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633章 逆天宗
    此时已离鹰扬山事件过去了近二年,该是李绩寻找回家之路的时候了。

    “先生,你还会回来看木兰么?”十三岁的木兰已经很懂事了,很敏感,明白很多大人都不明白的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道理是不错的。

    “当然,先生我又不是离开你们,只是出去办事,也许半年一年,也许三年五年,但先生一定会回来看你,不管你以后去了哪里!”李绩现在完全是在用一种对待大人的方式和她说话。

    “我长大后,可以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么?”

    “是的,这是你的自-由,没有人能干渉,先生也不行!我只有一个条件,你必须把肖伯伯当成自己的家人,永远不要让他离开你的左右!”

    木兰点点头,“我知道,先生是担心木兰的安全吧?其实木兰这样的普通人,不招惹是非的话,谁又会来加害呢?先生,肖伯伯也是修士么?”

    李绩感慨的看着她,现在,他真的很难再骗到这个聪明的小姑娘。

    她长大了。

    ………………

    逆天宗山门位于神隐山下,这里是流亡之地灵机最稠密的地方,也是流亡之地地脉之眼,正反世界勾联牵制的中枢,这块宝地,因逆天宗最悠久的历史,最先崛起的势力,而被它收之囊下,也是血河道,蛊盟所一直觑窥的。

    红水城距离逆天宗直线距离超过三万里,李绩不能御剑,只能凭新近修炼的凭虚乘风赶路,速度倒是不慢,有风神眼的加成,他现在的速度比使用五行遁还要更快些,当然,他现在的五行遁还有瑕疵,土遁短板,让整个五行遁体系不能远转流畅。

    他是个好风光景色之人,更喜各处流连美食人情,可惜戴着个银色面具,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众矢之的,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辨识度太高,所以也没了游历心情,直奔目的地而去。

    和青空主世界相比,流亡之地上空修士飞行穿梭频繁,这里的修士显的更奔放,更肆无忌惮。李绩在飞行过程中就遇到好几起空中斗殴事件,以筑基修士为主,狼奔豕突,煞是热闹。

    这是一块秩序力量还没有完全定型的土地,也许永远也安定不下来,来自异域的外来修士在血河道的暗地支持下,总是企图打破当前的格局;而蛊盟的四处挖角同样是制造不稳定因素的重要原因。

    只有逆天宗还在竭力保持修真界的平衡,企图整合流亡之地,和青空主世界抗衡,可惜的是,他们的努力成效不大,正越来越远的偏离他们的终极目标,所以,每一个金丹,都是他们渴望的。

    越接近逆天宗,天空中的修士越多,争斗反而变的很少,从这个意义来说,逆天宗的存在对流亡之地的稳定繁荣还是具有相当积极的作用,但他们作为老派的势力,固步自封,进取不足,在越来越多的新兴势力挑衅下,还能坚持多少年,还真是个未知数。

    神隐山,严格说来是条巨大蜿延的山脉,论气势磅礴,论灵机充盈,还在青空主世界任何一个顶级大派山门之上,就是东海的漱玉山与之相比,也是稍有不如的,崤山更是差了一个层次。

    距离逆天山门百里,李绩不得不回到地面,这里有超大型的禁空法阵,除了逆天宗自家弟子,其他修士进入,都只能规规矩矩在地上爬,这种古老门派的臭习惯端架子,和主世界三清道统如出一辙。

    但李绩不得不承认,要维持这么一个巨大的禁空法阵,需要何等巨大的日常资源开销,这也从侧面印证了一个事实:流亡之地资源还是很丰富的。

    地上爬的修士也有很多,以练气为主,结伙成群,独行孤身,目的很简单明确,企图在这个流亡之地最古老的宗门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对逆天宗如何收取门徒,李绩并不清楚,他也懒得了解,他不可能走这一条路慢慢接近这个宗门的核心,太慢了……在他私下想来,如果在二,三十年内能接触到核心机密,便算成功,最差也不能超过五十年,再久,木兰都未必活在世上,他停留在这片土地又有何意义?

    在逆天宗恢宏壮观的山门前,李绩停下了脚步,没有如那些练气筑基修士一般,扎堆涌向山门外的知客道房,而是取出一只纸鸢,迎风一展,顿时化为一道流光,没入山门内,这是了知道人跟他留下的信符。

    戴着个假面站在流亡之地最古老的宗门山门前,这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周围有无数过往的修士指指点点,甚至包括几位逆天宗筑基知客道人,但他们同样没敢多说什么,眼神一对,心中发寒,如坠冰窖,哪里还不知道这位是金丹上修?既未闯山门,他愿意站在这里便由得他吧。

    等不多时,一道虹光落下,了了道人从中走出,行个道楫,笑道:

    “银翼小友,我等已恭候多时了,师兄在阴阳鸾殿等候,那里还有些宗内职司长老,前辈真人,贫道特来相引!”

    李绩神态自若,举步相随,旁边知客们这才知道原来此人是宗门贵客,不由肃立两旁相迎,从这一点上来看,逆天本宗的规矩还是很到位的。

    此次拜入逆天宗,李绩没什么心理负担;对修士而言,施展秘术改变自身境界层次,在这种大宗门核心腹地是瞒不过去的,这也是他特意寻找银翼这样身份修士的原因,都是金丹修为,谈不上压制境界,至于银翼结丹未久,而他已是灵寂资深金丹,在他人看来也无非是修为高低不同罢了,

    人和人不一样,有些修士天赋异禀,天生就比他人法力深厚,羡慕也无用,只要不手搭身体,注入法力细查,谁也看不出他真正的底细,若真这么做,却也谈不上拉拢,跟反目成仇无异。

    李绩真正害怕的,是当众展示术法,虽然经过二年的努力,他已经能勉强在风神眼的帮助下放出风暴,但唬唬外行还可以,在这些真正的术法高人眼中,他只要一施术,立刻露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