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球大战:白银誓约 > 第267章 一损俱损
    在加莫人的带领下,李钰一行逐渐深入到基石号的核心区域。

    越是深入,基石号内的空气就越是潮湿,那香腻的味道也越发呛人。其中体质稍弱的南无忧已经忍不住用衣袖掩住口鼻,但依然感到窒息。

    好在队伍中最为全能的白金九千早有准备,及时为南无忧递上了面罩和氧气瓶。不过南无忧却婉拒了对方的好意,反而将氧气瓶转手给了南笃。

    呼吸更为艰难的老人,面色复杂地戴上了面罩,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在他戴上面罩不久,走在前面的加莫人就发出一阵哼哼唧唧的笑声。

    李钰说道:“在基石号上,无法适应这种空气的人会被当成弱者,大小姐刚刚表现得不错,没经我提示,也知道面罩最好不要戴。”

    南无忧说道:“这里的空气,任何正常人类都不可能甘之如饴,而以你的性子更不会无缘无故地委屈自己,不戴面罩一定有什么理由。”

    “嗯,蛮聪明的推理,大小姐你还有这个脑子,接下来的事情就好说了。”李钰点点头,又说道,“咱们现在的处境,你应该清楚了,说是绝境二字也不为过。离开这艘基石号,我们随时都可能被乾坤安保的人打成碎片。而赫特人愿意在咱们处于绝境之时伸出援手,当然是有所求的。”

    南无忧问道:“但是我现在的状况,又能给他什么?”

    李钰刚要开口,从前往浓郁的水雾之中,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南家的正统继承者,欢迎来到基石号。”

    而伴随声音的响起,笼罩在前方的雾气快速消散。众人视线中,缓缓呈现出一个高高在上的华贵王座。

    王座上盘踞着一头体型硕大而臃肿的生物,体长超过三米,体表覆盖着粗糙而褶皱的油腻皮肤,几乎占了近半个身躯的头颅正中,两只狭长的眼睛射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冷漠目光。

    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赫特人,拥有赫特人该有的一切特征,但同时他也有着与一般赫特人所区别开的特质:这是一个高度本地化的赫特人。

    他那庞大的身躯上披着一件古典风格浓郁的金丝外套、短小的手臂被宽大的衣袖遮住,一条龙纹玉带束在“腰间”,头顶是无旒的朝天冠,手中则握着两只金灿灿的圆球,来回把玩着。

    不考虑赫特人那独特的外形,单以衣冠而论,他比煞无名还像本地人,或者说古代的本地人。而从那骇人的巨口中,吐出的也是字正腔圆的乾坤语。

    “南无忧小姐,鄙人孔璋,时间有限,寒暄客套就先免了,让我们开门见山地说吧,我需要你的一个承诺。”

    “承诺?”南无忧愣了一下,只觉得脑筋一时有些转不过来。

    赫特人不惜得罪乾坤集团,以蛮不讲理的方式插手到南家的政权交替之中,为的只是一个承诺?这种以贪婪狡诈著称的种族,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事实上,来的这一路上,南无忧一直在脑海中推演着与孔璋见面后的场面,她也早就做好了被漫天要价的心理准备。

    但对手的表现,慷慨地不可思议。

    直到孔璋说出接下来的话。

    “我想要【艮】。”

    南无忧又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孔璋的乾坤语清晰而标准,但他表达的意思却让人难以置信。

    “【艮】不是我的所有物,我没办法承诺给你。”

    孔璋说道:“当然,【艮】虽然是一颗被废弃的行星,却终归是星系内不可忽视的公共资产。哪怕强如夏家,也不可能随意左右【艮】的归属……但是,我需要的也不是你立即兑现这个承诺。当你成为南家的主宰,或者其他什么能够左右星系命运的大人物时,再将那颗微不足道的污染星球【艮】支付给我就可以了。”

    南无忧听了,更加感到不可思议:“我现在只是个落难公主,别说成长为什么大人物,想要保住性命都要靠其他人相助……”

    孔璋打断道:“依靠他人并不是什么丑事,整个乾星系,甚至整个银河系的历史上,那些建立丰功伟业的大人物们,也大多是依靠着一群默默无闻的追随者。我的基石号上拥有上千名船员,周边各个地区则有同等数量的手下,这些人共同支撑着我的贸易网络。单靠我一人,连发动基石号都做不到。”

    南无忧说道:“可我现在正是孤家寡人啊。”

    “你并不是孤家寡人,你只是失去了家族的力量,但你身边依然有白银骑士团的支持,甚至有绝地武士的支持,而这些是南于瑾都不曾拥有,也永远无法拥有的。现在,只要你肯给我承诺,你还可以得到我的支持。或许我的贸易网络对于庞大的南氏家族无足轻重,但对于现在的你,却是值得争取的力量。”

    南无忧说道:“孔璋先生,你的慷慨仁义让人感动,但……”

    孔璋说道:“时间有限,就不要浪费在这些客套上了,我帮你不是因为慷慨仁义,而是非常现实的生意。我的确有商盟的认证,也认识一些集团高层成员,和他们有一定的私交,但这都是建立在我有足够的利用价值的基础上,我可以利用我的贸易网络,为他们提供一些稀有资源,但这些贸易需要当地人的配合。而我最大的生意伙伴就站在你身边。”

    李钰笑了笑:“宁涛那一单还算不错吧?”

    孔璋缓缓点头:“利润丰厚,前景广阔。可惜没有你帮忙的话,这类业务就到此为止,不会有后续了。”

    李钰说道:“同理,这位孔先生的其他业务也大多面临同样的问题,失去白银,他们就失去了在乾星系的根基。而对白银来说,失去了南家的庇护,同样是自身难保。所以我们三方是一损俱损的。”

    孔璋看向南无忧:“正是如此,而考虑到你现下的支付能力,我更愿意要你的承诺。呵,我并没有多付出什么,却有机会在未来得到【艮】,虽然希望渺茫,但一本万利的生意,就算希望再渺茫,也有一试的价值。”

    南无忧问:“你就不担心我事后赖账吗?”

    “连李钰和绝地武士都不担心,我又何必担心这点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