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千八百六十三章 七十四阶
    “巫马九行是刀尊的私生子吗?才成神千年,就赐刀道奥义。”四甲血祖眼神嫉羡的说道。

    商弘向他冷眼瞥去。

    四甲血祖脸色一变,意识到自己不该轻提“刀尊”的名讳,连忙低下了头。

    神尊不可妄议!

    诸神皆是望着天空,从四面八方飞来的刀。

    “刀道奥义一出,那位老者怕是……”冥花坊主感到惋惜。

    本来她还想向其请教音律,寻求境界突破,可惜没有机会了!

    奥义,是神灵世界最可怕的力量。

    巫马九行掌握的刀道奥义不少,整个星桓天,一界的刀道规则都被他引动,足以爆发出远胜自身修为的战力。

    “唰唰!”

    不知多少万柄各式刀刃,从天而降,直向盘坐在千里平湖中的张若尘落去。

    击穿星河,洞破神霞。

    刀如雨下。

    张若尘处变不惊,每一次敲击木绑,就有数之不尽的刀刃崩碎成铁粉,化为火焰光点,将虚空点燃,瑰丽无比。

    人与刀合,刀与地合。

    地与天合,天与人合。

    巫马九行长发狂舞,眼神睥睨,再次四势合一,挥刀斩下。

    不知多少道来自天地间的刀道规则,与四合刀法相融,真身飞起,直向张若尘斩了下去。

    “嘭!嘭!嘭……”

    木绑的声音,敲击得更加密集。

    时而清脆,时而沉浑,时而金石碰撞,张若尘的头顶上方,随之显化出种种异象,有雷电闪烁,有音波化神鸟,有千军万马冲杀。

    “挡不住的,纵你精神力再怎么出神入化,一刀破尽万法。”

    巫马九行将层层异象劈开,身上散发出来的神光,璀璨到至极,在数十万里之外的第一神女城都能看见。

    张若尘突然停顿,没有敲击,抬头看他。

    心口处,猛烈跳动,形成一道强劲的精神力光波,蔓延过千里平湖,冲击到万里外的阵法光壁上。

    张若尘那双浑浊的眼睛,刹那间,如同两颗恒星一般明亮。

    “破境了!”

    商弘最先感应到,脸上露出一道异样之色。

    “明明都已经风烛残年,生命之火只剩一丝,却还能破境,这位老先生真是不一般。”柳轻城感叹道。

    距离战场不远的一座小城中,一位披头散发,武痴一般的俊美男子,与鱼晨静坐在一起,向天外窥望一眼,道:“这是精神力达到七十四阶了!”

    正是千星文明的鱼太真,这个元会最顶尖的强者之一。

    说完,鱼太真继续喝粥。

    有他庇护,这座小城,虽然离战场很近,却祥和安宁。

    鱼晨静问道:“十叔,他有机会战胜巫马九行吗?”

    “别的七十四阶精神力神灵,被关在万里大小的天地牢笼中,与掌握刀道奥义的巫马九行决战,九成都是死。但他,倒是不好说。”

    “怎么不好说?”

    鱼太真抬起头,嘴唇上,蒙着一层白色粥膜,道:“精神力神灵,最重要的,就是对精神力的运用。运用得越妙,战力越强。”

    “就像同样是无上境大圣,有的只能修炼出一万亿道圣道规则,有的却可以修炼出三十万亿道圣道规则,可称元会级代表人物。”

    “同样的境界,战力何止差了十倍?”

    鱼晨静笑道:“我明白了,那老者,就是精神力修士中的元会级代表人物。”

    “精神力元会级代表?哈哈,没这种说法,但你这么说,也没有错。不过……”

    鱼太真眼神严肃了许多,道:“那老者,绝不可能是什么隐世人物。你要知道,对精神力运用最强的,还是天南生死墟、虚空大劫宫这些精神力圣地,绝大多数厉害的神法,都是出自这些地方。”

    “那老者,精神力才七十三阶巅峰的时候,就能以音律沟通天道,引天地之力为己用。对五行的理解,便是我都自愧不如。”

    “这等人物,背后若是没有太上级别的存在指点,不是出生精神力圣地,那么只能说,他必然惊才绝艳,别说什么精神力元会级代表,怕是已经称得上精神力的元会级天才。若如此天才,怎么可能垂暮老朽成这个样子?”

    正常情况下,七十阶、七十一阶的精神力神灵,对应的是伪神级战力。

    七十二阶的精神力神灵,大概相当于下位神的战力。

    根基雄厚的下位神,千年之内,一般都能修炼出神境世界,达到中位神的层次。

    就算资质稍差,根基稍劣,花费万年时间,也能晋升为中位神。

    但,中位神要进军上位神,却难度极大,半数以上的中位神,在寿元耗尽之前,都无法做到。

    修炼千年是中位神,修炼十万年也是中位神。

    正是如此,中位神的战力跨度非常巨大。所以,七十三阶和七十四阶的精神力神灵,对应的是中位神战力。

    达到七十五阶,对应的,便是上位神的战力。

    当然,这些并不绝对,因为精神力和武道,是截然不同的修炼体系。

    而影响战力的因素太多,比如,至尊圣器、神器级别的战兵。

    比如,奥义、阵法、符箓。

    比如,精神力的运用高低,修炼神通妙法的强弱。

    又比如,环境对战力的影响,心境状态对战力的影响。

    像阎无神那样的下位神,击败七十五阶的精神力神灵,都是有可能的事。

    出生天南生死墟的精神力神灵,或者太上的传人,要打破精神力的战力极限,却也不是难事。

    境界,是死的。

    实战,变数太多。

    相同的两个人,在相同的地方,用相同的方式战斗,最终的结果,可能都不一样。就像血绝战神和荒天,斗了多年,但,各有胜负,谁都不能一直战胜另一人。

    精神力突破后,张若尘像是突然焕发出了磅礴生机,头上白发,有转为黑发的趋势。

    “嘭!”

    张若尘一击敲下,木绑碰撞。

    惊天之音如神雷,将满天刀刃尽数击碎。

    巫马九行亦是遭受冲击,七窍流血,身上铠甲破碎,就连皮肤都裂开,飞出去的神血,化为了血雨。

    但他意志坚定,战意旺盛。

    迎天战刀,依旧向张若尘劈斩下去。

    “死!”

    巫马九行整张脸都已经裂开,但,双眼却锐利无比,手中之刀,一往无前。

    张若尘情不自禁向空间戒指摸去,没有拿出会暴露身份的器物,而是,将一尊石鼎取出来,以精神力驾驭,砸向天空。

    “轰隆。”

    巫马九行的一身力量,本就已经被先前的音波化解殆尽,只剩一股有去无回的刀势。

    被石鼎一砸,他抛飞出去,手中青铜战刀几乎提不稳。

    张若尘老迈的身体,跳跃起来,一把抓住石鼎,再次挥劈下去。

    “嘭!”

    巫马九行第二次抛飞起来,本是裂开的肉身,有血肉残块被打飞出去。

    张若尘的肉身,绝代道化,而且渡过了神劫,力量自然不弱。

    “嘭!”

    “嘭!”

    ……

    被张若尘打得一次又一次飞起,巫马九行完全没有办法重凝神力,就连手中的青铜战刀,都抛飞了出去。

    被逼无奈,巫马九行只得释放出七十阶的精神力,凝聚出一道道闪电,劈向追在后方的张若尘。

    于是,诸神看见了大跌眼镜的一幕。

    本是精神力神灵的白发老者,健步如飞,龙精虎猛,提着一只巨大的石鼎,以纯粹的肉身力量,狂揍巫马九行。

    本是武道神灵的巫马九行,却只能使用精神力手段抵挡。

    “什么情况啊?老头子明明都已经半只脚踏入棺材,怎么肉身这么强大?难道还是一位武道神灵?”

    “他手中的石鼎,有些不一般,上面有六祖梵文和优昙婆罗花印记。”

    ……

    巫马九行被石鼎,打得头颅破碎,神骨断裂,神躯破破烂烂,终于抓住机会,将宙繁镯取出,打了出去。

    宙繁镯是张若尘在命运神山的遗古境,得到的命运宝物。

    既是命运宝物,也是时间宝物。

    只可惜,千年前,被巫马九行夺取了去。

    宙繁镯将张若尘圈禁,以他为中心的一片地域,时间被命运的力量强行改变,形成特殊的时间场域。

    张若尘陷入了循环时间,无法脱身出来。

    巫马九行终于可以缓一口气,但,没有理会身上的伤势,立即调动刀道规则,在头顶上方,凝聚出一柄百丈光刀。

    “一切都结束了!”

    “斩!”

    光刀斩了下去。

    但,就在他挥刀的瞬间,却震惊的看见,本是陷入循环时间中的张若尘,已经逃脱出来,手持宙繁镯,凝视着他。

    “时间类的宝物都不会用,我来教你。”

    张若尘以精神力,调动来天地神气注入宙繁镯,镯子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命运之光和时间印记。

    命运之光,化为一条环形的河。

    时间印记光点,沿着环形的命运长河流动,将巫马九行和他劈出的光刀,尽皆笼罩进去。

    于是,巫马九行陷入真正的时间循环,不断的挥刀,根本停不下来,体内神气快速流失。

    “这是什么宝物,怎么如此诡异?”有神灵,大惊失色。

    “诸位,如果我们也陷入巫马九行的境地,你们有什么办法破困局吗?”

    “这件宝物,是时间和命运两种恒古力量炼制而成,恐怕只有使用修为,强行冲破才行。而且,修为得远胜宙繁镯的主人。”

    “强行冲破?不对吧,那位老者,可是轻轻松松就从巫马九行手中,夺取了宙繁镯的掌控权。依本神看,要破循环时间场域,只需要精神力强大就行。”四甲血祖道。

    诸神议论纷纷。

    商弘脸色严肃,意识到不妙,继续这些下去,巫马九行必然会在循环时间场域中耗尽神力。

    他释放神威,向神女十二坊的四位坊主施压,道:“还不立即请神师收了阵法,难道你们真的希望巫马九行死在那老者手中?刀尊之怒,谁承受得……起……”

    “轰隆!”

    阵法中的战场,响起一道惊耳的巨响,尘土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