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三千一百二十一章 赠剑
    对老尸鬼,张若尘没有什么好留恋。

    虽然战力强横,但也存在巨大隐患。毕竟,大尊留在火源神铁精中镇压老尸鬼的力量,已经过去十个元会。

    这股力量是会不断消减的!

    再说,老尸鬼不仅和酆都大帝有关,甚至可能与九死异天皇有关,这其中涉及到地狱界最强大的几个人物之间的博弈,他一个小辈掺和进去,完全就是作死。

    九天让白卿儿将老尸鬼交给张若尘,带来地狱界,未必没有将这祸源送走的意思。

    张若尘低声道:“地煞铃可还在它体内呢!”

    “地煞铃又不是你的,你贪去做什么?真当地煞鬼城是好惹的?”虚天没好气的说道。

    张若尘有苦难言,得了,这老家伙先前还承诺鬼主,可以找他夺取地煞铃,现在又来这么一着。

    这显然还是没有咽下恶气,故意在坑他。

    同时,也将鬼主给坑了!

    “没事就快滚吧,还杵在那里干什么?”虚天道。

    张若尘道:“我想请一道天旨,看望父亲。”

    “你有福禄神尊的命运天令,虽不能让你为所欲为,但你要去看一个囚徒,谁又能阻止?快滚,快滚,去准备成婚的事吧!妈的,便宜你这混账了,跟须弥那秃驴一样可恨,本天与你们张家命中犯冲吗?”虚天咬牙切齿,气不打一处来。

    张若尘走出命运神殿,遇到等在外面的小黑、血屠、罗乷,还有姑射静和天音神母。

    小黑罕见的神情严肃,松了一口气,道:“看来虚天前辈当真是有大胸怀,让人佩服。”

    张若尘知晓他们的担忧,在这里,一言一行都会被虚天洞察,实在不适合说太多,只是含笑点了点头。

    继而,走到天音神母面前,躬身一拜,道:“虚天赐婚,若尘无法拒绝。”

    天音神母端庄秀丽到了极致,论美貌不会输于白皇后和月神多少,与罗乷站在一起,不像是母女,更像是美俏的孪生姐妹。

    她一笑倾城,唇红齿白道:“这对你而言是大机缘,是虚天前辈的莫大眷顾,应该高兴才对。做为世间少有的奇男子,得到的本来就该比常人更多,别说三妻四妾,便是妃嫔三千,也属正常。本后和乷儿怎么可能在此处怪罪于你?”

    张若尘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位未来的丈母娘,如此通情达理,但还是略感担忧,道:“大帝那边会不会……”

    “不会!他从修炼以来,拥有过的妃嫔,何止三千?”天音神母道。

    张若尘顿时了然。

    但又不得不感慨,天音神母手段高明,罗衍大帝拥有过那么多神妃,必然子女无数。但,论宠溺程度,却无一比得过罗生天和罗乷。

    张若尘却不知,十万年前,大罗神宫曾遭大劫,罗衍的子女神妃全部都死于那场劫难。

    天音神母又道:“一个男子,可以风流,但绝对不能因此耽搁了修行。你要明白,只有天资绝代的男子,才能称为风流潇洒。只有绝世无双的强者,才配称为英雄多情,被天下修士赞美和传唱。庸者和弱者,可没有这么好的名声……和下场。”

    见张若尘在天音神母面前如此老老实实的样子,罗乷呵呵一笑,媚中带俏。

    论修为,张若尘已在天音神母之上。

    论狂傲,张若尘可以不将鬼主、穆托战神这些威震寰宇的大人物放在眼里。

    为何在天音神母面前如此谦逊?

    自然是因为他心中有罗乷,所以将天音神母视为长辈。

    张若尘看了罗乷一眼,笑了笑,道:“若尘与罗乷的婚事,已是耽搁了太久,要不要趁此时机,一起办了?”

    罗乷灵动的眼珠子滴溜溜转动一下,的确是心动了!

    她虽然不介意张若尘心中还有池瑶、木灵希、白卿儿、洛姬、纪梵心这些女子,但是,又怎么可能真的将她们当成姐妹?

    池瑶、白卿儿都不是善茬,今后指不定怎么作妖呢。

    何况现在还多了一个更加厉害的无月。

    若不提前在张家占据一个主导位置,今后怎么与她们斗法?

    天音神母考虑的东西,显然更深,反问张若尘,道:“你觉得现在是你和乷儿成婚的好时间吗?”

    张若尘轻轻摇头。

    虚天的这场赐婚,不仅有虚天的怒火,更有黑暗神殿的怒火。

    可以说,涉及到的每个人,都是不情愿的。

    这根本不是什么喜事,而是一场怨婚!

    存在太多变数。

    “既然来了命运神山,乷儿,随母后一起去福禄神宫拜见你师祖吧!”天音神母道。

    福禄神尊是天音神母的师尊,自然也就是罗乷的师祖。

    张若尘也同天音神母、罗乷、姑射静去了福禄神宫,毕竟当年渡神劫,福禄神尊以至高无上的神尊身份,为他护法,算得上是天大的恩情。

    若不是福禄神尊护法,废区区一个新神,怎么可能引得擎天和黑暗神殿殿主亲自出手?

    当面感激了福禄神尊后,张若尘才是去往怒天神宫。

    般若已经苏醒过来,白发如雪,面容苍白而憔悴,但相当平静,道:“虚天前辈能够饶过你,显然是真的有天的气度。如今血绝家族、百族王城、星桓天的危机必然解除,若尘应该高兴才对,为何如此伤感?”

    张若尘静静看着她假装坚强的样子,心中难受不已,取出一件装满生命之泉的月牙形空间宝物,放入她手心。

    血气和寿元大量流失,必然损伤根基,不是只靠生命之泉就能疗愈。

    “小黑,替我去一趟星桓天,请九天前辈帮忙,将弥山天尊湖中的那株神药九眼血菖蒲取来。”张若尘道。

    小黑没有抱怨,径直离开命运神域,赶去星桓天。

    般若道:“你何必如此呢?我乃真神,又不是凡人弱女子,哪怕损失再多的寿元和血气,依旧是世间强者。只要破境太真,寿元自然大增。”

    太真境哪有那么容易?

    便是世间最顶尖的天骄,在渡第一次元会劫难之前,能达到太真境的,也是屈指可数。

    寿元大量流失,也就代表般若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冲击太真境。更何况,在疗伤上面,还会消耗大量时间。

    张若尘握住了她的纤细玉手,道:“你能有这股永不气馁的信心,我一定全力助你。你肯定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太真境。”

    “唰唰!”

    七柄剑祖魄剑从体内飞出,悬浮在虚空。

    随之无数剑气自动诞生出来,天地间的剑道规则蜂拥而至,如同是来朝拜剑祖。

    张若尘道:“你主修的除了命运之道和佛道,还有剑道,现在我便将剑祖的七柄魄剑传给你。”

    听到这话,站在一旁的血屠羡慕得眼睛中都要喷出火焰,心中暗叹,不愧是为师兄堕过胎的女子,竟能有这般待遇。

    他浑然忘记,这个谣言是他自己传出去的。

    怒天神尊的二弟子空道海,始终平静的眼睛中,露出一道惊色。实在是没有想到,世间会有人能够做出这样大的取舍。

    剑祖魄剑,取难。

    舍,更难。

    空道海自问,自己处在张若尘的位置,是绝对做不到。

    “难怪此子有风流之名,却依旧能得般若的真心,这可比送出一座世界,都更珍贵。”空道海感叹。

    般若从来都很冰冷的双眸,此刻微微泛红,凝视着张若尘。

    很多时候,她都觉得,张若尘并不是那么在乎她。从最初,就是将她当成了池瑶的影子,一个代替品。

    就像那一夜,明明躺在张若尘身下的女人是她,而张若尘呼唤的却是池瑶。

    哪怕是紫微宫前的决裂,最大的原因也是源于张若尘对池瑶的恨,对她的恨能有池瑶的十分之一吗?连恨都做不到刻骨铭心,爱又有几分呢?

    张若尘可以将池瑶视为永刻心中的敌人,再相见,却只是将她视为可有可无的陌生女子。

    张若尘在宿命池中看到的人,亦不是她。

    人,都是希望被自己在乎的人重视,哪怕这个重视是敌视。而不会希望永远都卑微的活着,活成别人的影子。

    直到此刻,般若才真正感受到了张若尘的重视,仿佛又看见那个云武郡国的九王子,仿佛又回到池瑶还没有闯入他们世界的时候。至少那个时候,她的世界里,没有池瑶。

    此刻的他,不是圣明中央帝国的太子,也不是血绝战神的外孙。

    般若眼中清泪落下,道:“收起来吧,有生命之泉和神药,已经够了!再贪多,就要被嫉恨了!”

    “谁敢嫉恨?”

    张若尘眼神很强势,要逼般若收下,道:“以我现在的修为,剑祖魄剑的用处已经不大,反会阻碍修行。接下来,我必须要全力修炼自己的剑魄。”

    般若道:“若尘界尊你那些红颜知己中,修炼剑道的可是不少。自古后院失火,不患寡而患不均。”

    血屠脸色古怪,笑道:“般若殿下这般说,岂不是自认是师兄的后院其一了?”

    “血屠,谁让你进怒天神宫的?出去!”般若冷眼过去。

    血屠知晓自己继续待在这里已不合时宜,嘿嘿笑了笑,立即离开,而空道海已经先一步消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