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015章 帮忙[中彩票加更]
    月满盈亏,表面上来看似乎跟脚在阴阳道,但仔细揣摩,又似是而非!

    言出剑随,有点预言类的感觉,也不知跟脚何处,是命运,厄云或者什么运,不会是先天五德吧,那可怎么练?

    俱往矣,神似时间大道,但李绩没有能力去证明它,对于时间大道,他还一直在门槛外徘徊,估计除非踏足真君,这一只脚是迈不进去了!

    没关系,虽然暂时不明白,不过可以先记下来,终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在走入藏剑阁二年后,李绩再次沐浴在阳光下,心中却在想,这燕信老儿考虑的时间也太久了吧,是不是有什么变化?

    不管是不是有变化,现在的他,更坚定了自己的未来之路,百年之旅,无论燕信同不同意,他都会走下去!

    要么在旅途中涅磐,要么在深空中消亡!

    就象他筑基时的纵身一跃,感觉到时,只需去做,而无须考虑结果!

    既然燕信没有回音,他也不会去主动催促,这是一场耐心的比斗,先张嘴的,就必然在这场博弈中失了主动!

    李绩才不会主动求肯,他给自己定了个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年,再过三年,燕信如果还没声息,他就直接启程!

    回左周的路,可不止燕信有,他也有呢!当初在赑屃宝船,显圣尊者给的途径中,就明白无误的指明了航道;如果两种航道能相互对照,那当然最好,更有把握,如果不能,也无非就是更危险些,又能如何?

    他又回去了林圭的洞府,这地方真是不错,把玲珑的物质丰富表现的淋漓尽致,他是个既能吃得苦,也能享得福的人,有美酒美食美人儿,又何必再寻他处?

    林圭有事出了远门,他就成了这座洞府的半个主人,仆婢们可不敢对他有丝毫的不敬,这可是主人的师弟,同为元婴的存在,隐约间,主人还说过这李老爷的本事比他还大呢!

    如此又过了月余,李绩正在洞府深处默感大道,神识虚罩处,感觉前庭似有些慌乱,他不好窥人隐私,也就没有细察,及至晚餐时,看管事有些心神不定,才漫不经心的发问,这也是规矩,如果管事遮掩,那就装作不知,如果肯说,再定往后,

    “管家心不守神,可是有何难处?”

    那管家扑通一声跪下,伏首道:“李老爷,午时翼羿星传来消息,说是天狼人去了哪里,要星上民众从此服从天狼,各大族需出财物赎身,才能离开,情势猛恶,措手不及,我家主人祖地便在翼羿星,还有数十口之数,却不知是否安全?

    主人远行,行前曾言,府中事皆以李老爷为首,故此冒昧,不知该如何做才是?”

    李绩皱起眉头,林圭祖籍出身翼羿星,算是大家族的偏远旁支,到他这里,因为自身实力出众,境界真人,才取得家族的完全接纳,但他直系一脉,却一直留在翼羿星,未曾迁来玲珑主界。

    这在修士家族中是常事,说是修真家族,其实族中绝大部分还是凡人,是凡人,就会故土难离,有修真资质的送来玲珑主界,凡人则继续祖地生存,是为常例。

    “当前形势下,天狼人咄咄逼人,为何不早做预防,迁来主界?”

    那管家苦笑道:“个中仔细,小的也不能尽知,大概一来是翼羿星距离主界不远,天狼人的势力一时间还伸不到那里,所以有些拖沓,却谁知天狼人行动如此之快?

    二来祖地老人,都是倔的,不到生死之交,却是不肯离开故土,自以为身为凡人,天狼人也不会拿他们怎样,故此主人多次催促,皆不能成行!”

    李绩再问,“主界族中没有安排么?”

    管家摇头,“现在族中说是元婴有好几个,但主人说了,要么是炼丹的,要么是年老没了上进心的,皆不堪大用!

    午时消息传来后,我也曾发信族里,却是虚言推捼,主人和族中关系平平,来往很少,其实直系都在翼羿星呢。”

    李绩叹了口气,“也罢,我是听明白了,我这师兄留在身边的族人都是血脉远关系疏的,自家血亲却放在翼羿星!

    这样吧,我去走一趟,如果没什么意外,便直接带回来好了,留在那地方,等人逮住当人质么?”

    凡人要想进出玲珑上界,非乘坐星渡船不可,当初李绩在筑基时出行叠翠星,便是乘星渡船数月才到;现在的叠翠星早已落入天狼人手中,就只剩下一些距离玲珑主界较近的星体还未沦陷,翼羿星便是其中一个,它距离主界的距离很短,不过才不足十日的航程,如果是修士飞行,还要更快些。

    所以,要接回林圭这一脉,必须先找条能装下他们的星渡船!

    这种东西,是一般家族不能拥有的,因为星渡船的进出,就完全避开了天地宏膜的防御,如果落在心有异心之人的手中,就会造成大批异界者的闯入,所以,玲珑道对此管控甚严!

    但这种严,对玲珑道的元婴修士来说,还谈不上艰难,毕竟,元婴修士已是道门中能够进行星际战斗的中坚修士,对他们,道里还是很宽容的。

    李绩直接向剑道主裘真人提出要求,裘道主也没任何犹豫,当即批给了他一条中型星渡船,可乘数百人之多,多打些富裕量总是好的,谁知道在翼羿星又会遭遇到什么呢?

    他头一次乘坐星渡船时可谓耗资甚巨,不过这一次却是免费使用,裘道主甚至还给他配备了最有经验的航士。

    这是意料中事,林圭,李绩,道内两名元婴剑修的面子,哪怕他是道主,也必须十分重视,不可轻忽的;另外,玲珑道现在也不缺星渡船这东西,绝大部分星渡船因为星体被占,都失去远航的机会,正放在坞中风吹日晒呢。

    临行前,裘道主还万分抱歉,剑道本来就不昌盛,人员和其他八道相比不值一提,最近些年又各种防御任务繁重,实在是抽不出更多元婴人手配合李绩;

    至于金丹修士,李绩一个没要,金丹拉去深空能做什么?和人冲突起来还得他来照顾,就不如不带还省心些。

    给操船的航士每人一笔重赏,言明若平安回来,还另有酬谢,一日后,这条中型星渡船终于出发,带着李绩向深空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