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千九百三十八章 欲战大神
    “看我干嘛?”

    血绝战神一脸无语,心中却也十分诧异,弄不清楚为什么又冒出来一个自己?

    而且,看上去比他还要狂的样子。

    他知,肯定是张若尘弄出来唬人的手段,以震慑甲天下这些天庭大神。

    可别穿帮了!

    荒天可以变化成他的模样,这是因为荒天足够强大。但,像他和荒天这样的强者,无量境之下,也就那么一些。

    哪那么容易找出第二个?

    这点自信,血绝战神还是有的。

    不死血族族长没好气,道:“不死血神呢?”

    “坐镇三生界呢!”血绝战神底气很足。

    不死血族族长不放心,释放神念,跨越重重星海,到达三生界。确定不死血神真的在三生界后,才暗松一口气。

    不死血族族长道:“这个血绝战神到底是谁啊?”

    “我怎么知道。”

    “夺天神皇呢?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我收拾蓝破军呢,就算想杀夺天神皇也没机会。”血绝战神很想将这一战绩拦到身上,但想了想,在老头子面前,没必要虚言。

    “你到底修炼了几尊不死血神?”

    血绝战神被问得火冒三丈,道:“你不信我?老不死的,你居然不信我。我血绝,岂是那种敢做不敢当之人?杀个夺天神皇,我有什么不敢认的,关键真不是我杀的。”

    不死血族族长背着手,咬着嘴,盯着血绝战神看了好几圈,道:“跟我来。”

    “哗!”

    空间翻转,星空斗移。

    顷刻间,不死血族族长带着血绝战神,来到漆黑无边的虚无空间。

    一棵高达不知多少万里的血叶梧桐,立在虚无中,叶片如湖畔般大小,血色神光能够将虚无的力量驱散。

    树下,盘坐有一位绝代风华的女子,戴着面纱,体态婀娜。

    血绝战神自然知道这女子是谁,收敛狂态,眼神慎重而肃然。

    不死血族族长哈哈一笑:“诶呀,没想到啊,凤天居然在这虚无空间中修炼,怎么就恰巧遇到了呢?”

    凤彩翼缓缓抬起眼皮,两排睫毛掀开,露出一双五光十色的晶莹神眸。

    不死血族族长连忙呼唤血绝战神,道:“还不赶紧过去给凤天行礼,你这小辈,太缺乏敬畏之心了!”

    血绝战神有些不情愿,但,别人现在是地狱界的二十诸天之一,修为和身份都摆在那里,再不情愿,胳膊也拧不过大腿。

    “见过凤天。”

    血绝战神虎躯挺拔,抱着铁拳,行了一礼。

    “行了,我知道了,星桓天的事与你无关。你们去吧!”凤彩翼很冷漠,知道他们的来意。

    不死血族族长立即眉开眼笑,正欲拉着血绝战神离开,却见他还停在了原地。

    血绝战神道:“星桓天有数位神尊种子和诸天种子,稍有不慎他们将会陨落。地狱界真要因逆神族的事,置他们于不顾?”

    “这不是你可以过问的事!”凤彩翼道。

    血绝战神道:“如果我定要问呢?”

    “走啦!没大没小,在天的面前,都不知道收敛自己的脾气。”

    也不管血绝战神同不同意,不死血族族长拉着他,瞬间跨越空间,消失在血叶梧桐下,回到了星空中。

    不死血族族长一路上数落血绝战神,道:“我看你是真的膨胀了,居然敢以这样的语气,与一位天对话。你以为凤天昔日死亡神尊的名号是随便得来的?死亡二字,便代表着她一言可以定你生死。”

    血绝战神眼神沉静,道:“死亡神尊既然暗中前来,也就说明,地狱界并非是不想开战,甚至已经做好打一场神级血战的准备。只不过,他们还在等最佳的机会。”

    不死血族族长见血绝战神如此冷静的样子,点了点头,道:“继续说。”

    “他们在等,天庭和贼老天结下解不开的血仇。同时也在等,星海垂钓者彻底被天庭激怒。要杀精神力超过九十阶的巨头,难如登天。而得罪两位精神力超过九十阶的巨头,必然会让天庭遭受毁灭性的反噬。”

    血绝战神望向星桓天,道:“地狱界能不能等来自己最想要的机会,一场神级血战会不会爆发,最终,将由星桓天此刻的战斗决定。甚至,有可能就决定在张若尘的手中。这小子,现在是越来越了不得了,都已经可以影响天级人物的决定。”

    不死血族族长并不看好张若尘,道:“你也太瞧得起那小子,就凭他现在的精神力强度,根本不需要玄一出手。甲天下、名剑神、曼陀罗花神这些古神,任何一个,伸出一根手指,就能要了他的命。”

    罗刹族大军,驻扎在星空中。

    罗乷一双神眸,远眺星桓天,能隔着亿万里,看到站在神女城外的张若尘。

    她自言自语的笑道:“张若尘终究还是张若尘,他若是想要护着谁,便是举世皆敌,也一定要护着。我倒是有些羡慕白卿儿!”

    笑容中,带有忧色。

    “殿下说什么傻话?星桓天的护界大阵正在消失,神女城的护城阵法也被击溃,白卿儿做为逆神族,必将葬身城外,有什么好羡慕?倒是驸马,怕是会被她连累。”一位罗乷族神将道。

    罗乷道:“你们不懂!”

    神女城。

    罗生天手握商夏的玉手,站在天下神女楼的一座玄塔的最高层,望向城外,看着一道道直冲长空的神光。

    “张若尘倒是有种,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子,虽直面大神,虽迎向千军万马,却毫无惧色。”他道。

    商夏面容愁苦,似已看淡生死,道:“张若尘是为了师尊,所以视死如归,同进同退。你呢?”

    “张若尘都这么有种,我罗生天岂是惧死之人?放心吧,就算今日我们要葬生在神女城中,我也会死在你前面。”

    罗生天搂住商夏的纤腰,体内的一腔热血被张若尘激发了出来,斗志昂扬。

    “唰!”

    神光闪烁。

    白卿儿的声音,在天下神女楼中响起:“还能一战的大圣、神灵,随我一起进入天尊神殿废墟,或还有机会,守住星桓天,保住神女十二坊。可有人,与我前往?”

    商夏和罗生天定睛看去。

    只见,不知何时,白卿儿出现在重重楼阁之间的圣湖湖面。随后她化为一道白光,冲向天下神女楼的腹地。

    “师尊,我跟你去。”

    商夏心中激动,毫不犹豫的化为一道幻影,追向白卿儿。

    罗生天紧跟上去。

    “少城主,千丞随你一起。”

    “少城主,我与你同行。”

    “只要能保住神女十二坊,即便死在天尊神殿废墟又何妨。”

    ……

    天下神女楼的八位神境坊主,还有列位大圣楼主,见白卿儿现身,皆欣喜若狂,就像是有了主心骨,个个不惧死。

    虽不知道少城主想要做什么,却都纷纷跟上去,意志坚定,有一去不复返的气概。

    神女城外。

    血绝战神骂得甲天下狗血淋头,爆出很多甲天下年轻时候的猛料,听得城中修士和天庭大军目瞪口呆,不明真假。

    数十万年前的旧事,一件件被捅出来。

    “你血口喷人!血绝你黄口小儿,说的话,尽是子虚乌有,本座威震天下之时,你还没有出生呢!”甲天下心境不稳,已是恼羞成怒。

    血绝战神骂出的很多东西,都勾起甲天下年轻时候的回忆,恰恰戳在他痛处。

    血绝战神继续笑骂:“你离开血海藏天神殿,自创血战神殿,别人不知道原因,我还不知道?要不要,我现在就说出来?”

    “住口!”

    甲天下真的怒了,脾气暴躁,胸口似要炸开,远没有平时的古井无波,高深莫测。

    名剑神看向阴遁九阵,双目猛然一缩,道:“那个逆神族的女子去了哪里?”

    阵灭三长老刚才一直在看戏,心中感觉很是欢乐,这才警醒过来。发现,本是在阴遁九阵中的白卿儿,不知何时,竟然悄然无声消失不见。

    是张若尘的手段。

    就在先前,阴遁九阵和神女城出现重叠,白卿儿借阵法之光的掩盖,悄然进城。

    “区区一个七十四阶的精神力神灵,也敢在老夫面前耍手段。”

    阵灭三长老有些恼怒,双眼瞪向张若尘,眼神中,蕴含强大的精神力,幻光一道道,直冲精神力和神魂。

    以他的精神力造诣,如此一道眼神,黑心魔主和二甲血祖这样的大神都不一定承受得住。

    但,张若尘平静自若,与他对视,丝毫不受影响。

    张若尘身周,流动七彩色的光雾,如同云团,在守护他,将阵灭三长老的精神力攻击化解于无形。

    这些七彩光雾,是从地上的一根七彩色香烛中散发出来。

    当初,在印雪天道场外的石鼎中,一共插着三根七彩色香烛,都只剩小半截。

    就在先前,送白卿儿离开的时候,张若尘点燃了其中一截。

    印雪天闭关之时守护自己道场的宝物,又岂是区区阵灭三长老攻得破?

    张若尘今天非常坚定,哪怕暴露身上所有底牌,也要助白卿儿,守住神女城,保住星桓天。

    “天光虹烛!难怪老夫没有感应到,你是何时送那个逆神族的女子离开。”阵灭三长老眼神不善,沉冷如霜。

    此烛,是佛门天级强者,才能炼制出来的宝物。

    阵灭三长老十分清楚轻重缓急,不再理会张若尘,凝出一道精神力分身,瞬间出现在天下神女楼中,追向白卿儿。

    阵灭三长老的本尊,道:“那逆神族女子,带着神女十二坊的大批高手,进了星海天尊殿废墟,此事绝不简单。只靠一道精神力分身,怕是阻拦不了她,这里交给你们了!”

    “嘭!”

    阵灭三长老刚欲冲入城中,却眼前一花,被一只血拳打得爆飞出去,在城外的地面上,犁出一道数百里长的峡谷。

    幸好他浑身皆有阵法,防御力惊人,挡住了这一击。

    血绝战神悬浮在城墙上空,浑身血光如烈日一般明亮,道:“有我血绝战神在此,你们谁都别想进入城中。”

    “还有我!今日,我张若尘欲战大神,无量之下,谁来杀谁。”

    张若尘眼神锋锐如电,飞到城墙顶端,站到渔谣先前的位置,双手合十,阴遁九阵蔓延出去,笼罩整座神女城。

    没有了护城大阵,他张若尘来守。

    除非踏着他的尸体,否则今日,谁都休想闯入进去。

    脚下踩着日晷,七柄魄剑悬在他头顶,一柄比一柄明亮,散发出让天庭诸神窒息的气息。

    不仅是护白卿儿,更是护整座神女城中的修士,护星桓天的亿万生灵。

    此乃大爱。

    爱剑,最是明亮!

    “狂妄!”甲天下道。

    在奥义的调动下,天地间的雷电铭纹,疯狂汇聚向血战神殿。天空变得漆黑,成千上万道紫色雷电在天地间穿梭。

    “甲天下已经引动奥义,看来是真的怒到极点,势要与血绝战神斗个天翻地覆。”

    名剑神笑了笑,懒得理会这一战,径直向城中走去。

    区区张若尘和阴遁九阵,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虽然,名剑神不信以白卿儿的修为,能够翻起多大浪花,但她终究是逆神族,绝不能放过。

    “嘭!”

    满天雷电消散,甲天下被血绝战神一拳打得坠出血战神殿。

    坠落处,大地沉陷了一大片。

    血绝战神很暴力,一双满是肌肉的手臂,将山岳一般大小的血战神殿举了起来,直向甲天下砸了下去。

    “轰隆!”

    尘土飞扬,空间中出现很多裂纹。

    甲天下成功避开,没有被血战神殿击中,展开血翼飞到半空,以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血绝战神。血绝战神的肉身力量,怎么恐怖到了如此地步?

    传说中,血绝战神是凭借融合出来的强大神道,和掌道主神的身份,才有无匹的战力。

    什么时候,肉身也这么可怕了?

    奥义引动来的雷电,都被打散。

    名剑神眼中充满诧异,却又光芒四射,见猎心喜,手中神剑发出尖锐的声音。

    剑已代表他的内心,跃跃欲试。

    血绝战神手举血战神殿,立在赤土万里的大地上,仰天长笑:“一起上吧,战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