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探险生涯从手札开始 > 第602章 特殊的任务
    “你们如果都退休了,探险圈会不会颓废起来?”郁闷了一阵,林焱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可三火老道却笑着说:“放心,不会的,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我们这一届很有实力,但后来者肯定会有人能超过我们的,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担心。”

    说到这里,三火老道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水,一边喝着一边说:“而且......你以为道术就这么好学啦?司空强这小子想要学会我一半的本事,那都得用好些年呢,这些年里我还得在探险圈里浪荡一下,省的你们笑话我茅山探险队!”

    “......”

    林焱苦笑了一声,呆呆地端着酒杯,什么话都说不上来了。

    这时候,老邢头那里赶紧端起了酒杯说:“别这么消沉啊,花开花又落,人去人又来,只要猎奇和求知心理还在,这个行业就永远不会缺乏新鲜血液的,各位即便退出,曾经的事迹也会被当成是一段段的佳话,在圈内流传下去的!别的咱就不多说了,这是喜宴,就该高兴一点,别这么压抑了,来,喝酒!”

    有他劝说,林焱的心情总算勉强好了些,端起酒杯来就一饮而尽。这张桌子上,年纪最小的莫非铁蛋和小六子了,但到头来倒酒的却是老邢头。看着他那熟练的动作,林焱不禁想起了当初他连续给段三狼的五钱酒杯倒满十斤白酒的场面,心里暗暗地觉得有些好笑。

    等三杯白酒下肚以后,孙行山、孙行风和两名双胞胎新娘,连带着他们的长辈、摄影师,总算开始挨个敬酒了。

    这是个必须环节,也是个相当麻烦的程序,每张桌子都要敬,大厅里这么多张桌子,轮过一遍来可实在不是个简单事。

    等了十多分钟后,终于到了林焱他们这里。

    一杯酒下肚以后,按照正常程序,他们也该轮到下一桌了。但偏偏孙行山这两兄弟没有动弹,反而各自要过了一整瓶高度白酒,打开以后对段三狼说:“狼兄,上次动起手来,我们两个输得是心服口服,你的量我们比不上,但是陪你一斤还是没问题的!”

    好家伙,原来这是单独打算给段三狼敬酒,而且是拿一整瓶来敬的!

    林焱看的有些惊讶,不过想到段三狼的量,也就没打断他们,但段小雅不同意了:“干什么呢,喝个酒一瓶一瓶的喝,你们不要命啦?”

    “这位是?”孙行山兄弟俩还是第一次见段小雅,看着她,有些疑问了。

    段三狼赶忙也要过了一瓶白酒,一边打开一边说:“她是我妹妹,段小雅。这次酒席,我答应过她不能超过一斤的,我们干半瓶就好了!”

    “半瓶......”段小雅被这个数量给噎住了,好久没能说上什么话,趁着这个机会,他们三个已经仰头灌了起来。

    白酒瓶倒酒,通常都是比较麻烦的,他们三个直接对着白酒瓶吹半瓶,一时半会儿可喝不完,前后足足喝了得有几十秒,这才喝完半瓶,各自抹了抹嘴。

    段三狼这里是一点异状都没有,但是那俩兄弟却做了个反胃的动作,赶紧要过了一杯茶水,喝下以后才好受一些。

    段小雅看得是又心疼又无奈的,摊上这么个酒鬼哥哥,她也够头疼的了。

    喝完酒,孙行山终于又说话了:“哥几个,我们两兄弟虽然退出了探险队,但每年的年会,我们也都会参加的,到时候你们可别把我们关门外边啊!”

    “那当然,随时欢迎!”林焱笑着回答了一句。

    忙完这一桌,这兄弟俩总算在那俩新娘心疼又幽怨的目光下,转移到了下一桌。

    这俩兄弟是走了,可林焱他们还在继续着,有老邢头在这里,酒桌上可不会冷了场子,一直都在谈笑劝酒。

    等酒过三巡以后,大厅里已经陆续有人开始退出了。三火老道他们也没多待,起身跟林焱打了个招呼,也跟跟随着就离开了。

    林焱几人在这里呆呆地坐了不久,也有心思要退走了,可是老邢头却临时打断:“林队长,您几个先别急着离开,走,到我房间去,有事儿跟你们说。”

    “有事儿?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林焱他们有些好奇,但老邢头看了看周围,似乎比较介意这么多人的场合,就是不肯明说。

    他们也没办法,对他说的事,不免也有些好奇,于是就跟着他一起,回了他的客房。

    等几个人全部坐在床上以后,老邢头又每个人给他们倒了一杯茶水,放到一旁以后才说:“林队长,是这么回事,我给你们接到了一个特殊的任务。”

    “特殊的任务?什么任务这么神秘,大厅里不能明说?”林焱反问了一声。

    老邢头下意识的撇了撇房门,似乎是确定没人,这才明说:“因为这个任务,不是很干净,不能告诉其他人。”

    “嗯?怎么个不干净法?”

    “情况是这样的,上个月在埃ji那边,有人意外发现了一座未知的金字塔。不过,这个人也是贪,没有把消息上报,反而卖给了地下市场。结果,这hei市就聘请到了一支知名盗墓小队,耗费了大代价从中盗取出了一尊古埃ji棺材,里面装着一具完好的木乃伊,还有首饰若干!”三火老道悠悠地解说着。

    林焱他们听到这里,面面相窥了一眼,然后问:“这事儿听着是新鲜,可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老邢头叹了口气说:“本来跟你们是没什么关系的,盗墓小组队把棺材交给地下市场,买卖达成也就没事了。可偏偏这伙儿盗墓小队心里也起了贪念,想要把棺材和木乃伊据为已有,以更加高昂的代价出售给西方富豪!两边自然决裂,hei市那边出动了很多的人力,追踪盗墓小队,而盗墓小队也在各处潜逃,最近逃到了华国,躲到了国际庄,想要通过他们的渠道,联系他们的组织,护送他们到霉国。可是那尊棺材却太显眼了,他们想要花大代价寄存在一个地方几天,等他们联系到了组织,再给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