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994章 残酷
    第一战,由云顶剑修和陀倮僧人开局!

    一开局,云顶剑修就陷入不利,明显能看出来,陀倮僧人对如何对付剑修早有准备,功法针对,器物针对,战术针对,各种针对……

    针对之下,云顶剑修应变不足,本身境界修为也不占优势,落败也就顺理成章。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接下来的另外两名云顶剑修身上,剑修战斗力强横,这是事实,但这是相对于普通剑修和普通法修之间的战斗力差别,天才之间,却有不同;正如变态如李绩,在遭遇到观渔这种级别的法修时,也是无可奈何。

    云顶剑修,二内剑一外剑,三战三败,二死一重伤,血腥笼罩,参加峰会的近千修士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大战前的紧张!

    牵昭僧人许谋是个翩翩美男子,但也是个天残,加后残!

    天残是指,虽然他和正常人并无大的区别,整体形象虽说不上人中之龙,但上上之选是有的,唯一不对的地方是,这人天生便只一目,还是长在了鼻梁的正上方,只此一点,其他优点皆被无视,在青空界博了个独眼龙的称号。

    许谋在筑基时和人打架,丢了一臂一耳;到了金丹,和人干仗又丟了一腿一蛋,终于在人身体上凡是成双成对的地方,他就只剩下独一个!

    本来这种情况对修士来说也算不得什么,尤其到了元婴境界,稍加调理,便能长出来;但牵昭僧人,想法却与旁人不同,为了记住仇恨,不忘教训,他便听之任之,不作补长,这是后天的残。

    甚至傲骄的改了法名,自称独一僧!

    这和尚是个缺德的,物件没了就没了吧,确实让人一眼就印象深刻,修真界也有不少这样偏执不修补身体的存在;但这和尚偏偏又给自己装了个假手假腿假耳,也不知道装没装假蛋,还在正常人类眼睛的位置刻了两个大眼睛,不知道图的什么!

    反正现在看起来,就是个很正常,很英俊的中年和尚模样,

    现在青空界站出来的,便是这个怪和尚!

    牵昭寺在宇宙深空没什么名声,也不完全是他们低调,而是主要精力放在和轩辕纠缠上,也没多少余力去深耕外空,寺院都如此,就更别提寺内的僧人了,所以他站出来,除了少部分青空老修知道他的底细,其他的人,完全当成一个正常的僧侣看待。

    对方是个体修!明摆着是为对付剑修而来,但体修和和尚之间没有所谓的相克之说,事实上,和尚中专注炼体的是大有人在,这也是佛门的一个基本方向。

    许谋,修的便是寺内秘传神魔体。

    这体修就觉的这和尚很怪异,那双眼似看非看,似有神又无神,仿佛从来不眨眼,还有些散光?

    但也无所谓,体修的优势就在于,对意境佛界很迟钝,他们更专注于自身,凭仗的是一切大道的本质--力量。

    一个想近身,一个不惧近身,这样的结果就是两人很快便接触到了一起,没有花哨,没有试探,没有战术……当两个元婴后期修士接近到贴身时,唯一决定胜败的就是更强的身体,更强的力量!

    斗战方式有无数种,法修的变化无穷,剑修的一击而走,佛门的庄严堂皇,体修的死缠烂打……从效果上来说,这都取决于不同功法道统的表现方式,没有高低上下之分;当然,法修的斗战最具观赏性!

    但你不能说体修的战斗就是街头斗殴,任何一个道统在近距离和体修斗殴,很少有不吃亏的,这就是他们的方式。

    当两个体修相遇,战斗时间一定不长,那种拳拳到肉,毁人毁已的打法确实很刺激,很暴力,很无脑……

    体修有战术么?当然有,那蕴藏在他们身体当中,诸般神通的使用;当然,也有用盘外招的,比如……

    纠缠在一起的两人已经各自使用了数种神通,谁也没拿对方怎样!但差距已微露端倪,体魄更精粹,修为更深厚的传须下界体修略占上风,

    这样的肉搏方式,一旦差距出现,就很不容易板回,这不是靠计谋能解决的事,而是靠自身的本源力量!

    许谋到底是佛门中人,虽擅体功,但仍不如完全专精于此的传须体修,但他似乎被激起了凶性,须发皆张,寸步不让,这正中对手的下怀!

    互殴中,传须体修一把抓住许谋的左手,运功便撕!那许谋却毫不示弱,同样抓住体修的左手,往下便扯!

    这不是正常的比斗方式,正常情况下,两人应该通过许谋的左手互相交锋碰撞,而不是这样以手换手!

    传须体修无半分迟疑,神通运处,强力崩撕,他有不放弃的原因,一来体修对身体的修复在所有修士道统中都是最强,血气旺盛,别家修士掉条手臂怎么也得长个半年一年,他们不用,只一月就能完还如初;另外,值此关键时刻,他放弃攻击就是放弃好不容易争来的先机,真正的强手,对这样的先机都看的很重。

    于是,几乎同时间,两人如野兽一般,各自撕下对方的一条手臂,只不过,

    一条是真手,血肉横飞;一条是假手,浑若无事!

    局势瞬间翻转,虽然体修不太介意身体损伤,可那到底是一只手,不是一根毛!传须体修实力虽强于许谋,还真没强到可以失去一只手后仍然优势的地步!

    惊怒之中,体修有些冲动,一边大喊无耻,一边翻滚中抓住这和尚一条腿,接着撕!

    哪知那和尚照方抓药,擒住体修的一条腿仍然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疯了!传须体修应该跳出圈子稍作冷静,再作打算;和尚在得了便宜后更不应该继续拼命!

    两个无脑的莽汉!这是在场大部分修士的看法!

    电光火石间,两人同时发力神通,又各自扯下对手一条大腿!

    结果让传须体修抓狂!他特么竟然又扯下一条假腿!

    剧烈的疼痛让传须体修惊声长吼,肉体的伤势还在其次,重伤在心灵上--一名修士,怎么可以无耻到如此地步?

    但他显然还没有挑战到眼前这和尚的无耻下限,许谋抓住良机,骤然贴近,两根手指插向体修双眼,

    传须人已经失去了理智,凶狠的天性让他做出了和和尚一样的动作,同样两指插向对方的双眼,此时的他,已不求胜利,只为给对方一个不能磨灭的伤害!

    他就不信了,手臂有一条是假的,腿脚也有一条是假的!难不成双眼也有一只也是假的?就算是有,他插双目,也必定会毁去对手唯一的眼睛!

    哪怕自己付出沉重的代价,也不能让这和尚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