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三千一百三十八章 斩太虚
    三途河上,飘满浮尸,河水浑浊。

    或许是受千星连珠的影响,河面上,死亡规则活跃,黑暗气息滂湃。

    阴风呼啸,如神魔嘶吼。

    血绝战神背上血翼一对对展开,散发金色光芒。

    振翅,飞出神舰,悬浮到水面上空,直面无边的鬼云,身上战袍飞扬,他道:“再不避退,就是在逼本座出手。”

    鬼主站在混元鬼气中,无惧的笑道:“何必这般小气?我们所要的不多,稍微给点就好。真要打起来,我中三族神灵,必会源源不断赶至,耽搁吉时就不好了!”

    在这三途河上,鬼主占据绝对的地利,今日又有千星连珠的天时,自然不惧血绝战神。

    太虚巅峰,有如此底气。

    “血绝,你出什么头,今天到底是你娶亲,还是张若尘娶亲?”一团尸气,从水底涌出,胥燎的庞大尸身悬浮在尸气中。

    太虚境大神的神威,震动云霄,声音传遍星空。

    “我们要见若尘少尊,让少尊出来发神石。”

    许多鬼修、尸修、骨修跟着起哄。

    血彩神蜈舰上,张若尘冷峭一笑,随即身形一动,跨越虚空,出现到距离血绝战神不远的水面上。

    他身上玉袍鎏金,紫冠束发,自有一股卓绝天下的英伟之气。

    “我可不是什么少尊,诸位莫要乱喊。大喜的日子,动起手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喜钱给点便给吧!”

    张若尘衣袖一挥,上万枚神石,如星雨一般,向鬼云飞过去。

    一阵哄抢后,所有神石都被收走。

    一道神音传出,道:“太少了,才这么一点神石,根本不够分。”

    “太少了!”

    “太少了!”

    ……

    所有死灵修士,齐齐喊出。

    万枚神石自然不算少,不少神灵都拿不出来。

    张若尘笑容敛去,眼神一沉:“我看你们不是来讨喜钱的,是故意找事。”

    鬼主道:“若尘少尊莫要恼羞成怒,我们是真心前来祝贺,在这里拦亲,也是想热闹一番。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少尊欠地煞鬼城的地煞铃,是否该还来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地煞鬼城的鬼修,齐齐呐喊。

    甚至有战鼓擂响。

    这还是来拦亲?

    这还是来祝贺?

    张若尘道:“我怎么不记得,欠了你们地煞铃?地煞铃在虚天前辈那里,有本事,你们去向他老人家要。”

    “哗!”

    空间震荡,龙吟震耳。

    血龙战戟出现在血绝战神手中,血气凝成千军万马的影像,与对面的鬼云对冲在一起。

    鬼主目光锁定在血绝战神身上,继而又落到落云神舰舰首那道苍老身影的身上,微微躬身一拜,道:“好,欠地煞鬼城的债,今日就先不讨了!”

    鬼主后退,胥燎却腾飞而起。

    他尸身如巍峨神山,头顶隐隐可见一座无边无际的神境世界,扬声道:“若尘少尊,你欠本座的奥义,若不还来,今日本座便只能玉石俱焚。血绝,你要挡,挡得住吗?”

    胥燎眼神如电,并非说说而已,若是无法夺回奥义,此生将再难窥望无量境。

    与其往后活在嘲笑和愤恨之中,不如拼死一搏。

    他自信,血绝战神和张若尘必然会妥协,不会真的将一位太虚境大神逼得自爆神源。那后果,任何人都承受不起。

    鬼主退到一旁看好戏,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那位老族长会不会出手干预?

    不过,如果老族长出手,才真正是一场大戏。

    到时候,尸族自然会有老古董级别的存在出来,与老族长打擂。

    血绝战神的眉头不禁皱起,心中暗道,真是麻烦,这胥燎也不知是受了蛊惑,还是有人指使,居然表现出如此决绝的意志。

    在三途河自爆神源也就罢了,在大婚之时,在命运神殿自爆神源,才是要出大事。

    其实张若尘很想借此机会,掉头就走,将接亲失败的原因,推到鬼主、胥燎他们身上。

    他可以不要脸面。

    但,这里面有血绝战神的脸面,老族长的脸面,虚天的脸面,张若尘根本不可能那么做。

    张若尘脸上露出一道嘲讽的笑意,道:“胥燎大神,我与你本无冤无仇,是你对我喊打喊杀,我才夺了你的奥义,算是小惩大诫。没想到,在我大婚之日,你还敢跳出来放肆,真当我不敢杀你?”

    最后一句出,声音石破天惊。

    张若尘脸上再无笑意。

    胥燎故意激张若尘,道:“若尘小儿,你太狂了!你若能凭自己的本事,接本座三击,本座今天掉头就走,此生再不踏出尸神殿一步。”

    “好!你若能接我三招,我便将奥义还你。”

    张若尘说出这话之时,已是空间挪移,出现到胥燎面前,阴阳十八局瞬间展开,衍化出十八座空间神阵阵盘。

    阵法铭纹如同密集的神链,混乱的空间,或扩展,或收缩。

    七千年闭关修炼,张若尘的精神力,已是从七十八阶初期,提升到七十八阶巅峰。

    这等修炼速度,在精神力领域,可谓惊骇世俗。

    须知,六大人做为擎天的弟子,数十万年修炼,也才七十九巅峰。

    精神力大增,对阴阳十八局的控制,自然更加精妙,展开阵法的瞬间,便是将胥燎压得向水面沉去。

    如十八座大世界压在身上,空间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胥燎长啸一声,身上喷薄出神焰,散发焚炼天地的热量,撕裂空间,出现密密麻麻的虚无裂痕。

    “哗!”

    六柄神剑在张若尘身周显化出来,数之不尽的剑影,在虚空呈现,结成一座剑阵。

    神器之威,传遍生死界星所在的这片星域,所有剑道规则都被引动。

    六合一剑惊神阵落下,斩在胥燎身上。

    胥燎体内神气疯狂催动,手中次神级至尊圣器拳套,爆发出恒星一般耀眼的光华,击向从上空落下来的剑阵。

    “噗嗤!”

    六剑斩过,胥燎的尸身被斩断成十数截。

    尸血如雨一般,洒落下来,落在接亲的舰队中,落在黑茫茫的鬼云中。

    整个天地,一片寂静。

    便是鬼主和血绝战神怔住,心中的震惊,无法用言语形容。

    别的那些神灵和圣境修士,自然就更加思绪凌乱,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一招!

    仅仅一招,张若尘将一位太虚境大神,劈得四分五裂。

    最近这十九年,鬼主等人为了挽回颜面,一直不惜余力的暗中宣称,张若尘不过是借了剑祖之力和老尸鬼之威,才能从他们手中逃走,说到底不过是一位新生代大神而已,自身战力并不算强大。

    今日这一剑,怎能不将他们吓傻?

    张若尘站在水面,身上玉袍一尘不染,六剑环绕,英气十足,手中拿着一只染血的次神级至尊圣器拳套,道:“今日大喜,不杀敌。这只拳套就当是你送的贺礼了!”

    胥燎的神躯,重新凝聚出来,脸色惨白而落寞,如丢掉了魂。

    一言不发,他破空而去。

    显然,今日遭受的打击,他这一生都未必能缓过来。

    张若尘投目望向对面的鬼云,道:“既然你们是真心前来祝贺,不如也留下几件贺礼?”

    众修士胆颤,无不露出敬畏之色。

    鬼云潮水般退去,谁都不想步胥燎的后尘。

    鬼主退回一座神殿的殿外,凝看了张若尘许久,目光才又盯向血绝战神,道:“大族宰这外孙,不愧是当今天下第一英才,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破入无量境了!青鹿神王说得对,他的确是能改变神境的格局。”

    “我们走!”

    神殿飞出去后,很快消失在阴云迷雾中。

    一百一十艘接亲船舰上,响起轰然大笑。

    在血屠的带领下,所有修士齐声高呼张若尘的名字。

    “张若尘一剑斩太虚”,此事在鬼主等神灵的推动下,迅速传了出去。

    杀一人,不如捧杀一人。

    来到落云神舰上,血绝战神眼中神色复杂难明,道:“你现在的实力,已在海尚幽若之上。”

    “不过是借了阵法和神剑之威而已。”

    张若尘又道:“况且,之前胥燎的神躯被老尸鬼打得粉碎,实力本就远不如巅峰状态。换做别的太虚境初期,我想取胜,绝没有这么轻松。”

    血绝战神点了点头,道:“胜而不骄,败而不怨,这份心性是好的。太虚境大神你也交手过不少,应该清楚他们的实力。”

    “正是因为清楚,所以绝不敢小觑他们。”张若尘道。

    太虚境和太白境是大境界的差距,别看海尚幽若在太白境几乎无敌,但,遇上太虚境初期的大神,依旧是十战九败。

    只有血绝战神和荒天他们这样根基雄厚的存在,才能在太白境巅峰,与太虚境初期一较高下。

    张若尘若无神剑和阴阳十八局的加持,战力未必就强过海尚幽若多少,还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沉淀和积累,远没有到可以目空一切的地步

    无论怎么说,只凭自身实力,张若尘已能够与太虚境大神一较高下。

    一路上,再无修士拦亲。

    虽有远远观望者,却也都带有忌惮之色,不敢靠得太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