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862章 风流债
    方梁叹了口气,“师弟真神人也,一语中的!

    虽然不是玉清掌门的女人,不过却是他老来得子的宝贝闺女,人称漱玉仙子的圣女;

    本来这事做就做了吧,大家谁也不占便宜,谁也没吃亏;偏偏西行这小子,枪法了得,这留情一夜,便整出人命来了;那什么仙子也是个傻的,你倒是偷偷做掉啊,对修士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她偏偏不,现在孩子生出来了,再也瞒不下去了,结果人家玉清找上门来,非得讨个说法,你说,你说,让我怎么做?所以便找了你来……”

    李绩一咕碌跳起来,“且住,你没有法子?便找了我来?我能有什么法子?又不是我使的枪!你应该去找武西行啊,或者武氏家族,喏,就你旁边坐着的这个,你凭毛找我啊!”

    武天青一张黑脸,现在更是黑中透红,红中透紫,“师弟,我武氏也接不下啊!玉清掌门,明前真君,放出话来,说我轩辕淫人清白,毁人道业,还畏罪潜逃,不负责任!说轩辕若不派人去解释清楚,便要公示全域,对我轩辕弟子全域追杀!

    咱们虽不怕他,可这种事好说不好听,真打起来,我武氏也怕拖累宗门失去道义,所以这才……”

    李绩‘嗤’了一声,轩辕外剑一脉,出了名的提裤子不认账,虽然武西行是内剑的,可出身外剑家族,这根子就不干净!现下惹出事来,抗不住了,想要他李绩出头,当他傻子呢?

    以前还有个叫平安的,也惯于做此勾当,不过那家伙鬼精,好歹没惹出大麻烦,却要比这武西行不知强出多少!

    这武西行,平日看着正人君子也似,没想到私下里也是这么不修!但这家伙不愧是家族一系出身,这传宗接代的本事很厉害,他李绩耕地浇水二百多年,都没发个芽出来;这货倒好,破锄头瞎抡,倒刨出宝了?

    李绩一瞪眼,“打就打,我轩辕怕过谁来?那玉清分明是小题大作,漫天要价,象这种事,我有经验的,先把他打疼了,再回来谈判勾兑不迟!”

    方梁心话果然如此,幸亏事先取得了大象的首肯,否则眼前这位别说去玉清说合了,不操飞剑就杀才叫怪事,

    “师弟息怒,息怒,是这样,我轩辕现下的情况呢,也不宜在界内和玉清大动干戈!大象师叔判断,因新广成一事扩散,可能有新广成界内法修门派找上三清道统,欲请他们施以援手。

    三清么,你是知道的,在界内威风,去了宇宙也是稀松,所以恐怕是想借西行此事的由头,欲探我轩辕的口风,所以,师弟真的去了,这女子之事倒是好解决,大不了让西行娶回来便是,关键是新广成之事,恐怕才是玉清真正关注的。”

    李绩把头摇得波浪鼓一样,“不去,不去,为什么偏偏是我?就因为我正巧去省亲?这种男女之事,应该亲家翁出头,我去的话,完全没诚意啊!”

    他已经听得明白,这就是个去给人赔小心的差事,别说杀人,腰都直不起,有甚意思?以他和玉清的恩怨瓜葛,一个谈不好,反倒容易出事。

    方梁把脸一板,拿出了掌门的姿态,“师弟啊,这一趟你怕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满轩辕算上,就没一个比你更合适的。

    首先,你是内剑,西行也是内剑,你们是一脉相承,这种事,你让我外剑出头怕是不妥吧?

    其次,你是雷霆殿殿主,西行正归你管,他管不住裤档出了事,你这个作师叔的,就能这么看着?

    最后,我轩辕派人,真君不可能这点小事出山,金丹则完全摆不上台面,就只有元婴真人去;真要去了,玉清必百般刁难,千般挑衅,谁能抗得住?就只有你去了,他们才不敢嚣张,怕反被打脸,这才有坐下来谈的可能!

    师弟你说,师兄我说的是也不是?”

    李绩结舌,他忽然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

    武天青适时的走进前来,低声道,“师弟,我看你往来深空,皆是肉身出行,我辈剑者,随时磨砺自身是对的,但若遇突发情况,渡空浮筏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我观你上次在宗门内库也没换到多少有用的材料,不如拉一份清单给我,我几家湊一凑,怕是要比内库也差不到哪去?”

    李绩心中大骂,这家族一系真正是老奸巨滑,不见兔子不撒鹰;自己先前帮了他们那许多,也没见送自己材料,这一牵渉自家弟子前途大事了,马上便大方了许多,真正是鸡贼得很哪。

    “那武西行呢?他知不知道自己闯下了大漏子?”

    武天青干笑道:“西行正在紧要关头,确实不好打扰他的,等他出关,我必让他来师弟门前负荆请罪!”

    李绩仰天长叹,这人跟人哪,真是不能比!你看人家家族子弟,出门****都能炮到真君的关系上,出了事还有一大帮子人给擦屁股,正主却在心安理论得的冲击元婴!

    而他李绩,就是那个提壶把舵擦屎的!

    方梁看他不语,知道这就算是答应了,于是笑眯眯的把他拉到一边,低声说道:

    “大象师叔说了,师弟此去,只要自己不作,安全是毫无问题的,毕竟私下前往和公事委派是两回事,宗门会做足礼仪,你大大方方去,谁也不能拿你怎样。

    门派之间,就是这么回事,筑基的恩怨带不到金丹,金丹仇恨也续不到元婴,这修士啊,站的位置高了,看的世界广了,以前种种也不过一笑耳,玉清哪敢对你使坏,就不怕你深空报复么?

    他们现在呢,说不定还要拉拢腐蚀于你呢!”

    李绩默然,方梁这话是不错的,人站得高了,是不可能见识倒短了,真正见识过宇宙的绚丽壮阔,谁还会斤斤计较界域内的那点芝麻事?

    “新广成之事,我对玉清的应对有什么章程?”

    方梁正色道:“大象师叔说了,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任!”

    李绩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