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三千零五十四章 地鼎
    以祭天铜鼎为中心,空间的稳固程度,不知增长了多少倍,即便大神的神力也无法将其震碎。

    天庭和命运神域的空间,也远远没有这么稳固。

    天地间的空间脉络,尽数显现出来,如丝如絮,一直蔓延至黑暗的尽头。

    “完了,逃不掉了!”

    老黄牛已逃到数十万里之外,却依旧被定在空间中,身体无法动弹,两只牛眼鼓胀。

    似被无形的力量冰封。

    是由里到外,由外到里的一种禁锢,每一寸血肉,包括魂灵都不例外。

    就算再强的修士,终究在空间之中。

    “九鼎?宇鼎?”

    张若尘在空间之道上的造诣本就极强,自然能感应到空间的变化,心中虽也生出一股激动的情绪,但,很快平复。

    若不能镇压鼎中那尊魔神,别说宇鼎保不住,性命都保不住。

    渐渐的,鼎中平息下来。

    张若尘心中疑惑,暗道:“传说中的宇鼎,威能这么变态吗?居然将她镇压住了!”

    顾不得其它,张若尘分出无数精神力念头,继续布置封印。

    这一次,铭纹遍布整只铜鼎。

    鼎中的空间。

    那具粉红骷髅的眉心,涌出一条血河,沿骨身流淌出去,呈网状,宛若人体的血脉。

    随着血液和骨身相融,张若尘刻在她身上的赶尸铭纹一一消散。

    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越来越强……

    但位于鼎外的张若尘感应不到,一连布置了九十九道封印,才停下来,研究宇鼎对空间的影响。

    “居然可以如此清晰的,将空间脉络显现出来。”

    张若尘观察周围的空间脉络走向,看出了一些端倪,眼睛越来越亮,念道:“若真的存在剑界,必然位于空间脉络的汇聚之地。有了此鼎,找到剑界的机会又大了一些。”

    收回体内神气,宇鼎的光芒渐渐暗淡下去。

    鼎中依旧悄无声息,十分平静。

    老黄牛恢复了行动能力,返回过来,盯着宇鼎打量,问道:“张若尘,我虽是你弟子,却也得提醒你,做人得走正道,强扭的瓜不甜。”

    张若尘对鼎中那尊魔神很忌惮,精神紧绷,始料不及牛坚强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老黄牛眼神中带有一抹讥讽,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我都听见里面有女子的声音。很过分啊,虽说你张若尘素来荒唐,可是就算那女子不听你的话,你也没必要把她放进鼎里面炼。”

    “信不信,我把你也扔进去?”

    张若尘总觉得那具粉红骷髅不会这么容易就被镇压,忧心至极,苦思对策,听到老黄牛这话,简直是要被气死。

    老黄牛见张若尘神情凝重,眼神中充满杀气,似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

    于是,不敢再多言。

    “之前也炼化过祭天铜鼎,但却没有任何变化。为何刚才使用神火焚炼,能将表层融化,显现出这些巫文和图案?”

    张若尘仔细沉思,抬起双手看了看,心中一动,道:“难道是因为衍化出了两仪,体内神气化为阴阳二气?又或者,是因为踏入了大神层次,神焰的温度大增?”

    “你继续前行,沿着这条灵气带。”

    张若尘给老黄牛指了一个方向,带着宇鼎返回《六祖释禅图》。

    那个方向,空间脉络有汇聚的趋势。

    来到一座荒原,张若尘将在黑暗之渊印雪天道场外得到的那只石鼎取出,放在地上。

    石鼎上,不仅有六祖刻下的梵文,也有印雪天留下的优昙婆罗花印记。

    在鼎的内部,更是刻有《冥兵卷》的修炼法。

    若说这是一只普通的鼎,张若尘是打死都不信。

    “给我炼!”

    张若尘打出右掌,神焰从掌心源源不绝的涌出,炼化悬浮到半空的石鼎。

    鼎身上,六祖梵文和优昙婆罗花印记,本就已经十分暗淡。在神焰的焚炼下,逐渐消失,石质的鼎身开始缓缓熔化,滴落下金色岩浆。

    “哗!”

    鼎身上,其中一块区域熔化之后,显露出青铜材质,散发出充满古韵的青色光华。

    青色光华照耀到的地方,大地崩散,化为本源粒子。

    不多时,表面的石皮全部熔化,显露出一尊厚重如山的青铜鼎。鼎身上,同样刻有巫文和未知之地的山川地理,还有一尊人身蛇尾的古老巫神。

    大道之音,响彻乾坤界,天地规则激荡不休。

    这一次,张若尘发现自己的意识,仿佛与青铜鼎融为了一体,能感知到天地间一些以前忽略了的微妙变化。

    眼前这一只青铜鼎,形态微微发生变化,不再那么陌生。

    张若尘在黑暗之渊的巫殿外见到过,的确是九鼎之一,一模一样,心情之激动,已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得九鼎者,号令天下,万族遵从,诸天叩拜。

    古往今来不知多少诸天级的强者都在查阅古籍寻觅,哪能想到,自己竟能拥有如此大的气运,一日之间,连得两鼎。

    但,毕竟是早就有一些猜测,知道二鼎不凡。

    因此张若尘没有喜到癫狂的地步,逐渐恢复平常心,看向周围天地,发现整个万里荒原都化为了本源粒子,让乾坤界中的修士惊恐不已。

    本源粒子是构成世间万物的基础,与空间并存,是物质的最根本状态。

    张若尘翻看过《古巫全书》,对九鼎有些了解。

    九鼎本无名,但后世者却给它们取了名字。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为其中八鼎。

    第九鼎,称为“巫”。

    第九鼎被铸炼出来,是巫道最鼎盛时期的体现。

    眼前此鼎,显然就是有本源之鼎之称的“地鼎”。

    本源,大地之母也!

    张若尘暗思:“九鼎出世,必天下大乱,想来那些有仁心的古之强者,即便得到一鼎,也不会显露,所以才使用特殊的手法,改变鼎的形状和材质,变相将其隐藏。”

    “地鼎上,有六祖梵文,应该是六祖出手包裹的石皮。”

    “现在二鼎露出真貌,对我而言,也不知是福是祸。”

    张若尘没有六祖那样的手段,就算再去掩盖宇鼎和地鼎,也不可能瞒得过真正的强者。唯一的办法就是不使用!

    以六祖的修为,就算显露出地鼎,的确无人敢夺。

    但,六祖陨落之后呢?

    这会遗祸给西天佛界!

    当然六祖或许还有另一层考虑,是不希望因九鼎出世,而天下大乱。但现在,本来就已经天下大乱……

    若是用得好,说不定能够坑死一两个大敌。

    张若尘在思考,要不要将其中一鼎,送去天南,或者是商丘。

    但想了想,又舍不得。

    这可是九鼎啊!

    得九鼎者,号令天下。那才是真正的天尊!

    天下唯我独尊。

    张若尘手托地鼎,望向眼前混沌初开一般的光雨世界,想要令万里之内的本源粒子,重新凝成荒原。

    若是可以,花草树木应该都能诞生出来。

    毕竟张若尘在生命之道上,也有不低的造诣。

    但心中却出现杂念……

    充斥在天地间的本源粒子,疯狂向他汇聚,凝聚成一小块光亮璀璨的神石。

    “这……”

    张若尘目瞪口呆,看了看神石,又看了看手中的地鼎。

    不愧是地鼎,心中想什么,就能凝成什么。

    乾坤界的万里疆土,虽然只能凝成一小块神石,但依旧是非同小可,意味着张若尘今后再也不用为神石发愁。

    宇宙中,只要有物质的地方,就能将其打成本源微粒,重组成神石。

    九鼎显然不只是战斗之兵,而是还有别的种种妙用,否则,怎么敢称“得九鼎者,号令天下”?

    只是这地鼎,若是落入诸天级强者的手中,便意味着无尽神石,已经可以号令天下。

    张若尘不缺眼前这块神石。

    “嘭!”

    神石被地鼎打碎成本源微粒,蔓延出去,在张若尘的控制下,逐渐演化成大地板块,化为万里荒漠。

    荒漠中,出现泥土和岩石,涌出泉水,生长出草木……

    这个演化过程,就没那么快了!

    需要张若尘修炼出来的各种道参与配合,还要耗费大量神气。

    花费三个月时间,才恢复荒原的原貌。

    执掌地鼎,一念击碎天地,凝化神源。

    击碎神源,又百日重新衍化出天地。

    这百日,不只是在衍化一座荒原,实际上张若尘体悟良多,对今后的修炼又有了新的想法。

    张若尘身上还有一鼎,名为“六方天尊鼎”,是千年前的狩天战场上,在第三号暗黑星的内部得到。

    据说,是石族十大九级星球之一石叽神星烂臣海之主石斧君的至宝,源自边荒宇宙。

    本来是放在血后那里,因为张若尘踏入了神境,在星桓天的时候,血后就将六方天尊鼎还给了他。

    张若尘暂时不打算炼化六方天尊鼎,担心又招惹出大凶险。

    因为,六方天尊鼎的器灵即便是在沉睡状态,石斧君也无法将其降服,只是封印了起来。这种沉睡的器灵,有太多不确定性!

    张若尘看着眼前的宇鼎和地鼎,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最终还是狠狠一咬牙,分出两道神魂,炼入进了鼎身。

    “表哥,我做到了!”

    孔兰攸喜悦的传音,进入张若尘耳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