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王神话 > 第二卷 机器人,生化人,魔人 0320白云黑云
    3212年的10月11日,上午6点,在响彻全城的轰鸣施工声中,李记雪怀龙肉面的铺子准时开张。

    即使救济房工地的施工动静极大,影响全城,还是那样昼夜不停地加紧施工,可那噪声和震动对饱经磨难的老城区市民们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久居混乱之地的人都知道,相比肉体上的不适和疼痛,灵魂上的不安和恐惧,才是最可怕、最折磨人的,让人夜不能寐。

    再想到那些动静来自即将建好的救济房,老城区的市民们宁愿那噪声和震动来得更激烈一些,才能让他们更有真实感。

    到今天为止,许多人依旧感觉像做梦一样。

    现在,不仅各黑恶势力在一夜间被女武神骑士团和人民内务委员会等部门联手连根拔除,不仅国会回来了,国会还要给大家免费发放救济房,并已投入那么多肉眼可见的物力、人力和资金。

    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能享受到这样的福利,倒觉得改造人大赛那边的血腥残酷,好像才该是属于老城区的。

    “呦,瑞森警官,早上好啊,今天又是您第一个来呀!”

    由于从工地飘出来的粉尘,今早的雾气更浓也更加浑浊,但李阿姨还是一眼就认出那一大一小两个模糊人影,正是瑞森和他女儿,也就是半个多月前带治安队在面摊前与铁甲会的准格莱等人对峙的那个瑞森,就热情无比地打了个招呼。

    “咋样,瑞森警官,还是老样子吗?”

    在底区各部门渐渐回复运转后,得亏顾雷的忽悠,瑞森不仅重新得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还成为一名正式的民警下士。

    今天的瑞森下士笑着点点头,一边带女儿找位置坐下,一边回道:

    “嗯,早上好,大碗多放盐、小碗少放盐,麻烦您了。”

    “好嘞,您稍坐一会啊!”

    不过今天,大异往常的是,面还没端上来,就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嘿,瑞森,来得这么早啊!”

    而看着在铁甲会时的前同事格外热情、仿佛和自己感情格外好似地逗弄女儿,瑞森下意识地眉头微微一皱。

    自从和心网连接上以后,瑞森感觉自己感知和算力都徒然大幅提升,变得十分敏锐,一眼就能看出眼前之人到底有何企图。

    果然,没几下,前同事就笑呵呵地转头看向瑞森,貌似无心地问道:

    “嘿,兄弟,咋样,想好要选哪一栋、哪一户了吗?”

    还是多亏顾雷的忽悠,老城区各部门主管现都觉得有必要收买那些曾参加治安队的属下,就搭着日耳曼侯爵给老城区市民免费发放救济房的顺风车,给那些属下争取到优先发放的名额,想让他们看看国会的豪气,直接用一套大大的房子一举砸碎他们内心可能存在的邪神信仰,永绝后患。

    他们就不信,一个虚无缥缈的邪神幻象,难道还能和一套货真价实的房子相提并论。

    而考虑到治安队确为维护老城区治安、铲除老城区黑恶势力付出过血汗和牺牲,日耳曼侯爵自然大手一挥,同意了这个请求,还特别指出不要忘了那些义士们的遗孀、遗孤,切不可因她们声音小就忽略了他们。

    连涉及到切身利益的其他老城区市民,也基本是毫无异议的。

    治安队和其他义士英勇的战斗和流血,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都不会觉得那是政府在偏袒政府的工作人员。

    瑞森就因此得到了一个应有的优先挑选名额。

    至于瑞森的前同事,当然不是真关心瑞森,马上就跟着说道:

    “想好了的话,你一定要告诉我啊!我准备选你旁边,和你这个大警官做邻居,也比较有安全感!”

    而纵使他说得冠冕堂皇,瑞森也一下就明白他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他的这个前同事既胆小,不敢和他之前一样早早从铁甲会辞职抽身,却也相当精明,看着每天都很忙、很努力,可要坐牢的事一件都没干,不仅没受铁甲会覆灭牵连,还天上掉馅饼一样地捡到一个优先挑选救济房的资格。

    虽然日耳曼侯爵做主,要给老城区原无房的租客或流浪汉免费发房子,但真到具体执行的时候,由顾雷做主,就变为老城区原有房的市民亦能领到房子,还优先,只是必须要把原来的旧房腾出来,免费转给原无房的租客或流浪汉。

    而顾雷之所以如此大费周章,原因正是,内环的房价实在是太贵。

    那样,就算救济房外观的堪称丑陋,配套设施也不好,以后的二手交易价格仍至少要7万每平,将使得原无房者的财富一下凌驾很多原有房者之上,造成大范围的社会矛盾,恐对老城区往后的发展不利。

    常言救急不救贫,何况钱到手越容易,花出去也越容易,中彩票的人常常一夜暴富后就又迅速暴贫,还可能是比之前更惨的赤贫。

    从古至今,所有人类社会都是金字塔一样分阶层的三角形结构,且每个阶层不仅占有的财富不一样,内在的规则也是不一样的。

    要突破层次,也不仅需要积累足够的财富,那是新层次、新游戏场的入场券,还需要积累足够的信息,否则就会在新的游戏场里迅速输光所有财富。

    日耳曼侯爵给老城区原没房的市民直接发房,本就既是一种补偿,又是一种无奈之举,容易让凭空得到房子的人滋生“不劳亦能获”的贪婪懒惰之念,也容易让通过辛苦奋斗买到房子的人心生怨念。

    老城区过去有多套房的人大多是黑恶势力或有关系者,早就全被送进监狱或枪毙,且房屋也被强征为救济房。

    对此,日耳曼侯爵也表示肯定,更的确皆大欢喜。

    无房者今后有房可居,生活条件大幅改善,喜气洋洋,原有房者亦可小赚一笔,就比如瑞森和他身边的这位前同事。

    只不过,他前同事竟犹不知足,几番来面摊堵瑞森,想从瑞森这政府工作人员身上打探一些所谓的小道消息,能多赚一点是一点,有些精明过头,更有些贪婪。

    这让瑞森不由心生厌恶。

    瑞森前几次一直更早来吃面就是为避开他,不想今早他也来得更早,终究是没避开。

    看着他强装的淡然下掩饰不住的贪婪,瑞森内心不由愈发厌恶。

    大难过后,老城区的市民们真大都有深刻反省,而其中又以心网的连接者们最深刻反省。

    额外的大量信息,和来自心网的少量算力天然加持,让他们比任何人都能想得更深,也确都往往想得更深,看出近年的老城区之殇中,既有上层贪婪、自私、不顾下层死活的责任,也有他们自己贪婪、自私、只顾自己的责任。

    他们骂上层在安逸中放纵、堕落,可他们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不仅冷眼旁观下层人民的抗议活动,还有些人助恶为虐,为黑恶势力提供情报,乃至是充当打手。

    没压力就容易放纵、堕落这点,其实对所有人一样。

    有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懒汉,有压力都照样放纵、堕落。

    因此,所有心网连接者,不论男女老少,都不可避免地多少出现一些改变,每天都在往更克制、又更进取、也更团结的方向发展。

    瑞森暗暗在内心冷哼一声:

    呵,我这不仅没什么好消息,还尽是一些坏消息,说出来你可别怕得抱头鼠窜!

    在老城区,改造人大赛的相关视频流到网上的其实是少数。

    那些视频既关乎老城区安危,又有重大科研价值,受到严格管控。

    而瑞森作为一名警官,自然能多看一些,自然比包括他这所谓前同事在内的所有普通市民都更了解局势的严重性。

    现在,已连他们这些下级警官都能看出,改造人大赛不久便要出现大范围的、不可避免的失控。

    瑞森内心真有些痛苦、恼怒和无奈,无奈许多人依旧像他的这位前同事一样没什么反省,不改过去的贪婪、自私,都不管老城区还没脱离危险。

    可表面上,瑞森还是淡然回道:

    “哦,我不准备搬,还住原来地方。我感觉那就挺好的!”

    前同事当即双目一瞪,以为瑞森是不肯透底,加上早猜疑“瑞森之前是不是故意躲着自己”,内心一下就忍不住感到恼怒异常。

    向来胆小的他,对瑞森这样遵纪守法的警官,倒不怎么害怕。

    只精明如他,却表面仍笑着,只状似绝不相信地说道:

    “你开玩笑吧,这么大的便宜你不占啊!虽然新建的保障房面积不大,可位置都在内环,单价是咱们外环房子的三四倍,换了,就算面积小一半,都能挣好几十万!这样的大便宜你不占,你骗谁呀!哈哈,是不是?”

    瑞森亦看出他内心阴暗的猜疑和恼怒,却还是只笑了笑,平静地反问道:

    “但你想过没,为什么内环的房子会那么贵,最高能到十几万每平米,不仅远超外环,连上区的房子都比不过?”

    前同事登时一惊,迟疑着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这,这……”

    瑞森脸上笑容更胜,自信满满地解释道:

    “很显然,是因为在我们老城区,其实最贵的不是什么龙食或太阳合金,而是生命安全。而内环的房子卖的也既不是什么户型或配套设施,是生命安全!”

    前同事登时大吃一惊,徒然醒悟似地说道:

    “哦!”

    瑞森则继续解释道:

    “所以,等以后老城区治安情况彻底好转,老城区的房价也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离谱,特别是内环,迟早会降到和中环差不多。或者说内环和中环迟早会连成一片,变成新的、面积更大的内环,那像咱们这样原就在中环有80多平房子的人,又何苦费工夫去换那些还不到50平的救济房。那么小的房子,那得多难受啊!有什么便宜好占呀?”

    瑞森的前同事立刻豁然开朗,跟着却又忍不住眉头一皱,有点不爽和不屑地说道:

    “有便宜就占有什么不对,你不也是占了警察局无人可用的便宜,才一下成为警官的!”

    他一直自认为是个聪明人,故其实很不爽一直混得不如自己、堪称凄凉的瑞森突然爬到自己头上,却只认为自己是时运不济,怨天尤人。

    而瑞森也没回怼他什么“那难道让你这种胆小如鼠的人当警官”或“你有为老城区做过什么贡献吗”之类的。

    瑞森的女儿正吵着要瑞森喂他吃面。

    这看起来可能是由于座椅碗筷都正因救济房的施工而不停微微抖动,或小女孩还没学会怎么用云梦人的筷子。

    可瑞森自己却知道,那其实是因女儿真无力拿起那两根轻飘飘的筷子。

    就在前几天,瑞森终于有钱和有时间带女儿去顶区看医生,也终于知道,女儿之所以一直体弱多病,很可能就受准格莱曾经那饱含恶意的精神力影响。

    小孩子在超人类面前,真是既格外敏感又格外脆弱。

    瑞森心疼不已地给女儿喂面,而他的前同事也没再恶语相向。

    想到本可进入后勤部门的瑞森总归是选择成为一名需冒生命危险的一线警官,他也总归是再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何况,李阿姨还正在不远处怒视着他。

    后瑞森的前同事低头吃了几口面,就又忍不住问道:

    “不过,瑞森,你为什么不去后勤呢?警察局也是需要会计的吧?而且警察局的会计岗位还那么好,既不用去一线直面可怕的暴徒,也没人逼你做假账,非常安全,还非常轻松!何况,何况你要是不小心走了,你女儿该怎么办啊!”

    而瑞森闻言,再看看女儿依旧深陷的眼窝和依旧透出憔悴的红彤彤小脸,内心却徒然充满了自责:

    当初,就是因为你不肯出头、我不肯出头,就是因为包括我在内的所有成年人都那么自私自利、那么互相推诿责任,才会有那么多小孩会受到那样的伤害,其中就包括我可怜的女儿。对此,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大家都是有责任的啊!

    可表面上,瑞森也没回头,只无所谓地说道:

    “现在国会都回来了,当警察哪还有那么多危险!你看咱们老城区现在多好,要是以前我哪敢带女儿出来吃面?”

    前同事却又忍不住脱口而出:

    “可外环的那些研究所都还没走呢!”

    他的确是个非常精明的人,说着脸上就不由乌云弥漫,是真在信息不足的情况下看出了改造人大赛的可怕。

    瑞森则终于回过头,却不是看他,而是仰起头,把目光越过他投向了远方的天空。

    只听瑞森两眼放光地说道:

    “没事,不是还有他们嘛?我相信他们!”

    前同事也疑惑地回过头,跟着仰头望去,后脸上的乌云就顿时像被阳光驱散一样完全消失不见。

    在远方天空的两人视线交汇处,正有一只巨大的洁白铁鸟,朝老城区缓缓降下,正是焕然一新的不死鸟号。

    前同事亦不禁放松下来,说道:

    “是啊,还有他们呢!”

    而瑞森的前同事不知道的是,瑞森所谓的“他们”,并不全指不死鸟号上的众人。

    与前同事不同,瑞森的眼睛就好像穿透不死鸟号一样,先是看到了不死鸟号里面有一颗非常明亮的星星,就像恒星一样。

    但瑞森再细看,却又看到一片璀璨的星海。

    最后,看得久了,瑞森就看到了一片云,一片由数万颗星星的光芒交织而成的云,一片发光的云。

    瑞森不由在内心默默说道:

    女儿啊,对不起,人类就是这样,总得有人先站出来。这次,我绝不会再让你和其他孩子受到任何伤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