不可能成神。

    武道成神!

    精神力神灵!

    伪神!

    都不可能。

    可是,为何遭受强大精神力攻击后,他的精神力,瞬间突破,达到了七十阶?

    一点阻碍都没有。

    突破得自然而然。

    张若尘道:“或许,斩道咒只是谣言。是一些心怀叵测的人,故意放出这道消息,想要坏我心境。甚至,是借刀杀人。”

    海水摇头,道:“不可能!”

    “为何不可能?”张若尘问道。

    半晌后。

    海水道:“传说中,你的名字,从《神储卷》上消失了,诅咒不可能是假的。”

    张若尘也不相信,诅咒是假的。

    因为,血绝战神都亲自确认了此事。

    但有些话,他只能藏在心中,不能向任何修士说。

    张若尘心中有一些猜测,当初,以须弥庙为舟,去往了太初,身体可是被冲击成了粒子状态,是花费了无尽岁月,才重新凝聚出来。

    而印雪天当年的诅咒,诅咒的乃是不动明王大尊的血脉后代。

    显然,血脉越强,诅咒越强。

    张若尘在时间长河上,重新凝聚出来的身躯,人类血脉和不死血族血脉合二为一,并且融入了混沌之气和真理之心,完全脱胎换骨。

    换言之,张若尘甚至都已经不算是谁的后代,是混沌中孕育出来的“初始之人”。

    印雪天的诅咒,又怎么咒得了他?

    就算不动明王大尊的血脉强大,张若尘未能完全脱离出去,可是,诅咒的力量,给他造成的影响,应该也会非常有限。

    或许正是如此,他才能精神力成神。

    这一切,只是张若尘的猜测。因为他觉得,须弥圣僧既然选中了他,怎么可能不帮他化解诅咒?去太初修炼一品圣意,就是化解诅咒的过程。

    猜测,毕竟是猜测。

    他的名字,确确实实是从《神储卷》上消失,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意味着命中注定不能成神。如果不是诅咒造成,那么就是有精神力通天的人物,与命运博弈,故意制造出来的假象。

    种种可能性都有,如此生死攸关的事,张若尘不敢轻易弄险。

    万一猜错,就是死。

    张若尘对海水说道:“还有一种可能,有可能是黑暗之渊或者荒古废城隔绝了诅咒,就像隔绝了天地感应一般,使得神劫都没有降临下来。说不一定,等我走出黑暗之渊,神劫立即降临,将我杀死。”

    “荒古废城倒的确是非同一般,或许……有这种可能性。”海水自言自语,如此说道。

    张若尘道:“你既然听说了斩道咒,就该知道这诅咒,是昔日印雪天施展而出,是为诅咒不动明王大尊的后代。为何在石庙的时候,还故意问我,知不知道不动明王大尊?而且,故意以言语讥讽?”

    后方,感应不到有人追赶。

    因此,说道此处,张若尘停下脚步,将海水放到了地上。

    海水那张绝色,且完全没有任何表情的玉颜,终于有了波动,双手合十,歉意的道:“对不起,若尘师兄。其实,海水早就知晓,你是不动明王大尊的后人。但实在是为印雪天感到不公,将怨气撒到了你的身上,才会说出那些话。海水佛心不清,六根不净,不是真正的佛者。”

    张若尘见她如此坦然,加上先前她不顾自身性命,施展舍身术,实在让感动。

    心中升起的疑惑,又降了下去。

    海水伤得很重,若不是当时手握佛祖舍利,很有可能,已经死在雨天师的精神力攻击之下。此刻,她娇躯轻颤,神情苦涩,言语愧疚,就如雨中幽兰,楚楚怜人。

    张若尘终是心软,柔声道:“手给我。”

    海水一双大眼,含着泪蒙,又有些疑惑,将手递了过去。

    张若尘一只手握着佛祖舍利,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将佛祖舍利的力量引动出来,注入她的体内,助她疗伤。

    便是这时,一道声音,从上方传来,“哼!若尘剑神风流之名,当真是实至名归。”

    不远处。

    距离金色溪流大概二十丈高的地方,有一处断崖。

    般若站在断崖上,手持法杖,正看着下方紧握手掌疗伤的二人,眼神中,带有一抹冷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