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555章 小白脸
    回廊中,比荣寿堂三个阶梯的阶层分的更细致,仆人们就是这样,想主人所想,恶主人所恶,主人有高低圈子,仆人们自然不肯落后于人,只有分的更势利,更明目张胆,更赤-裸-裸。

    但李绩不在这种划分之例,他作为一个外来者,被孤立在所有圈子之外,哪怕他是安大贵女的随从。

    原因很简单,就象女人见不得比自己更美丽的同类一样,男人,尤其是以俊男居多的贴身侍从,更见不得比他们更出色的同类,他们本能的把李绩当作敌人,担心未来某一天,被他抢了这碗来之不易的软饭。

    堂内开手帕会,精致到极点的各种瓜果,灵液,糕点,可谓玲琅满目,却很少粗鄙的肉食,

    回廊中的下人们则正好相反,没什么素食,却以大锅肉食为主,其实厨子的手艺很好,肉食大锅来做正得其所,却没有多少随从们真正动手就食,都是主人的近身之人,平时吃穿所用和她们的主子也没多大区别,这却便宜了李绩。

    没人搭理他正好,正可以清静的大快朵颐,他这十来日主要就是吃素,嘴里很淡,今日算是解了馋肉之癖。

    数百随从,大部分都是有修养之人,毕竟修士的身份,又在崇黄安氏贵人手底下做事,飞扬跋扈之人还是很少,素质很高的,对李绩也就是不理不踩,敬而远之而已。

    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就算绝大部分人不去招惹李绩,却总有那么一,二个不知进退的家伙自以为后台够硬,看不惯李绩大吃大喝的德行,上来撩拨一下。

    一名英挺的青年面带微笑走到李绩身前,风度优雅的一拱手,

    “北域很缺肉么?”

    李绩头都没抬,一个开光境的小家伙,连自己伪装的筑基境界都看不出来的菜鸟,闷在崇黄一亩三分地里感觉自我良好的小白脸,有搭理他的必要么?

    然后,李绩又觉的不对,好像现在的自己--潘安,才是这里最帅的小白脸,而且以自家现在的身份地位,装高冷自清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于是回怼道:“没办法,北域食肉的多些,正如东海食草的泛滥一样。”

    这是嘲笑东海人软弱,贪图享受了,三个顶级大派,广陵全军覆没,崇黄在轩辕乌鸦的帮助下幸运得到一丝界外之灵,而玉清雄心勃勃而去,不过才有两名修士有所收获,和北域相比,那是差了不少。

    修士世界,在八卦传播上其实和凡世也差不太多,尤其是越底层的修士越是如此,就象前世帝都人民张口国策闭口国际形势一样,吃着窝头的命,操着总-理的心。

    这些大门派的仆从下人们也是一样,明明离着他们老远的事,却个个能说的头头是道,仿佛修真世界,皆在嘴炮范围之内;也没办法,就这么点爱好,总不能封他们的嘴吧?

    对大人物来说,刀来了,一定要剑回去,那是金丹的李绩;现在他不过是个随从跟班,对小人物来说,闲话来了,也一定要嘴炮怼回去!

    “牙尖嘴利,不知道尊敬前辈么?这里可不是北域,是东海,是千机谷!别把你那些北域的粗野带到这里,否则,我怕你是要吃苦头的!”

    李绩有些无语,面首这个职业,也有前辈一说?看来这人给人做小,把修士最后的那一丝自强也给做没了;很难想象,完全无法理解,不过数百个仆从中出个这样的玩意儿,也不稀奇;底层修士的世界,他其实很少接触,就象轩辕的力士,他在这个阶段,可没有保障的修行环境,还在轩辕城打生打死呢。

    “你舌头有些长,舔沟子舔出来的?”

    两人都是把声音压的极低,没办法,理论上他们这个境界应该是不可能用神意交谈的,表面笑的温暖如春,其实都是些恶毒的脏话,两人都深具做小人的真谛。

    叶子枫脸上羞怒之色一闪而逝,在千机谷,随从下人跟班也是有地位高低之分的,当然,狗子的地位取决于主人,他的主人恰巧是安氏族内一位元婴的正室夫人,老元婴已经活了上千岁,这夫人也换了不知多少茬,但不管怎样,正室夫人就是正室夫人,那是有相当地位的贵妇,在安氏后宅中处于金字塔尖的人物,所以,叶子枫很骄傲,一贯的有持无恐。

    只因背后靠山强大,他本身外貌条件又确实倜傥风流,高出众人一筹,所以看到这个叫潘安的竟然形貌潇洒还胜过自己,不由的便激起了心中的恶意。

    嫉妒是原罪,尤其是对靠争宠为生的人来说,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你嘴很臭!不知道你那主人的道侣要是知道他妻子的身边有你这样的存在会怎么做?会把你碎尸万段么?嘿嘿,我家主人掌崇黄外事调派,在北域也有些办法,等我查明你的底细给那乌鸦送上去,不知你的结果会怎样?”

    叶子枫笑的格外的阳光,但说出的话却是阴损毒辣,这是一个长期混迹于底层的修士小人式的智慧,你别说,很有针对性,直击潘安痛处,如果他不是李绩的话。

    李绩摇摇头,“你在找死!不是你姓叶,就一定是主角!“

    继续吃肉!

    ……回廊里随从们的这点纠纷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还以为两大面首是一见如故,猩猩相惜呢,当然也就更不可能影响到容寿堂内的欢声笑语。

    高台之上,一众贵妇正围绕在老寿星面前,软语承欢;老寿星不姓安,但其夫是安氏四位元婴之一,而且是和安幕远一样的嫡脉,她本人也是灵寂修为,娘家更是大族,所以在安氏后宅中的地位,非旁人可比。

    安氏女子中没有元婴,灵寂便是顶尖,纵看一干贵妇,要么妻凭夫贵,要么母凭子尊,能凭借自身修为站在这里的却是不多,只廖廖数名罢了,不是安氏女子不优秀,而是优秀如安然这样的,大都被当成了联姻的工具被送去了外洲,这样的门派生存方式,有其独特之处,却也确实影响了很多有潜力的出色女子,孰优孰劣,也说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