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三千二百七十八章 苍绝出手
    肆意杀神,且吞噬神魂的机会,不是随时都有。

    换做无量北征之前,想置一位真神于死地,必会惊出其背后的无量强者,造成大动荡。别说真神了,动一位圣境修士,都可能引来大祸,修辰天神深有体会。

    眼前机会难得,哪怕大开杀戒,也有张若尘兜着。

    修辰天神再次请战,道:“他们在界外布阵了,摆明是想置你于死地。杀我者,我必杀之。”

    “赶紧做决定吧,张若尘,你该拿出一方霸主的魄力了!今日一战成名,震慑寰宇。”

    张若尘眼睛斜瞥过去,知晓修辰天神是故意在激他。

    什么魄力,什么震慑寰宇,诞生两千年,达到太虚境,还不够慑人?

    太震慑,不是好事,会惹来大祸。

    张若尘现在只想低调,免得暴露了真正实力。否则,下一次对他出手的,必然是无量境的存在。

    之前,雷族师德神王的出现,就是一个危险信号。

    张若尘从血绝战神和无月那里隐隐得知,除了守望者外,依旧还有一些无量境的老家伙没有去北泽长城。而且,很有可能会因为地鼎出世,对他出手。

    就算不为地鼎,为了逆神碑,为了六柄神剑,为了佛舍舍利,为了一品神道……,那些老家伙,皆有可能铤而走险。

    特别是守望者去了雷族的这个档口,甚是危险。

    若不是百族王城危在旦夕,张若尘根本不想这么高调。

    “张若尘,你不是很狂吗,想要干涉地狱界大军在这片星域的行动,现在怎么了,做起缩头乌龟了,有本事出来与本座一战。我们一对一,生死对决!”

    赤玄鬼君叫嚣,声音传遍黑海界所在星域。

    众生具惊,但修为不够者听不见神音,只能听到一道道雷鸣大音。

    张若尘毕竟曾爆发出过太虚境初期级别的战力,地狱界诸神不敢轻视他。来到黑海界外的虚空,他们便分散开,布置阵法,防止张若尘逃走。

    死族的那位精神力达到八十三阶的老者,长着一颗羊头,白发垂地,乃是死神殿的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老。

    他手持水晶骨,强大精神力,涌向黑海界。

    黑海界的大气层中,密密麻麻的阵法铭纹显现出来,化为一个个风暴漩涡。

    羊首长老道:“好厉害啊!黑海界的护界神阵,已被解析,大家小心一些,张若尘身边应该有一位相当厉害的阵法神师。”

    ??皇被伏川以规则神纹锁住,镇压在白骨爪心,道:“那位阵法神师,就是少君自己。”

    无人信他!

    “应该是渔谣,她多半从星桓天赶了过来!”

    有神灵如此猜测,得到广泛认同。

    “渔谣师承九天,得精神力九十阶的存在教导,阵法造诣非同小可。”

    “放心,渔谣再强,精神力终究还远不如羊长老。”

    ……

    看到这些神灵都在议论渔谣,无人相信自己,??皇是哭笑不得,心中暗道,能达到神境者,果然都足够自信,但以他们自己的认知去揣摩少君,就不是自信了,而是自以为是。

    见识过张若尘如今的战力,加上张若尘无与伦比的修炼速度后,??皇对他已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再也没有二心。甚至认为,张若尘就是不动明王大尊第二。

    “张若尘武道修为的确逆天,但精神力怕是距离八十阶还很远,阵法造诣更不可能与神师相提并论。一道神师,是需要大量时间去学习和研究,没有数十万年之功,想都别想。”

    羊长老又道:“诸位放心,渔谣若是现身,交给本座便是。”

    阴阳十八局的确曾让张若尘大显神威,但他们早已收到消息,这十八座空间神阵,是无月帮忙祭炼,才有那等威力。

    在地狱界众神看来,他们皆没有轻视张若尘,反而相当重视这个对手。

    “我们会不会谨慎得太过了,张若尘的确是一代天骄,手段不凡,但,我们诸神齐聚,一人一道神通打下去,就能让他灰飞烟灭。”赤玄鬼君道。

    酆都鬼城那位太虚境巅峰的大神,封号“瑟界王”,眼神慎重,道:“别轻敌,张若尘能引起魂七大人的重视,说明他现在的修为必然又有巨大提升。先布阵,莫要让他逃走了,一旦让他逃走,再想找到他就难了!”

    “唰!”

    一道阴魂幽光,冲出黑海界的大气层,出现到伏川庞大骨躯的对面。

    是苍绝!

    鬼主、阳朔、瑟界王、赤玄鬼君相继跨越空间,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伏川的附近星空,曾合围之势,一道道神威,向苍绝压去。

    个个都是太虚境,有的驾驭神殿,有的形如骄阳,有的阴魂万里。

    见是苍绝,不是张若尘,赤玄鬼君立即道:“不好,不是张若尘,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张若尘要逃!”

    在场诸神,立即释放出神魂,笼罩黑海界,生怕张若尘从别的方位遁走。

    苍绝扬声大笑,充满嘲讽意味,道:“尔等见识竟如此浅薄,就凭你们,少君还需要逃?无需少君出手,老夫就能收拾了你们。”

    “嘿嘿,有点意思,居然有鬼族大神追随张若尘,今日本君斩你,为鬼族清除叛逆。”

    赤玄鬼君站在一片万里阴魂海上,凝化出一只同样万里大小的鬼爪,向苍绝拍过去。

    这是太虚境大神的一击,将空间打得凹陷,鬼爪中,规则神纹交织,蕴含一道道明亮的毁灭能量。

    “不好!”

    视野中,苍绝身影消失不见。

    赤玄鬼君察觉到危险,立即撑起神境世界,与身下的阴魂海结合。

    苍绝模糊的身影,出现到赤玄鬼君的神境世界中,瞬间凝实。

    挥臂击出,苍绝的手臂,出现一道道白骨般的纹路。

    “嘭!”

    赤玄鬼君被一击拍飞,身上一圈圈神光破碎,左肩被打得裂开,一缕缕鬼气,从体内逸散出来。

    只是一击,便是受创。

    赤玄鬼君惊骇,立即向鬼主和瑟界王冲去,对方修为太可怕了,不是他可以应对。

    “嘭!”

    苍绝第二击打出,击碎空间,斩断赤玄鬼君的去路。

    赤玄鬼君打出一件次神级至尊圣器,形似鬼幡,但被苍绝以神通夺走。鬼幡反而抽击在赤玄鬼君身上,将他胸口打得散碎了一大片。

    “住手!”

    “休要放肆!”

    在场,修为最高的鬼主和瑟界王,齐齐出手。

    苍绝和赤玄鬼君是近身交锋,刹那变化数十次身形和方位,使用神通和战兵,很容易误伤赤玄鬼君。

    因此鬼主和瑟界王只能冲过去,也使用近身攻伐手段。

    他们的鬼体都很强大,且达到身停境界,非寻常太虚巅峰可比。

    苍绝自然是没有将鬼主和瑟界王放在眼里,但也不想落入三位太虚大神的围攻中,谁知道他们身上是否有无量留下的底牌手段?

    因此,在鬼主和瑟界王赶至之前,苍绝不再藏拙,使用神通,一击打穿赤玄鬼君的胸膛,大半个鬼体神躯都化为阴雾。

    就在赤玄鬼君神魂严重受创,意识还未恢复之时,身旁出现一道数万丈长的空间裂缝。一只神手从空间裂缝中伸出,将他拖了进去。

    “轰隆隆!”

    赶赴过来的地狱界诸神,齐齐打出神通,击向那道空间裂缝,想要救下赤玄鬼君。但,为时已晚!

    身如骄阳的阳朔,撞破空间,追入虚无世界。

    虚无世界空空如也,没有赤玄鬼君的气息。

    太诡异了,太可怕了!

    这是什么级别的空间手段?

    一位太虚大神,居然就这么被活生生拘走。

    鬼主和瑟界王皆是身经百战的古神,立即察觉到不对劲。眼前这位鬼族老者,比他们预估的,强了太多。

    之前,苍绝一直收敛身上气息,他们只觉得苍绝很强,但不知道强到了什么地步。

    现在有了直观认识,对方鬼体神躯十分强大,绝对是超过了身停的存在。近身战斗,会非常吃亏!

    鬼主和瑟界王急速后退,另谋战法。

    “来都来了,还往哪里走?”

    苍绝先前之所以隐藏实力,就是要引他们近身来攻,岂会放他们退走?

    若是远程斗法,以在场地狱界神灵的数量,一人一道神通,就能将苍绝淹没。

    “轰隆!”

    三位鬼族大神在虚空对攻一击,鬼主和瑟界王联手,竟被击退,身上鬼火熄灭了不少。

    苍绝再次追击上去,着重关照鬼主,打得这位太虚巅峰的古神连连后退,身上鬼火忽明忽暗,护体符宝不断破碎。

    瑟界王很清楚,绝对不能和苍绝近身交锋,但,更清楚,若是鬼主被重创,今天对付张若尘的计划也就彻底失败。甚至,更糟。

    “附体术,酆都鬼城众神助我。”

    瑟界王释放鬼气和神境世界,顿时身周变得朦朦胧胧,混沌虚无。

    酆都规则的神灵,大神、上位神、中位神,足有十多位,冲入那片朦朦胧胧的鬼气云。渐渐的,鬼气云凝成一具铠甲,附着在瑟界王身上。

    铠甲上,长着十多颗狰狞鬼头。

    铠甲是真实的铠甲,为附体甲,是酆都鬼城的一件珍宝,价值更在次神级至尊圣器之上,有着非凡防御力。

    施展附体术,必须借助附体甲。

    得附体甲和十数位鬼族神灵相助,瑟界王身上气息大增,规则神纹遍布虚空,心念一动,十数件至尊圣器飞出去,攻向苍绝。

    只是短暂交锋,鬼主就被打得狼狈不堪,接连受创,一只鬼手被苍绝撕扯而去。

    幸好鬼主修炼出了混元鬼体,鬼体力量远胜别的身停强者,才撑了下来,鬼体没有被彻底打碎。

    瑟界王赶来救援后,鬼主才得以喘了一口气。

    阳朔和数位大神亦是赶至,但他们不敢离得太近,在千里外结阵,以合击手段,打出一道赤焰光束,击向苍绝。

    可惜距离太远,很难锁定苍绝。

    苍绝一人独斗地狱界一大群神灵,让跪在黑海界七座神殿外的六位神灵,皆是震撼莫名。

    这等强者,放在地狱界任何一个大族,都是最顶尖的存在,能进入前十,甚至更前。

    但,就是这样一位强者,先前在张若尘面前自称老仆。

    张若尘的身份,比神王神尊还尊贵?

    源天君主暗暗松了一口气,脸上笑容灿烂,道:“界尊身边果然是藏龙卧虎,本神能够跟随苍绝大人和界尊,实乃十世修来的气运。”

    再也没有人鄙夷源天君主,他们的目光,皆落下赤玄鬼君身上。

    赤玄鬼君先前被苍绝接连几击直接打懵,鬼体和神魂遭受严重创伤,又被张若尘施展空间手段,从天外直接拘来此处。

    此刻,他已清醒过来,意识到大事不好。

    张若尘的实力非同小可,身边的高手不止苍绝一人。不远处,修辰天神以十分异样的眼神盯着他,让他毛骨悚然。

    “赤玄鬼君辱你太甚,必须斩他立威。”

    修辰天神右手五指捏爪,一缕缕杀道规则神纹,在五指间流动,迈步向赤玄鬼君走去。

    赤玄鬼君大骇,立即引动神力,却发现身体被空间禁锢,双臂动弹不得。

    幸好他修为足够强大,神躯内部能够挡住冻结的空间,以神念发声道:“本君乃是黑暗神殿的太虚大神,斩我,你承受得住黑暗神殿的怒火吗?”

    “九死异天皇和无边在的时候,张若尘尚且敢杀黑暗神殿的大神,睡黑暗神殿的堂主。现在……哏哏,斩了你又如何?”

    修辰天神将所有锅都甩到张若尘身上,又道:“张若尘乃天姥神使,你辱他,与辱天姥有什么区别?斩你,谁敢有异议?”

    赤玄鬼君心中猛跳,意识到修辰天神是想杀他,疗养自己的神魂。

    是动真格的,不是威吓。

    “修辰,张若尘,别逼本君与你们同归于尽!”赤玄鬼君摆出玉石俱焚的姿态,眼神锋锐,显得极为强硬。

    修辰天神冷笑,道:“在本神面前,你赤玄鬼君也想自爆神源?十万年过去,修辰二字,真没有威慑力了吗?”

    赤玄鬼君脸色数变,终于语气软了下来,道:“若尘界尊,自己人啊,别伤了和气。你娶了无月堂主,就等于是我们黑暗神殿的女婿,不对,是黑暗神殿的半个主人。”

    “界尊有所不知,在神殿中,本君一直以无月堂主马首是瞻。先前有所冒犯,也是迫不得已,毕竟黑暗神殿在百族王城星域的事宜都是镇云大神说了算。”

    “鬼主、瑟界王他们先前也逼着本君表态,让本君与无月堂主和界尊你划清界限。实不相瞒,先前本君是故意败的,就是想要前来黑海界,亲自与界尊会面,把误会都解释清楚。”

    “自己人,真的是自己人。”

    赤玄鬼君的靠山,乃是被昊天镇杀的鬼神尊。

    失去靠山后,底气自然不足。

    源天君主道:“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太虚大神,先前谁在天外辱骂尊贵的界尊大人?”

    修辰天神很紧张,生怕张若尘饶过赤玄鬼君,道:“他的话不可信,莫要上当。赤玄鬼君是出了名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修辰,你莫要血口喷人,本君所说之言,句句属实。”赤玄鬼君道。

    张若尘显得很淡定,道:“既然你是无月的人,她的面子,我还是要给。”

    就在赤玄鬼君暗暗窃喜时,张若尘又道:“不过,既然你投靠了我,总得为我做事吧?眼下这么要紧的关头,正是该你出力的时候。去吧,去帮苍绝,将??皇救回来。”

    投靠?

    赤玄鬼君一怔,回忆刚才,没发现自己说过投靠二字。

    所幸身上的空间禁锢已经消失,恢复自由后,赤玄鬼君立即向天外飞去,道:“界尊放心,本君必不负你所望。”

    张若尘对修辰天神说道:“机会已经给了他,若他不珍惜,你可杀之。”

    修辰天神心情大好,期待了起来,若能炼化赤玄鬼君,神魂恢复到二成无量不是难事。但她患得患失,很怕赤玄鬼君变得识时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