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907章 专业[为银盟北极熊加更七]
    便在这时,西塞猛然预感到危险来临,身体瞬间不能移动,眼角视线中,一道剑光,暗合阴阳,挟周遭星空之势,闪电般的一劈而下!

    李绩一直隐在数万里之外,象条盘起的毒蛇,在等待露出毒牙的那一刻!

    他知道真君有心血来潮之能,故心中杀意是一丝也无,神识也是被动的接受战场传来的波动,而绝不主动扫识!

    这个距离,在真君的感知范围之内!但修士的感知,战时和平时的差距极大;斗战时修士的神魂要调度法力,锁定对手,要运转内秘,要搬运意境!

    所以修士的主动感知会缩小到一定范围之内!只有当有人进入这个范围,才能第一时间察觉,如果象李绩这样,游移在范围之外,还偏偏杀意皆无,仿佛一条悠闲的老狗在晒太阳,这个,西塞就感知不到了。

    现在,西塞感知到了,但,剑也到了!

    修士对意境临身的反制,唯一的方式也只有相应意境的对抗才能完全消迩,或坚持自己的意境硬抗;这需要时间,需要距离,需要酝酿,剑修的飞剑就操蛋在这一点,它不给你时间充分的反应!

    西塞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想这个剑修是从哪里来?他只知道这一定是个陷阱,从始至终,那个坤修都不过是个幌子,一个诱饵,真正动手的是剑修,一个冷血的强大剑修!

    瞬间抱元守一,自证混元,他在这瞬间,已顾不得什么区区法力的冲击,熬过这一下,他就会远遁,不会给这个卑鄙的偷袭者第二次的机会!

    混元,不能助他完全消迩阴阳之变,但却能给他反应的时间,他的境界在这里,只要有时间,就有机会,就有手段!

    阴阳入体,却没有想象中的阴阳变化,这根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剑上的真意只是--杀戮!

    这是对生命体最直接,最粗暴,最肆无忌惮的催残,什么大道,来的太慢,只有杀戮,方直指核心!

    西塞知道自己上当了,杀戮剑意,是最容易抵挡的剑意!但那是在有准备,有距离,有反应时间的情况下,现在杀戮入体,反倒是发作最快的剑意,不需要阴阳变化,就只要一个结果!

    西塞真身逸了出去,他的第二个化身在杀戮剑意下都没坚持住一息!这让一贯经多识广的他倒吸一口凉气,他是见识过吾为剑狂,飒沓的实力的,这剑修之强,还在他们之上,西塞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个名字--轩辕乌鸦!

    一个连门派中元神真君都无计可施的怪胎!

    瞬间,西塞心气被夺,他已失去争胜之心,只想远远遁开了事!

    但,瞬移无果!

    仿佛早已安排好的节奏,剑修的速度在此刻被发挥到了极致,李绩抢先一步施展龙逆,再接无法无天……等西塞回过神打算边打边逃时,李绩已身剑术近身,这不是随形剑附,更象传统意义上的身剑合一,这种泼风般的粗暴把西塞的恐惧无限的放大,他早已忘了自己是个肉身还应强过元婴的真君,就想练了一辈子武的老拳师看到街上泼皮舞着板砖扑上,

    运使术法,却天地毫无感应,这是无法无天的力量,虽然以李绩的修为这个时间可能就只能坚持一二息,但早已心胆俱碎的西塞不知道!他已乱了方寸!

    李绩身剑合一,一闪而过,穿透西塞今日放出的第三个化身,人不停,剑更不停,腹中元婴低鸣,周遭星空瞬间被数万道剑光铺满--大衍剑则,这个,可不是限制数息就能了事的!

    但在这短短十数息中,西塞是一步慢,步步慢,无论是应对,还是反应,术法,意境……十数息中他似乎除了放出化身,竟再未做出任何正确的选择!

    一直在做无用功!想了结留香,结果被人偷袭!放化身!想瞬移,结果被人禁空一息,想施法,再被人禁法一息!又放化身!他就算连续两次选择瞬移,都有可能退出险境,可他却偏偏选择了最笨的应对!

    他总想跟上剑修的节奏,却发现越跟越错,就只好拿化身来顶数!

    懵逼了!

    至此为止,西塞拥有的三个化身已完全放尽,被李绩斩了二个,还有一个被留香涅盘一指击得摇摇欲坠,被困在花海不得脱!

    此时的西塞,终于反应过来,频频施展空间挪移,想要逃离这个可怕的剑修,但他偏偏又撞上了大衍剑阵!

    同样是禁空之术,龙逆胜在突然,胜在发动迅速,无声无息;而大衍剑则却需剑光分化组成剑阵,来得慢些,也不隐蔽,却胜在经久耐撞!

    每一门剑术,都生生掐在西塞的命门上!

    而作为阴神真君,他每一次的动念都是以脱身为最终目的,这样的心态,如何打?如何争?

    刀镰星上千年,他是证得了真君,却同样因为明哲保身,息事宁人,不敢留在西宫,只敢藏身附近陨星;这样的心态,便如老虎藏在洞中,终日靠吃老本过活,爪子钝脆,四肢松驰,雄心不在,还怎么和人争命?

    天道公正,你终日在生死之间游荡,就会更敏锐,更冷静,更能超常发挥实力,于是便有了与人绝争一线的本钱!

    待在安全所在,则一切去休!

    坚持如一是大道之本,坚持铁血杀戮是种坚持,坚持缩在老鼠洞也是种坚持!西塞的问题是既然已经坚持待在老鼠洞近千年,就不应该再出来活动筋骨,继续缩下去就没事,这一改变处事态度,马上身临死境!

    没了爪牙的老虎,出来逮逮兔子可以,但若遇见恶狼,那就是个悲剧!

    李绩根本就没给西塞完全回神的机会,剑阵方成,稍一酝酿,西塞两次挪移未果,数万道剑光骤然一聚,五行剑暗含杀戮,挟星带势,是为李绩的至强一剑,当头堂皇斩下!

    可怜西塞,堂堂阴神真君,还有千年寿数,正是大好时光,此时却是心如死灰,纵放出道器防御,也无法阻止那道青灰之影!

    一个庞大的人造黑洞在李绩身旁绽放,李绩赞了句,

    “呀,好大一个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