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诡谈 > 第457章 诅咒之力(二)
    ……

    安承德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空灵境界,对周围的了解,已然不需要用眼睛仔细的观察。

    通过精神感知的角度,原本被悬挂在墙边的无数尸骸,纷纷化为粉尘。

    身体的束缚在转瞬间开释,呈现在安承德眼前的,是和自己的感知一模一样的空间景象。

    沉淀弥漫了不知多少年的尸气,在此刻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从黑色尸臭中升华出来的金光粉尘,粉尘中裹挟着昂扬的灵魂,他们以超脱之姿,从此处刑场解脱。

    安承德随手扫了些金光残余,发现里面的灵魂之力已经几近空无,这些年来,这些灵魂不知被藏在自身体内的诅咒折磨了多少年?他们在殒命之时,心中都怀有诅咒,所以安承德精神中的诅咒反馈给安承德这种本是同根生的悲凉感。

    黑影压制了安承德主意识,用自己的力量,帮助这些被困多年的亡魂,超脱了生死界限。

    “三十年了,你是第一个找到这里的人。”安承德默默的转身,看到一身白衣的男子,身披雄浑剑意,带着一种无坚不摧的尖锐。

    安承德和此人相别不过一日之隔,古剑门的地盘上,有这么诡异的地方,身为古剑门的执剑长老,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看来你并不是来恭贺我帮他们解脱的。”安承德手掌中黑白交织的仙魔剑凝实,执剑长老身上的剑意,空前强大,安承德不知道这样的剑客,自己有没有能力战胜。

    “为了这件事,老夫杀了前任掌门,同时逼迫苒杰离开古剑门,没想到还是被一个外人所知。”执剑长老也不准备和安承德废话的样子,掌心的剑气汇聚,晶莹剔透的剑刃直指安承德。

    安承德脚踏清风,身缠雷芒,一声凤鸣之后,仙魔剑和执剑长老的玉剑碰撞。

    “轰~”周围的刑具四散破碎,仙魔剑和玉剑相互抵触,安承德的精神力量,根本看不穿执剑长老的修为,磅礴的剑意仿佛亘古长存一样,无边苍凉之感让安承德摸不到生机。

    “有点意思,你的身上果然有万道合一的影子,只可惜……剑道之下,万般皆为尘!”

    执剑长老的剑意猛然炸裂,安承德受到成吨的冲击,自己的肉身仿佛在这一刻短暂的悬空之间和灵魂分割一般。

    “生死一线间,万般道则之法,唯有一剑破之!”

    执剑长老的声音仿佛谶语一样在安承德脑海中飞快的划过,安承德身上雷影狂躁,安承德的身影就像一道疾光闪过之前的位子。

    “空~”空间震裂,无数黑色的裂纹落在之前安承德身处的位置,一剑碎裂空间。

    空间可是自主的愈合,执剑长老的身躯化为万千剑气逼近安承德,安承德挥剑上前,口中念念有词中,冰火双翼撑开领域结界,在双领域的加持中,安承德和万千剑影相撞。

    安承德和剑影的位置交错,安承德的身后冰火双翼被凌厉的剑意撕成片片星光,凝视这些凋谢的粉尘,安承德第一次感觉到了意境上的差距。

    “乒~”最后的冰火之力从安承德的眼前落下,执剑长老的玉剑再度靠近安承德,钝齿交-合-剑刃,青光朦胧的神农尺和仙魔剑与玉剑抵触。

    “兵器不错,只可惜,在你的手上……”执剑长老的看到安承德手中握着两道神物,心中略带惊讶的感叹道。

    这抹惊讶也不过让执剑长老停顿了片刻,玉剑一转,剑意挑起双刃,万千剑影重新汇聚,刚刚的一式重新斩来。

    安承德脚下生风,电光火石中,他的身影已经飞速的从甬道中掠走。

    “逃?逃得掉吗?”执剑长老并没有因为安承德原理的身影感到丝毫的意外,他杀了不知道多少人,什么样的状况,他都有所预料,安承德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

    剑式的蓄力只有片刻,执剑长老的身影维持了一段时间,随后化为漫天剑光从安承德逃窜的位置追了上去。

    安承德脚步稍稍的停歇,刚刚进到这里的时候,丝毫没有感觉到阵法的波动,没想到自己的退路被剑阵阻住。

    “你可以死了!”天空中的剑影绰绰而来,安承德望着玉剑无数的执剑长老,这样的剑式如果击中自己的话,安承德没有丝毫把握能够死地还生。

    “叮~”安承德眸子中的剑刃逐渐的扩大,剑落人起,仙魔剑和玉剑对斩在一起,火星跳动,金铁之声仿佛是响在安承德的内心。

    “铿!”玉剑从仙魔剑上斩落,安承德目光中,坚韧无比的剑锋被拦腰斩断。

    执剑长老的玉剑上也有缺口,不过玉剑是他的剑意所凝,这样的玉剑他可以信手招来。

    “可惜了一把好剑,跟错了主人。”安承德捧着断剑的时候,执剑长老的玉剑架在安承德的肩膀上说道。

    “最终剑魂还是没能出来。”安承德轻声叹道,对于黄金王对自己的嘱托,安承德从来没有忘记过,这样的承诺,安承德许下很多,每一桩每一件安承德都记得很清楚,他不想放弃这一切。

    “你可以死了。”执剑长老的言毕之后,安承德颈肩的玉剑锋口却没有再进分毫,仿佛是被某种力量压制住了。

    执剑长老眸子微微一眯,身影化为剑影退后十丈,剑意重新聚集,无限的剑意带着苍凉的古道聚集在玉剑之中。

    剑意凌厉,空间中回荡着剑鸣声,铿锵之间,玉剑射向安承德的后脑勺。

    “嗡~”黑色的气雾隔挡住了玉剑,玉剑上的苍凉古道持续减弱,最后执剑长老看到玉剑染尘,黑色的斑驳像是缚在玉剑上的枷锁,数息之中侵蚀了玉剑。

    “咔咔咔咔……”安承德的周身骨骼开始连续作响,黑雾缭绕安承德的躯干,安承德的身影转向执剑长老的方向。

    左眸的黑暗重新出现,只不过现在的黑影并非是之前于浩洋的毁灭枷锁,诅咒的力量重新融入安承德的四肢百骸,却没有压制安承德主意识。

    “蓬!”安承德手掌对着断刃一招,仙魔剑入手后,安承德的手掌抚摸着剑刃上的光滑缺口,表情中若有所思的感叹着什么。

    “好机会!”执剑长老感觉到安承德此刻很危险,不过安承德走神的一瞬间,被他捕捉到了。

    趁着这个机会,执剑长老足以将安承德砍成八段。

    “嗡嗡嗡……”剑气聚集的很快,玉剑破空而来,电光火石间,即将触及安承德眉心的剑尖顿住不动,任由执剑长老如何发力,都没有办法再进丝毫。

    “嘣~”安承德深邃的黑眸扫了一眼执剑长老,长老躯干顿时感觉一凉,断剑斩过玉剑,玉剑碎裂。

    执剑长老暴退后撤,刚刚的一招是用了他过半的剑意,瞬间挥剑,刚刚已经是极限,面对这样的极限,安承德竟然从容破之。

    “咳……”执剑长老捂着胸口沉闷的喷出一口鲜血,玉剑和他相连,两次被安承德身上的黑气纠缠,现在已然伤及到了执剑长老的内心根本。

    安承德没有动,手中的断刃仙魔剑也被安承德收回了体内,望着气息骤降的执剑长老,安承德的双重声线重合在一起。

    “你守护这里多年,应该只是为了古剑门的不堪往事不被他人所知,你想将这里的一切封存,可惜等来了我。”

    “你究竟是谁?”执剑长老听到安承德的话,心中惊骇的说道。

    古剑门建立的确不光彩,这件事执剑长老也是在三十年前方才得知的,在他被受任为执剑长老的时候,这个封存往事的重担便落在了他的肩上,为了这个秘密,他甚至杀了上任掌教。

    “我叫安承德,来自三千道墟内的山海世界,刚刚我从那些人超脱时的感悟中了解到了古剑门的历史,的确很脏。”安承德很平静的说道,那些不折手段的事情,如果现在被世人所知,古剑门的清高形象就不复存在了。

    “你想威胁我?”执剑长老微微一笑,面容上不屑一股的说道。

    “懒得管你的事情,我的目标和古剑门的秘密无关,不过为了你好,我可以破例帮你们一个忙。”安承德轻声冷笑道。

    “无缘无故,你为什么帮古剑门?”执剑长老见到安承德的目光,顿时明白了安承德意思。

    “互利互惠,你们担心的往事,恰恰可以帮助我。”安承德说的自然是刚刚被吸收的诅咒之力,安承德确定这样的地方不止一处,若不是因为这里的阵法松动,安承德体内的诅咒还发现不了这里。

    其他的刑场,想必不会少,不然也不会露出这样的马脚被安承德察觉到。

    “古剑门凭什么相信你?”执剑长老不会这么傻,安承德如果找到其他的地点,昭告天下的话,古剑门必然重创,那个时候无数的仇家会让古剑门偿还代价。

    安承德摇摇头,这种信任陌生人的信赖,安承德给不了他。

    既然不答应,安承德自然也不会再做逗留,转身准备就此离开的安承德,被围墙上的白衣少年叫住:

    “我替他担保。”安承德的目光看向声音清爽自信的少年,已经被古剑门逐出的少年,他来这里不合时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