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千八百零八章 不是静静,是欢欢
    这锁链,是绝妙禅女的神气和精神意志凝成,能锁修士的圣魂和精神力。

    张若尘走在前面,经过一根根石柱,脸色始终平静,道:“我曾答应云青古佛,要化解我们两家的恩怨和仇恨,所以,尽管你这般对我,我也不会气怒。”

    绝妙禅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老和尚一个局外人而已,根本什么都不懂。”

    “古佛并非局外人,反而与我们两家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张若尘道。

    绝妙禅女道:“多少年的恩怨,多少代人苦恨,他一个念经诵佛的出家人,能够明白吗?”

    “你也是修佛者。”张若尘道。

    绝妙禅女不再言语,总觉得张若尘话太多。

    比拼修为,她没将张若尘放在眼里。

    如果比拼舌头,她觉得自己肯定不是张若尘的对手。

    张若尘道:“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方知执着更加痛苦。昔日,印雪天施斩道咒,断了我张家先祖的成神之路,为此被那些觊觎天尊秘宝和《三十三重天》功法的敌人,杀戮了多少?而你却只是一句,因为他们太弱,所以才会死,将所有一切都推得干干净净。若非是斩道咒,他们怎么可能会弱?”

    “这是多少代人的血泪?我能放下,为何你放不下?”

    绝妙禅女道:“你才多大年纪?就算曾经张家先祖,被屠戮和欺凌,与你也隔了何止万代,你又明白什么痛苦和执着?对你而言,那些如同传说一般,太过久远。”

    她又道:“我且问你,你能放下与池瑶的仇恨和痛苦吗?”

    张若尘脑海中,浮现出池瑶的身影,道:“其实,我已经放下。”

    “莫要自欺欺人。”绝妙禅女道。

    张若尘道:“我没有自欺欺人。”

    “你若不是自欺欺人,为何明明知道般若就是她,却不敢揭露?你之所以觉得自己已经放下,只是因为,你对她的爱,大过了恨。是你的自私,在麻痹自己,不想再复仇,不想再为昔日那些因池瑶而死的人复仇。而我却不同,欠债还债,有仇报仇,谁都休想逃掉。”

    绝妙禅女见张若尘沉默,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但很快又收了回去。

    张若尘本能的,觉得绝妙禅女说得不对,可是,想到昔日圣明中央帝国旧臣后代的遭遇,却怎么都说不出反驳的话。

    他不是佛,不修佛,做不到四大皆空。

    “你只知斩道咒,可又知晓枯死绝?”绝妙禅女道。

    张若尘问道:“什么枯死绝?”

    绝妙禅女没有言语。

    ……

    来到七十二魔神石柱的尽头,优昙婆罗花的香味更浓,形成一片淡淡的雾云。

    呼吸一口,浑身舒爽,四肢八骸都充满力量。

    但,因为香味太浓。

    张若尘脑海中,出现迷幻的感觉,眼神变得恍惚。

    张若尘道:“快帮我解开锁链,香味中,蕴含致幻的力量,我必须以精神力才能够压制。”

    “你闭上嘴巴别呼吸就行了!”

    绝妙禅女没打算为张若尘松绑,她看见朦朦胧胧的雾云中,有一口古井。井台大概三尺高,是黄石堆砌而成,石头之间有大量裂痕。

    滴滴答答的水声,从井中传出。

    绝妙禅女刚刚向前跨出一步,豁然脸色惊变。只见,井口下方,升起一具浑身鲜血的女尸。

    女尸披头散发,身上威势惊人,散发出来的气息,宛若古老神山,压得绝妙禅女都难以喘息。仿佛女尸就是天,而她正被天压着。

    绝妙禅女眼中流淌出激动而又悲呛的泪水,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女尸的模样,正是印雪天。

    她在画卷上看到过。

    绝妙禅女手中的锁链,滑落在地上,张若尘趁机挣开锁链,闭上眼睛,调动本源奥义和真理之心的力量。

    再次睁眼看去。

    古井上方,哪有什么女尸?

    只有一株佛光莹莹的奇花,悬浮在井口上方,叶状如梨,根须蔓延到井中。

    正是与传说中的优昙婆罗花,一模一样。

    张若尘冲向跪在地上痛哭的绝妙禅女,一掌拍在她的香肩,以精神力震吼:“是幻觉,快快醒来。”

    绝妙禅女修为高深,顷刻间恢复,立即双手合十,身上逸散出金色佛光,固守心神。

    半晌后,她一双明亮眼眸睁开,已是清明透彻,望向古井,果然一切都是幻觉。她又向旁边的张若尘看了一眼,心中不禁恼羞成怒,觉得丢了太大的脸面。

    张若尘没有感受到她的羞怒,道:“你的修为和精神力其实远胜于我,只是心中的执念太重,所以才会陷得这么深。”

    绝妙禅女站起身,一双宽大的衣袖轻甩,双臂背到身后,道:“你之所以能够抵挡住幻境,是因为你炼化了佛祖舍利。是佛祖的力量,使你的心,如明镜一般。”

    张若尘不想与她争辩,道:“我现在怀疑,那株优昙婆罗花也未必是真的。很有可能,我们现在依旧还在幻境中……你干什么……”

    张若尘发现,自己又被捆了起来。

    而且捆得更紧。

    绝妙禅女将张若尘捆成了一根人棍,连双腿都束缚住。

    她双瞳变成金色,有梵文在瞳中沉浮,道:“这是优昙婆罗花无疑,不是幻境!你在这里等着,别想逃。外面的黑色荒漠中,尽是诡异魔影,你不是它们的对手。”

    绝妙禅女迈步,向古井靠近过去。

    只走了十多步,她的身体,逐渐变淡,最后完全消失。

    张若尘看着数十步外的古井,又看着消失不见的绝妙禅女,脸上露出难以理解的神色,实在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双臂发力,身上的锁链,立即浮现出黑色电光。

    “噼噼啪啪!”

    黑色电光,如鞭子一般抽在他身上,顿时,张若尘控制不住身体,如同一根柱子一般,笔直的倒在了地上。

    张若尘浑身疼痛发麻,本以为这已经是最糟糕的情况,但,刚刚恢复过来,便是看见,极其恐怖的一幕。

    不远处,七十二根石柱上的魔神石刻,全部都活了过来,并且向他而来。

    须知张若尘此刻倒在地上,浑身无法动弹。

    七十二柱魔神如群魔乱舞,有的形似狮子,长着血盆大口,嘴里发出震耳嘶吼。有的是人类身体,却没有脸,脸上长着头盖骨。有的狼身蛇尾,獠牙尖锐。

    他们将张若尘视为食物,扑了过来。

    “幻觉,一定是幻觉!”

    张若尘嘴里不停念着。

    可是,大地在震动,鼻尖能闻到血腥味,一位位魔神的神威也是如此清晰,他们迅速逼近,甚至发出刺耳且残忍的笑声。

    “不是幻觉,逃!”

    张若尘双脚使劲蹬地,身体翻滚,向古井靠近过去。

    数十步的距离,顷刻间便至。

    靠近古井后,张若尘终于又重新看见绝妙禅女,心中急切,连忙开口喊道:“魔神全部都活过来了,快帮我解开锁链。”

    绝妙禅女站在距离古井两步的位置,纤长玉手,呈向前探出的姿势。

    但,指尖没有接触到优昙婆罗花。

    她像是根本听不见张若尘的声音,身体僵直,皮肤迅速变成黄褐色,长出树皮一般的枯死纹路,全身如同朽木,迅速干瘪,变得死气沉沉。

    这一幕,惊住了张若尘。

    怎么回事?

    这古井莫非更加恐怖,让一位大神,都瞬间失去生命?

    此刻的绝妙禅女,简直就像枯死的树木,看不见一丝灵动,一丝秀美,晶莹剔透的皮肤变得比石头还要粗糙。

    她毕竟是修为高深,身上佛光时而呈现,时而湮灭,正在与某种力量对抗。

    半晌后,绝妙禅女的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长啸,枯死的身体,转身急速逃遁,瞬间消失在张若尘的眼前。

    张若尘眼中震惊的神色还没消失,后方,七十二柱魔神已是从四面八方冲来,啸声不绝,魔云遮天,震慑他的圣魂。

    换做任何一人,此刻都已经绝望,放弃求生。

    但,张若尘意志坚定,心念强大,拼尽一切力量,抵挡锁链上涌出的黑色电光,缓缓的直立起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立即跳进古井。

    跳进古井,或许还要一线生机。

    他双腿弯曲,纵身一跃。

    刚刚纵身,又一根锁链缠在他的腰上,随即身体一轻,他飞了出去,撞在一团温香软玉的怀中。一只柔软的手掌,按在他的背上,化解了他身上的所有力量。

    张若尘侧脸看去,正好看到姑射静那张美丽的容颜,脸上还挂着俏皮的笑容。

    “姑射静!”张若尘惊呼。

    怎么都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这怎么可能?

    张若尘第一时间想到的,自己肯定还在幻境中。

    姑射静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不是静静,是欢欢。”姑射欢欢嘻嘻一笑,探手解开张若尘身上的锁链。

    后方。

    七十二柱魔神张牙舞爪,魔威冲天,直向张若尘和姑射欢欢奔袭而来,个个杀气腾腾,狰狞恐怖。

    姑射欢欢丝毫不惧。

    张若尘正欲激发本源奥义的力量,却发现,冲过来的七十二柱魔神纷纷崩碎,惨叫声不绝,全部消散而来。

    张若尘回头看去,只见,姑射欢欢的身后,竟是还有一道身影。

    她卓然而瑰美的站在那里,红衣白发,幽然自若,仿佛只要她站在那里,天都不会塌下来,宇宙也不会崩灭。

    整个世界,在这一瞬间,彻底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