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274章 信仰
    砚港,就是这么一个地方,浮筏从这里出发,驶向深遂的宇宙,在路过无人经营的凡星时,放下那些矢志大道的年轻人,然后飞向下一个凡星。

    年轻的修士将在陌生的环境开始自己的修行,有的会有所成就,有的会在陌生的环境孤老一生,有的,会忍受不了孤寂再撘筏返回,一幕幕的悲喜离合,万千年来,便在这方空域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青梅道统的信仰之道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广种薄收而取得收益,仍然是万年如一的困在元婴层次,不过周围的众多凡星却切切实实的得到了好处,农耕,渔牧,织造,灌溉……为了得到信仰,这些青梅修士也是付出了很多。

    港,不见得就是在海边,它也可能在星体的最高处,因为这里事实上是个空港,青梅星的大气层比正常界域的气层要薄的多,所以从这里出发,浮筏稍一飞跃就能穿过大气层进入无垠的宇宙,这一点,对大界域来说没有意义,可对最高境界只是元婴的青梅来说,却很重要。

    庞大海走在通往砚港的路上,越走越慢,越走越失去信心,

    他是去年筑得的道基,在他那个小城小门派的一众练气弟子中可谓是出类拔粹,独览群雄;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次筑基有多惊险,多侥幸,往好了说叫天眷,往正常点说就纯粹的瞎猫碰到死耗子,祖坟冒烟了!

    这种几率很小,但数年下来也总会有那么一个二个,也不出奇。

    几位稳重的师叔都劝他,不要急于走出外赴凡星这一步,在青梅好生巩固十年二十年,对筑基修士近三百年的寿数来说,也不算耽误什么。

    虽然青梅的信仰之力的争夺很激烈,但再怎么说,也不差了他一个小筑基这一口;巩固境界,初习术法,增长见识,也是初入筑基的小修必经的一环。

    如果去了宇宙深处的凡星,无师门无引路无照顾,像他这样的菜-鸟修士能修到什么程度,那真是天才知道。

    但他很无所谓,筑基的成功让他自信心膨胀到了极点,认为既然有天道眷顾,为什么不趁热打铁,外出凡星,趁老天爷还没忘记他之前再上一层楼?

    于是不顾劝阻,自顾离开小城,离开师门长辈,要在宇宙诸星中,留下属于自己的那份传奇。

    随着距离砚港的越来越近,数十日的行程过后,兴奋褪去,理智回来,他开始觉的师门长辈的劝告可能也不无道理,现在自己这个样子,真的适合去往一个陌生的凡星,收集信仰么?

    师门的功法是否足够支撑自己一路修行下去?中间要是有了碍难怎么办?谁为自己排疑解惑?遇到危险怎么办?好像现在的自己还没有一种真正拿的出手的攻防之术?

    财侣法地,是一样没有,只靠天眷,好像不太靠谱!

    现在支持他的,不过是年轻人幼稚的面子而已,已经出来了,难道还能灰头土脸的走回去?不被那些同门师兄弟笑死才怪!

    落日余晖中,庞大海的脚步越发的蹒跚,他在进与退的选择中挣扎,他也能隐隐感觉到,这个选择恐怕会决定他的未来!

    是孤注一掷的向前走,把未来交给冥冥中的天道?还是退而结网,在理智中经营?

    此时的他,多么希望能有一声黄钟大吕,震醒他这局中人!可惜,师长远在数千里之外,在他目力所及,只有三三二二收工的农人,在炊烟中远离,间或还有一二声驴叫,似乎在呼唤它们的干草。

    便在此时,一个隐隐约约,宽袍大袖的道人,在田垅远端潇洒而过,口中歌道:

    “世人都晓修真好,惟有境界忘不了!

    古今大能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修真好,只有修为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修真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修真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歌声渺渺,人去无踪,只留下那一句句好了之说,久久在空气中荡漾……

    庞大海停住身形,痴痴回味,他虽没有娇妻儿女,却有父母家人师长,这一去宇宙深空,师长不说,父母是肯定见不得了,还有那些,他心里不肯割舍的,离开就再也见不到的人和物……

    泪流满面,庞大海长跪于地,冲那道身影重重磕了几个头!

    他已经完全想明白了,别人的嘲笑算得什么?修为的提高又算得什么?人生一世,当顾眼前,珍惜身边……别的不说,先养父母一生一世,等送走双亲再说其他,能耽误几十年?

    如果最终因为少这几十年而不能更进一步,他也无甚后悔,因为他得到了更珍贵的!

    再者说,孝道不是天道么?如果要入天道,就必须舍了孝道,那么这样的天道不要也罢!

    完全想的通透,庞大海爬起来哈哈大笑,把囊中的诸般举荐印授凭信,通通扔到路边田垅的水渠中,转身,头也不回的原路返回,口中还不停的自言自语道:

    “我懂了!我懂了!我真的懂了!”

    他这里前脚刚走,后脚一道身影便出现在水渠边,捞起庞大海扔下的诸般物事,口中还骂道:

    “跟了你好几天,你特-娘的总算是懂了!再不懂老子老大棒子抡你,也省的这许多的啰嗦!”

    剑修这种职业,在其他辅助法门上,真的让人很受伤!也不完全是学不学的问题,恐怕也是功法心境的问题!

    所谓有得必有失,你杀人厉害了,其他方面就必然限制多多,强如将军,玉册下半册的人物,搞个心境本性试炼还留个漏洞害的李绩不得不杀人补全,现在他自己使来,也是一般无二的拙劣!

    既要引导筑基小修按照本心行事,又不敢使蛮力毁了人家的神魂根基,真正是好生麻烦,逼到最后,不得不装出世外高人的模样,拿曹老先生的了了歌来蒙骗,

    你别说,大神就是大神,一首了了歌下来,直接就把好人忽悠瘸了,杀伤力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