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须江山乱红颜 > 第四十五章 雨中悟道
    今夜忽逢大雨,客栈内人影杂乱,来往行人,有头戴蓑笠的江湖人士,亦有战乱时四处征伐的士兵。门外狂风大作,瑟缩在街角的尽是流民。

    杏子烟执一青伞,踏步雨中,白净的鞋面,被溅起的水花打湿,几点污泥。而在寻不到光的昏暗街角,流民的脸早已斑驳泥泞。她看着那一双双充满恐慌与渴求的目光,即使身陷如此绝境也不会放弃生的希望。

    “古人言,苟利社稷,生死以之,但是徒儿,为师只希望你能一生无忧,忘了过去与仇恨,远离朝廷是非。”

    夫子的话,她一直记得,只是如今,她早已深陷其中,无论是被拉入局,还是心甘情愿,她都不能再置之不理。夫子,也许我变了许多,又或者……

    杏子烟看着这一片哀鸿遍野,场景和噩梦重叠,犹如当年杏国宫内,一曲祈天舞,自刎泣血,火焰四起……

    又或者,她从未忘记,刻骨铭心。夫子的沉睡,百姓的磨难,似乎都在雕琢她,让她更加明白自己的责任。

    “公主,天冷,先回客栈吧。”墨花将军执伞立于一旁,眼神关切担忧。

    杏子烟收了伞,将自己完全暴露雨中,若冰锥滴滴击打身上每一寸肌肤,抚过流民渗血伤口的寒风,入侵她破碎的目光,眼前逐渐模糊起来。

    “公主!你这是做什么?!”墨花将军急得大吼一声,他拧着眉,几乎是出于本能将伞向杏子烟遮了过去。大雨磅礴,将他淋了个肆意。

    杏子烟闻言侧身,一抬眸,浅色纸伞辉映着长袍的俊雅色彩,水滴滑过伞面,若玉珠坠落,淌过墨花执伞布满刀痕的手臂,直至掌心……

    杏子烟再向上望去,伞外的男子嘴里似乎说着什么,眼里充斥着担忧与隐隐浮现的自责。

    她隔着雨声,从流民哀怨悲叹中抽出几丝魂魄来。

    墨花将军说话间眼神变得更加担忧,以至于他开始害怕,慌乱且手足无措……

    “公主,你能听见属下的声音吗?公主,你在听吗?公主…你能听见吗?公主…你这是怎么了?”

    被雨冲刷过的街角,血腥气夹杂着青草泥土香向四周弥散,无孔不入。

    只见杏子烟闭着眼,温热从眼角滴落。她多么失败,无论什么,她都抓不住,她试图拯救这些可怜的人,她想要天下太平。可她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身边的人也因为她而变得不幸。最亲的人在她面前一个个倒下,她什么都抓不住,抓不住他们颤抖的手,任由悲剧在命运的罗盘里旋转,而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她真是太失败了。

    “公主,为何如此糟蹋自己的身体!臣奉先帝遗命,势必护公主周全,公主倘若如此,先帝九泉之下,怎可安心啊……”

    杏子烟唇间微颤,霜风似箭,凉意深入骨髓。只见她缓缓睁开了双眼,眸色清俊,澄澈明晰。

    “阿花,送去的信可有消息?”

    墨花将军闻言一愣,他盯着杏子烟陡然恢复的神色,一时间忘了回话。不知为何,他看着眼前的女子,突然想起了那个威仪天下,勤政爱民的杏国皇帝。

    “未有消息,不过据宫内线报,祁皇为桃谋士自刺心脏,至今病卧不起。”

    杏子烟闻言略思索片刻,微皱眉。“桃谋士奉命于祁皇,四处追杀前朝残存的将士与皇室。不过早前我收到一封书信,桃谋士称,他已经知晓我的踪迹,然而他承诺不会对我进行追捕,只不过我得答应他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墨花将军疑惑地望着杏子烟,他竟不知公主与桃谋士早已书信往来。

    “他说,若来日刀刃相见,给他存活一个人的机会。我那时想,桃谋士定是想让自己活命,祁国气数将近,他打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过祁国皇帝生性多疑,追捕我一个身处京城近在咫尺的人,迟迟未果。他便亲自派人,对我进行追杀,不过都被姬浮玉一一解决了。之后我便想…”

    “公主之后想到了什么?”

    杏子烟唇角微扬,似有自嘲之色。

    “祁皇已经对桃谋士起了疑心,若他知晓桃谋士是为了自己活命而背叛他,依祁皇的残暴心性,他断是不会留这位谋士的性命。所以我暗中写信给桃谋士,希望能拉拢他,杀了祁皇,助我一臂之力。因为只有除掉了皇帝,他才能存活下来。”

    “那他为何拒绝呢?”墨花将军挠着头,实在想不通为何,难道那个桃谋士早就不想活了吗?

    “祁皇为他自刺于心脏,由此可见,他们二人情谊非比寻常,或许……我从一开始就想错了。桃谋士所求存活一个人的机会,也许…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了……”

    墨花将军眼中疑惑更甚。

    “为了谁?”

    杏子烟沉默了。她转过头望向远处血腥味传来的方向,没有回答。

    少顷,她才缓缓开口。

    “想要离间他们,实属不可能。我曾以为他也是心怀天下的良士,不过世间情字最难解,万事无需盖棺定论。”

    “……”

    墨花将军已经完全听不明白公主在说什么了。

    “阿花,走吧,回客栈。”

    “公主,雨大,为何不遮伞?!”墨花将军急促地赶上杏子烟。

    杏子烟脚步微顿,只见她眸色清胧,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来。

    “天下大乱,贤圣不明,道德不一,天下多得一察焉以自好。”

    她望着京城的方向,轻叹道。

    “昔禹之湮洪水,决江河而通四夷九州也。名山三百,支川三千,小者无数。禹亲自操橐耜而九杂天下之川。腓无胈,胫无毛,沐甚雨,栉疾风,置万国。”

    夜色昏暗,墨花将军执伞与杏子烟并行其中。

    寂寞无形,变化无常,死死生生,与天地并存,与神明同往!茫然何往,忽然何去,包罗万物,不知归属。

    “倘若人人都争先,他独自甘愿居后,说承受天下的垢辱;人人都务实,他独自甘愿守虚,不使敛藏所以有余,多如高山堆积。他立身行事,从容不迫,无为而嘲笑机巧;人人都求福,他独自甘愿委曲求全,说姑且免于受罪。以深藏为根本,以俭约为纲纪,说坚硬的易于毁坏,锐利的易于挫折,常常宽容待物,从不侵削别人。”

    “公主…”

    墨花将军茫然地看着身旁的女子。

    “不侈于后世,不靡于万物,不晖于数度,以绳墨自矫。阿花,这雨我如何淋不得?”

    “……”

    墨花将军挠着头,茫然地点了点头。“公主,倘若你感染了风寒该怎么办?”

    “……”

    杏子烟打了个寒颤,又咳嗽了两声,“阿花,你真是…乌鸦嘴…咳咳…”

    “公主,云华夫子若是醒着,他看到你这样,公主你肯定又得挨板子了!”

    “……”

    杏子烟沉默片刻,一时间神色不明。只是眼角余光依稀闪烁着破碎光芒。只见她突然打开了伞,又猝不及防地侧身踢了墨花一脚。

    “阿花,又拿我取笑!”

    “哈哈,是公主你非要淋雨的!属下不过是随口说说嘛,不过我知道,公主是最怕挨板子的了。”

    杏子烟追着墨花又是一脚,不料被险险躲过。

    “臭阿花,有本事你别跑!”

    墨花将军脸侧小辫坠有虎狼配饰,在雨中,似活了一般,映得他的笑容格外明朗,格外澄澈。

    “公主,属下才不傻嘞。”

    “臭阿花,你给我站住!”

    “公主,你追!”

    “臭阿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