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267章 后患
    李绩从方尖剑塔穿身而出,此时的剑塔之尖已细碎成沙,并向下飞快漫延,

    他也不犹豫,借剑塔崩散之力,自己身体中还隐隐留有一丝的将军真灵剑意,悍然出剑,疾如流光,数十万里之遥,转瞬即至,

    剑光正巧从竖眼过去未来联系的纽带处穿过,一丝不偏,却正是竖眼的着紧关窍之所在,在衰境以下,没人能把握,更没人能抓住的这个缺陷,却被人一击而散,

    顿时,仿佛瞳孔放大般的,竖眼的瞳光豁然睁大,又骤然缩小,扭曲变形中,无数蕴光之圈失去控制的发散而出,让聚在它周围的十名修士四散而逃!

    “为何灭我?上万年来,我尽心尽力守护这方空间,遵循大道,从不逾规一步,就得来这般结果么……”

    竖眼的灵魂风暴狂卷而至,李绩在其中纹丝不动,不悔分毫,

    “闲的……蛋-疼!”

    竖眼在挣扎中烟消云散,其实,他的毁灭和李绩无关,只不过李绩加快了它的这个过程而已,

    将军早已料到了这一切,这方宇宙也不应该出现这种逆天的东西!所以,他早把这竖眼的生死绑定在了方尖剑塔的存在上。

    剑塔在,说明将军在,竖眼便作不了怪;剑塔湮,竖眼毁,这就是这个剑府存在的本质。

    这些,李绩知道,可有些人却不知道。

    四家修士围了上来,个个怒气勃勃,也包括优游在内;他们正领悟到着紧处,却无端被毁了竖眼,如何不怒?

    他们能看到的,便是最后那一抹剑光,然后竖眼崩溃,这笔账当然要记在李绩身上!

    “李道友,你需要给我们一个解释,否则,这关你过不去!”井犴君面色带煞,他也是正领悟到紧要关头,结果却被人打断,心中十分的恼怒。

    李绩耸耸肩,大姆指翘向后面,“剑塔已毁,竖眼不存,这便是竖眼毁灭的真相。

    至于我为什么出剑?只是怕诸位在竖眼突然崩溃时害了神魂,所以先切断其关联,让崩溃柔和些。

    所以,前辈所言不妥,晚辈在此变中非但无过,还有功呢!”

    他这一番话,真中有假,假中存真,剑塔和竖眼之间的共存关系,这些老练的阳神稍一留意便能判断,也不是多复杂的事。

    果然,四名阳神细察之后都没有出声,便几个元神也是犹豫不决,但那名星宿洞的阴神却性子暴烈,戟指于他,口中喝骂道:

    “贼子!在这里转移视线么?为何你一个阴神能做到阳神都做不到的一剑找出竖眼薄弱之处?为何剑塔会忽然塌灭?你在里面做了什么?

    不说实情,却在这里虚言蒙骗,是觉的我们都是初入修真的雏么?”

    话音方落,天空虚震,一枚飞剑径从那星宿暴烈修士脑中穿过,万里之距,连个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空间道消天象就和竖眼崩散的灵机余波混在了一起!

    剩下的真君们反应极快,瞬间拉远距离到十万里,几名阳神真君怒极,还没见过这样嚣张的阴神剑修,一言不合,便出剑杀人!

    “贼子!”

    “敢尔!”

    “师弟你疯了么,快快住手!”

    李绩当然住了手,因为人已经死了,虽然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这星宿洞阴神的名号,但不代表他不知道在另一处精神世界的名号--朱十!

    冷漠的看向众人,丝毫没有闯祸后的不安,而是嘴角带出一丝牵强的笑容,就像是在抽抽,

    “回答你们的问题!

    为什么杀他?因为他指我!这方天空下,没人敢指了老子还能囫囵个的活着!

    为什么能斩竖眼?因为老子拳头大!别说竖眼,便阳神,老子也斩得!

    为什么剑塔塌?因为就是老子干的!里面的老不死不老实,老子就斩了,怎地,还需要问过你们的意思?”

    这是失心疯了?在四位阳神面前左一句老子右一句老子的,整个宇宙中,怕都找不出第二个来!

    几位阳神怒极而笑,这是寿星老上-吊啊,反应最快的是乌芜,星宿洞真君,他门下阴神被斩,因为变化突然,他没有反应过来,现在这小疯子找死,想来也没人来阻止他行规矩!

    “优游,你且原地站好,我不算你同谋共算!”

    说罢往前一拿,人已飘出,星光倒悬中,似有无数星辰向那剑修砸去;优游鼓了鼓嘴,别说伸手,便是话也不敢多说一句,因为井犴君和七戒的神识已经罩定了他!

    剑光星辰一触即分,灿如星河的阳神之术,和冷寂孤没的黯然剑影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但所有在外围观战的真君们,无论阳神阴神,都感觉汗毛倒竖,毛骨悚然,

    因为又一朵道消天象升起,比之前的那朵还要巨大的多,那是阳神之殇!

    这才多长时间?二息?三息?什么时候,阳神变成小鸡子一般的脆弱了?

    死一般的寂静!瞬杀阳神,这其中意味着什么?没人不清楚!这意味着即使剩下的真君们一拥而上,不折个过半,恐怕都不能奈之何!

    各人皆有所思,真灵上门几个想的是,这人是门派找来的肉-鸡?那司马缺不是傻-缺,就是窝底!偌大的宇宙,偌大的重华,怎么就单单找了这么个大虫出来?七戒严厉的目光看向昙骅,却发现这厮早已退到二十万里之外,而且,还在后退中。

    井犴若有所悟,看来这玲珑道只派两人前来,却不是没有准备,而根本就是要扮猪吃虎!有这样逆天的剑修阴神,别说不来元神,就是优游不来也是无所谓的吧?

    优游则是冰火两重天,之前还缩头装驼鸟,生怕这疯子牵扯到自己,现在却有些后悔,这剑疯子不会埋怨他方才冷漠旁观吧?

    至于星宿修士,只剩个元神杵在那里,却是半点想法也没有,只盼望大家能把他忘掉才好。

    这是胡三!

    李绩在众星陨落中现出身形,看着众人,灿然一笑,

    “那么现在,还有人对老子的解释有疑问么?”

    在方尖剑塔中,因为将军的殒灭而憋着的一口气,总算稍微平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