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074章 搅局者
    道人站起身,气机直接锁定两名相隔百里的剑修!

    他看的很清楚,这两个小剑修绝对是有备而来,一前一后,就是存着事机不对,有个回环的余地;心思很机巧,但他们真正知道元婴修士的力量么?

    青空界中,高境界修士不能随意对低境界修士出手,这是潜规则!

    但规则这东西,就是用来被打破的,别说潜规则,就是明规则又怎样?不遵守规则的猖狂之士大有人在,关键是怎么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罢了。

    轩辕很强,轩辕很凶,这里是北域,这都是他应该立刻退走的理由!

    但也有不退的理由,他的师侄很可能已经命丧敌手,最重要的是,他是元婴!

    同样作为一个大派的元婴,他有他的脸面和尊严!

    两个还未到灵寂的金丹,他觉的自己很有把握,而且他自己,在师门也是属于潜在力量的那一类,并不需要太过担心牵扯到师门,至少,不是过硬的证据。

    这只是他站起来一瞬间的闪念,然后他决定,击杀这两个嚣张的剑修!

    他这里气机方一锁定,那边两个剑修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作为轩辕金丹中的佼佼者,马上就做出了自己的回应,

    重楼这里飞剑弹出,直劈道人,重婴则举手一抖,青鸟信穿云便走……他们很希望和外派元婴玩玩,也好验证一下自己的成色,但还没傻到以为自己有当初鸦师叔那样的实力,所以玩归玩,求援还是要做的!

    但是,道人早就考虑到了此节,在他站起的同时,便已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出了一件物事,青鸟方冲出云层,就被一只硕大的骨鹰一口吞下……

    而此时的重婴已运起飞剑,和师兄遥相呼应!

    这道人,给他们的压力极大,也只有到此时,他们两个才明白当初的鸦师叔是多么的了不起;剑修是能越境杀敌,但却不是每一个剑修都能做到的,最起码,他们感觉自己就做不到!

    重楼很清醒,他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不是每一个剑修都叫乌鸦!

    金丹有两个层次--金丹,灵寂,元婴则有三个小境界初,中,后期,他们两个是最低的金丹,而对方在哪个阶段他们根本就一无所知!

    和重婴稍一沟通,两人合演剑阵诛仙,在对方稍做退让时,重婴却一剑斩伤那只骨鹰,几乎与此同时,重楼抖手再次发出了两枚求救之信--一枚青鸟信,一枚云嘀信,

    两种传信都能抵达轩辕,差别只在于,青鸟信要迅捷的多;但他们还是低估了元婴的能力,道人手指一捻,一截巨大的骨槌从天空虚无出闪现,迎头把青鸟砸的粉碎,同时受伤的骨鹰利爪挥处,那枚云嘀被歪歪斜斜的击飞,虽然还能飞行,但能飞多远,却只有天知道。

    道人没有继续对那枚云嘀下手,一来这两个剑修的联手攻击确实不能等闲视之,二来他判断那枚云嘀创伤之下,绝飞不过高大的天岭,既传不回轩辕,又何必介意呢?

    北域辽阔,一枚云嘀又如何能正巧引得轩辕门徒的注意?

    ………………

    西昌城万人空巷,不只是崇胜街有无数观瞻的人群,便其他街道也是占满了吃瓜群众,只不过没有崇胜街那么拥挤而已。

    正是黄昏时分,夕阳西下,城市上空的云层仿佛渡上了一层金黄色的衣裳,仙子的身影就在云层中出现,如梦如幻,如诗如画,有氤氲之气围绕,带五色之光相环……

    不得不说,风雅之气盛行的西昌人民是很吃这一套的,有信众和什膜拜,有女人惊声尖叫,更多的则是痴痴的仰头观瞻,恨不得把眼珠子瞪出去,

    李绩在下面摇摇头,这么多年过去,他是真没想到还能看见这个女人,在这种搞笑的方式下,他可以确定,卫茵是去流亡地成的婴,否则不可能不感知到他的存在,

    这女人,什么时候也学会搞这一套了?话说,你穿着个裙子,就这么飘在空中让数十万人观瞻,真的好么?打底裤穿了么?

    当然,这都是玩笑,有云气环绕,下面的凡人别说想看个通透,便连相貌其实都是看不清楚的!

    看了看旁边,安眉张大嘴巴,死死盯着云层中的那道靓影,人竟然能飞,这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叹了口气,李绩也不好说些什么;关于修真,他其实是倾向于在安眉再长大些的时候告诉她的,起码在那时,女儿的心态会更成-熟些,但是,一切并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卫茵悬在半空中,心中有些厌恶,她讨厌这一切,讨厌这座城市,讨厌那座府邸,讨厌府宅中住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血脉淡薄的所谓卫氏族人!

    卫氏族血,在她心里,自幼弟死后,就已断绝,从此她便和这里,和这里的人没有丝毫的相干!

    之所以还要回来,只是为践父亲的心愿,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多么的想建立一个家族,让卫氏之名在西昌流传。

    所以哪怕心中百般不愿,还是只能回来祭祖,却没成想西昌竟然把她的这次回城搞的这么隆重,盛大……

    盛大到连她这样境界的修士,也无法完全拒绝西昌人的请求,那是数百户人家的搬迁,是数十上百万人的期盼,即使是元婴真人,这份因果也不轻了。

    那就走下形式吧,所谓祈福,其实也没有什么固定的形式,道家也远没有佛门那般能玩出无数的花样来,所以,最简单,最快捷,最有效果,最雨露均沾的,便是降雨!

    这是人类最古老,最朴实的愿望,风调雨顺,来年五谷丰登!

    稍做姿态,暗驱水行,一道大范围的甘霖之术便开始在云中酝酿,当然不能搞成瓢泼大雨,那就闹笑话了;只微雨湿面,薄沾发丝即可……

    酝酿中,忽觉有些怪异,平时如臂使指的水行真元,在西昌上空竟然聚不起势?仿佛,此间的水元都被抽空了一般,

    好歹也是元婴真人,自有元婴的警惕,立刻把神识扩散,马上便在百里之外发现了蹊跷的跟源--一名道人,正远远作法,好整以暇的干扰西昌城的五行转换,从道境深浅来说,却是比她高明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