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603章 捉妖记四
    “胡闹!”

    主持方丈一声佛门狮吼,镇住众人,

    “以卜增师兄实力,在座各位谁人能比?卜师兄都遭了意外,你们去又有几分把握?我辈修行,生死凭天,在世修行,归西礼佛,又有何本质区别?又何必做那妇人之状!

    我意已决,了明师弟,你即刻带师兄法身启程前往牵昭主寺,多瞳你也去,然后听昆毋院诸位大师的安排,是杀是留是捕,我们静等传讯!”

    住持方丈是出身牵昭寺的僧人,也是现在牵昭主流一派的支持者,在他们看来,任何决定当以牵昭大局为重,捕获狕豹本身就是牵昭千年来的既定方针,这本身没有错,至于在捕获中发生的意外,这种不幸也在情理之中,修行途中本就有无数的意外,你不能因为有意外就不去修行。

    因为狕豹在捕获过程发生了伤人事件,就去置疑这个总体策略,本身就是狭隘,短视的。相对而言,冲境更危险,难道就一辈子等在这里止步不前?

    理念决定了思维方向。

    五日后,牵昭寺昆毋院某个安静的禅房中。

    一群僧人围绕在卜增的法身旁,仔细查看,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是对狕豹这个种群最熟悉的一群人,在他们手上,已培养出了多个如花背一般的强丹异豹,但在卜增的法身上,似乎却有太多的迷团,让一向见多识广是他们也捉摸不定。

    数个时辰之后,牵昭住持千山红正也来到了昆毋院,红正,是牵昭寺对修行境界自己比较独特的称呼,这一点,和大觉禅寺,阿陀难宗有所不同,同为佛系,牵昭传自古老的密宗一系,所以和正统佛系还是有一些区别的。

    黑衣,黄正,红正,紫领,就是正统佛门的沙弥,罗汉,佛陀,菩萨,也就是道家的筑基,金丹,元婴,真君,不同的修真道统,各家各搞自己的东西,以示独树一枝,与众不同,这是修真界的老毛病了,其实从本质上来说,都是一路货色。

    昆毋院院首,擎仓红正迎了上去,“不知住持亲至,恕罪恕罪!”

    千山摆摆手,“我也是随兴而至,狕豹一事为昆毋院院事,我本不应多此一问,只是卜增师侄与我有旧,却是来看他最后一面,你们该如何做便如何做,无需顾虑其他!”

    擎仓口颂佛号,“多谢师兄理解支持,请这边来。”

    千山目视卜增法身良久,此时僧人们的检查已经结束,法身被填满香料等防腐之物,经特殊处理后送去塔林安放保存,这也是牵昭一系僧人的独特方式,青空独此一份。

    “卜增黄正为我密宗一系楷模,当的起如此殊荣!”擎仓轻声道,要想死后容身塔林,不是每个黄正都有资格的。

    千山点点头,“那只狕豹,怎么处理?”

    擎仓皱皱眉,“到目前为止,我们既不能完全确定是狕豹所为,也不能确定是其他原因!有种种古怪之处,似是而非,总之,这是一件极似变异狕种的新发现,其神通之怪异,闻所未闻,能瞬间让一名黄正陷入其神通领域,续而杀之,这绝不是普通成精狕豹能做到的,很可能便是一只野生成丹异种!”

    千山很清楚这昆毋院首的言下之意,是绝不可能就因为损失了一名黄正就灭杀此獠的,必定打的是捕获驯化的主意,哪怕不能驯养,也要彻底研究其神通之秘,这是昆毋院的一贯德性。

    “好,如何做,你们自决即可;不过我总有些不好的预感,所以派出人手时,当更小心些,不要再有损失了!”

    擎仓合掌道:“住持之言正合我意,我也有诸多不解之处,所以,院里打算派双相,土闰前去查捕,为安全计,让天吼红正陪同前往,你看如何?”

    千山满意的点点头,“很好,昆毋院考虑很周全,如此,我就放心了!”

    双相,土闰便是花背的兄弟,狕豹成丹,在抓捕它们的同类时有极便利的条件,无论是习性神通,还是沟通引惑,都是普通人类修士很难相比的,正合此行。

    至于天吼红正,更是一个异数,与狕豹种群有斩不断撕不开的联系;此人是人类,昆毋院的狂信僧人,做事极端,结丹时便是融狕豹之丹而成,不是牵昭一系正统途径,

    虽然融异兽成丹失了上进之路,但此人也算有大机缘的,竟然机缘巧合下花费数百年成了苦婴,他这样的僧人,虽然未融界外之灵成婴,实力比不得最顶尖的人类修士,但因为融了豹丹,却有了狕豹的两个神通,战斗力是很强悍的,介于真正元婴和苦婴之间。

    有它们三个出马,无论那异种狕豹有何本事,想来都是难逃捕手,就算万一还有其他变故,这样的强婴强丹组合,又在川上高原本洲,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

    既然决定已下,牵昭行事也是雷厉风行的,转天一早,三名僧人便架起遁光,向豹原飞去。

    豹原,对三人而言就是自己的家乡,尤其是双相和土闰,它们两个是土生土长,着着实实的豹原土著,在这里,渡过了数百年野蛮,懵懂的妖兽前期时光,直到有一天它们陆陆续续的成精,被牵昭僧人发现,然后被带离这片高原。

    不是每种生物都会怀念自己的家乡,起码狕豹这个种群就不会,它们走出高原,看到更精彩的外面的世界,就不会再回头关注它们曾经生长过的地方,有了灵智,融入人类社会后,甚至连自己狕豹出身都忌讳莫深。

    当然,它们也不是一次都未回来过,每当豹原有新生的成精狕豹出现后,它们往往都会被派来执行捕获的任务,因为只有它们,才真正熟悉自己的同类,熟悉豹原,这不,偶然一次派出的卜增就出了大搂子,把自己的小命丢在了豹原,

    在豹原,狕豹的地盘,境界层次并不代表一切!

    这是兄弟两个头一次联手,寺里有些小题大作,一个成精或者更高境界的野生狕豹而已,完全没必要如此大张旗鼓,甚至不仅仅是它们兄弟两个,还包括那个一脸倨傲之气的天吼,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凭什么觉的自己如此与众不同?

    但它们不会说出来,融入人类社会修行体系后,它们感受到的,可不仅仅是道术佛法的强大,还有人心的诡测,这是它们在无数次抽神鞭下学到的东西。

    它们只是打手而已,终究,它们不是牵昭真正门徒,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