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千八百二十四章 彻底击溃
    池瑶从来都不想做一个坚强的女子,更不想做什么至高无上的女皇,可是,没得选择,这么多年来,已经习惯。

    正是习惯了坚强,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将她打倒。

    当张若尘提到宿命池的时候,池瑶那颗坚定不移的心,终于松动。松动的原因,是因为,她心中生出深深的好奇。

    是啊!

    一切都是因宿命池而起!

    每一个到达宿命池边的人,都能在池中,看到自己最在意之人的宿命。

    张若尘又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最在意的人是谁?”

    “与我何干?”

    顿了顿,池瑶又道:“你想说便说。”

    张若尘道:“你先告诉我,你在宿命池中看到的是谁,看到的画面是什么?然后,我再告诉你。”

    池瑶依旧还沉浸在内心的悲戚和伤感中,摇头道:“既然在你心中,情淡如水,又何必非要去知道这些?”

    都到这一步,都隐瞒了这么多年,受了这么多的罪,在这最后的时刻,其实已经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有些秘密,就让它永远变成秘密吧!

    张若尘只得用出最后的办法,道:“其实你不说,关系也不大。因为,般若早就将一切都告诉了我。”

    池瑶道:“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张若尘以讥诮的语气,说道:“烟尘从一开始,就是我送到你的身边。她能成为界子,能够拜你为师,都是我的帮助。”

    “我为什么这么做?”

    “当然是因为,我需要在你身边安插一个自己的人。而且这个人,我必须足够信任,绝不会被你策反。除了我的妻子烟尘,还有谁可以胜任?”

    “你成神那天,在紫微宫前,我是故意和烟尘演的一场苦情戏,什么割袍断义,不过只是用来麻痹你的而已,让你可以完全信任她。”

    “不可能。”池瑶语气肯定。

    张若尘继续道:“你当然不会相信,因为我们的苦情戏演得实在是太真。你知道的,烟尘本就很擅长伪装自己,来到地狱界后,连地狱界的诸神都能瞒过,还成为了命运神殿的神女。”

    “我自己之所以演这场戏,那是因为我深知自己修为低微,怎么都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但我又想弄清楚当年发生的事,自然只能让烟尘取得你的信任,让她帮我查。”

    “我是真没想到,你做了那么多年的帝皇,统领整个昆仑界,可是却没能识破我们的手段。”

    “你果然中计,带着烟尘去了宿命池,让她看到了我的宿命。正是如此,她果断进了鬼门关,去了地狱界,成为般若。”

    “她去地狱界,进入命运神殿,乃是想要为我逆天改命,让我的命运扭转。”

    “其实,昆仑界功德战爆发后,般若第一次进入昆仑界,她就与我秘密联系过,将所有一切都告诉了我。否则,我怎么可能知道,般若就是烟尘?”

    “所以,为什么我能提前知道一切?为什么你现在这么被动?全部都是因为般若,她早就背叛了你。”

    “你为什么会功亏一篑?那是因为,你居然会相信自己未婚夫的妻子。你难道不明白,女人之间的争斗,才最阴暗,最防不胜防?”

    池瑶再也说不出“不可能”三个字。

    并非张若尘的策略有多么高明,只是因为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有理有据,而且还真的就知道了他绝对不可能知道的隐秘。

    “她为何如此……”

    池瑶脸上不再有一丝坚强和倔强,取而代之的苦涩和痛苦,是功亏一篑的失落。

    她不恨黄烟尘,只是觉得自己这一生太过可笑,也太过失败。

    此刻,只想问自己一句,“真的值得吗?”

    张若尘替她问了出来,道:“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到底是为了什么?真的值得吗?”

    “值得!只要是做过的事,我都不后悔。”池瑶的眼神,再次变得固执和坚定,只不过眼角却有泪珠滑落。

    这是昆仑界的修士,绝对不可能看到的一幕。

    池瑶女皇居然有如此柔弱的一面。

    张若尘道:“那你告诉我,你在宿命池中到底看到了什么?”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池瑶道。

    “我只知道其中一部分,我想知道的是所有,是谁杀死了我。你应该比烟尘知道得更多才对?”

    其实,张若尘什么都不知道,般若也什么都没有告诉他。

    一切都是张若尘自己的推测!

    首先,黄烟尘之所以去地狱界,必然是与宿命池有关。这一点,在张若尘和小黑去宿命池的时候,那个神秘的声音便告诉了他。

    以黄烟尘当时的修为,是怎么到达宿命池?

    除了池瑶带她去的,不可能有第二种可能。

    其次,在三途河畔的时候,般若在得知张若尘中了斩道咒,在绝望的时候,跟张若尘讲了很多。这让张若尘意识到,般若在宿命池中看到的人是他,而且他一定是发生了很不好的事,很可能是被杀死了!

    所以,般若才会义无反顾进入地狱界,进入命运神殿,想要改变张若尘的命运。

    只可惜,般若显然是坚定不移的和池瑶站在一起,不愿告诉张若尘残忍的真相。毕竟一个人若是提前知道,自己会死,会怎么死,那是多么残忍和痛苦的一件事!

    每一天,都在等死。

    死未必是一件可怕的事,但,活着等死却很可怕。

    这会让一个人彻底变得消极,变得堕落,最终命运还没有来,自己先在堕落中死去。

    般若能够做的,就是去改变这一切,哪怕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哪怕根本改变不了结局。但若什么都不做,岂不是比等死的人更煎熬?

    张若尘能够原谅般若,就是因为知晓她的苦,知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她没有参与营救殒神岛主的计划,她没有听从女帝的安排离开地狱界,依旧冒着巨大的危险留在命运神殿,就是为了他张若尘。

    很多时候,张若尘真心觉得自己不配,没有资格承受她们的付出。

    池瑶像是突然一下,失去了所有力气,坐到黑暗虚空中飘过的一块巨石上,手臂软绵绵的提着剑,自嘲般的笑道:“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切又回到了原点。烟尘啊,烟尘,你为何如此糊涂?”

    可惜般若不在此处,没办法告诉她真相。

    池瑶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么多,将所有一切告诉你,反而是件好事。”

    “对啊,我若知晓是谁杀了我,我也能多一分警惕,或许可以自己给自己改命。”张若尘道。

    池瑶摇头,道:“你问我也没用,我也不知道是谁,在宿命池中,能够看到的只是一只无穷巨大的手掌。一掌拍出,不知多少大世界毁灭,不知多少星辰坠落,根本不可挡。”

    虽未明说,可是张若尘却听了出来,池瑶在宿命池中看的就是他。

    是他的宿命。

    在她心中最在意的人,始终都是他张若尘。

    池瑶继续道:“我虽不知道是谁,可是我终究比般若知道得更多,大致可以猜到一些。”

    突然,她问道:“你知道为何圣僧选中了你?而且,不惜一切代价,要助你修炼到最极致的境界?你或许以为,他这么做都是为了昆仑界。如果你真这么想,只能说,你低估了一位佛祖的眼界和格局。天姥说得没错,他是将这个时代交给了你。”

    张若尘认真听着,没有打断她的话。

    池瑶眼神蕴含无边的苦楚,道:“你以为,只有你自己没有未来吗?其实,所有人都没有未来,这一切从三十万年前便已经开始。或许更早!”

    “这天地间,有一股强大而未知力量,欲要毁灭整个宇宙,大破灭已经来了!”

    张若尘早就料到,今日一定能够听到惊天秘闻,但,当池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依旧猛烈震动,连忙问道:“这是你的猜测,还是圣僧在未来看到的景象?”

    池瑶道:“一千年前,去往未来的路,就已经断了!”

    一千年前,明明是过去,为何是未来?

    很快,张若尘明白了过来,池瑶口中所说的“一千年前”,是须弥圣僧的时间。须弥圣僧是十万年前陨落,他当时去往未来,只能到达一千年前。

    也就说云武郡国九王子活过来的时间点。

    再往后,未来的路,就断了!

    张若尘的心,突然变得特别难受。

    他本以为,须弥圣僧就算已经死去,但在未来留下了无数足迹,或许还能在未来见到他。只要是这样,那么,与活着有什么区别?

    但,心中的幻想破灭。

    须弥圣僧在助他重生之后,便彻底消失在世间,未来不可见,世间再无未来佛。

    张若尘道:“所以,你现在所说的一切,都只是猜测?”

    “并非只是猜测。”

    池瑶道:“地狱界和圣界的战争,是从三十万年前开始,正好是二十四诸天惨败之后。天地间,有什么力量,可以让最强大的二十四人前去,只剩三人活着回来?而且,地狱界的死灵各族,随后发动战争。他们发动战争的目的是什么呢?会不会是受人指使?”

    “死灵和生灵本就对立,三十万年前,地狱界的死灵各族趁圣界虚弱发动战争,不算什么奇怪的事。”张若尘觉得池瑶说出的理由,站不住脚。

    池瑶道:“可是,那个时候,圣界虽然虚弱,却依旧强大。不是只靠地狱界的死灵各族,就能对抗。正是如此,十万年前,本是保持中立的命运神殿,突然间生命和吉祥两大神尊陨落,对外声称是被问天君和须弥圣僧杀死,随后向天庭万界宣战,正式由中立转为主战。”

    “神尊哪有那么容易被杀死?而且还是在命运神殿。”

    “想要在命运神殿杀死两位神尊,别说问天君和须弥圣僧,便是再多几位神尊级强者,都不可能做得到。”

    “除此之外,本是主和的阎罗族族长阎寰宇,被人引到黑暗之渊,从未下落不明。随后,阎罗族也向天庭万界宣战。”

    “生命神尊、吉祥神尊、阎罗族族长,哪一个是易于之辈,为何纷纷遭劫?这背后,必然是有一股强大而未知的力量,在清除战争的阻碍。”

    “战争的结果,必然是毁灭,必然是两输。是谁在推动这一切,目的是什么?”

    “其实并不难猜,十万年前,逆神族的命运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