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322章 浮游风云六
    PS:无颜求月票,诸君谅解!

    李绩感觉无穷山势从四面八方压下来,一丝缝隙不留,心中如何不明白幽浮老怪的心思?

    这是他的机会!他准备斩庆云了!

    五行是他的本命道境,不说能比幽浮老怪高明到哪里去,但也绝不会弱于他!在他之前的道境飞剑的攻击中,牵涉到大道意境的深浅其实都是虚虚实实的,目的就是让对手看不穿他的底细,

    如果他发挥全力,他的飞剑威势还会有大幅提高,但是,仍然不会击破庆云,因为在法则上庆云永远要压他一成,所以,没必要。

    现在他打算斩庆云,当然要把前期准备工作做到极致,这所谓的极致,不仅包括他隐藏的暗手底牌,也包括消弱幽浮子对庆云的回补。

    修士的法力神魂作为一个整体,有一个固定的总量,放在防御上多些,那么在攻击上就要少些,平衡点在哪里,全在修士一念之间;李绩在做的,就是让这老怪察觉他在五行上的疲弱,然后增加输出攻击,这样在他反击时,老怪能回补的法力神魂就要少些,慢些……

    如果把老怪的法力神魂等分成十分,那么这其中的差距可能就只有超不过一分,看似微小,但对修士来说,微小也能决定成败。

    战略上可以藐视对手,可战术上一定要重视对手,李绩的目的就是把他接下的攻击威力发挥到最大,如果还不成,就须跑路。

    青山压下来,仿佛巨星的塌陷,李绩就在承力最大的中心点上,再过一息,感觉幽浮老怪的输出又加码几分,他知道时机到了,再晚,恐怕就要弄巧成拙,

    体内五行依次变幻,体外五行剑衣往外一扩,与楼外青山融为一体,再一绞,五行错乱,强大至极的反噬倒卷而回,这并不能拿幽浮老怪怎样,但是,会耽误他一点点的时间!

    五行崩溃中,无锋拔体而出!

    不再是一股精金之气,而是无锋剑身本体!这是李绩修道数百年来,与人斗战时唯一一次的出剑丸本体……

    因为,若要依附信仰力量,就必须剑丸出体,只是一股金精之炁,带不出信仰!

    纯粹磅礴的力量本质,至高无上的信仰寄托,数万里空间一闪而没……幽浮子心中警讯大起,冥冥中感觉到一股极度危险来临,再想摆脱对五行反噬力量的纠缠,全力回补庆云,却哪里还来的及?

    青灰光芒一闪,庆云便如风卷残云,四分五裂,庆云威压诸般道境一成的法则被怜悯信仰抵消,剩下的积累,在纯粹澎湃的纯粹力量本源加持下,在无锋数百年压抑,今朝重见天日的狂暴发泄下,在自身回补不及时的漏洞下,

    诸般因素作用,脆弱的仿佛天边浮云,连带站在庆云下反应不及,无法理解的幽浮子,

    也被一劈两半!

    暴发,从此开始!狗子一朝得手,那真正是火力全开!幽浮子重生方定,扑天盖地的剑光已经紧摄而至,其攻击强度,比之前强大倍许,现在的李绩,才露出他满嘴的钢牙,

    此时不咬,更待何时!此时不掏,有负时光!

    ……“好,好,好!便是力量,永远的力量!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法冠误此生!

    当浮一大白!”

    割鹿候仰天大笑,涕泪皆出,一年多压抑的伤势再也控制不住,因为情绪的极度亢奋而导致身体内力量体系的完全崩溃,他知自己命在旦夕,却心情欢愉,虽然可能看不到仇人授首,但以他丰富的斗战经验,早已看透这个剑修凶残毒辣的本质,让这样的人抓住机会,翻不了盘!

    没有遗憾了!他逆运神魂,自崩体系,鼓起最后一丝力量,向浮游宫下的那个虫族意识发出最后的请求,

    “你既送我大畅快,我便送你悟长生!”

    这是他最后的意识。

    他这里畅快了,幽浮子可就不畅快了!

    短短不足十息中,他现世又被斩杀两次!

    没了庆云,他才知道自己的防御体系在这主世界最犀利的攻击下是多么的脆弱,根本没机会反应,别说反击,连最基本的防御体系都无法建立!

    成也庆云,败也庆云!当你拥有并依赖这世上最坚固的盾,你必然会失去一部分正常情况下应付危险的能力,也许不明显,但在顶尖剑修的全力攻击下,这一点漏洞却被无限放大!

    还有更致命的!前后三次现世被斩,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对手有三次机会看他过去未来根脚!

    所谓久病成医,常死成精!这现世被斩的多的阳神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对如何隐藏自己过去未来根脚的经验无比丰富,这是个非常矛盾的东西,

    现世常被斩,就练就一身隐瞒根脚的本事;现世了得,只斩人不被杀,就没有重生的经验!

    强如幽浮子,成道大数千年,成就阳神也超过三千年,在他漫长的生命中,从未被人斩杀过,所以,虽然他也从未放松过对自己过去未来的隐藏遮掩,但那都是理论上的东西,从未一试,必然生疏!

    活了大数千年的老怪,虽然倅不及防落了下乘,但对局势的判断异常准确,他清楚,现在就是他最危险的时刻,再被斩几次,熟悉了重生的流程,他数千年对自身根脚的隐藏遮掩将会发挥作用,到那时想真正斩他将难比登天,

    但现在,却是他最脆弱的时刻,不仅现世被动,而且根脚浮燥,易被看穿!

    这一点他明白,他相信这个可怕的剑修更明白!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剑修,飞剑比他认识的所有剑修更利,力量比他晓得的体修更纯粹,偏偏还长了一颗法修的脑子,狡猾阴狠,圈中带套,完全颠覆了他对剑修的认知!

    能不能杀死这个剑修,他已不作希望,现在着紧的是,自己怎么挺过这最艰难的一刻!

    逃避?那不可能!逃离也就意味着他辛辛苦苦建立了数千年的威望毁于一旦,意味着他失去的不是一座浮游宫,而是数千年来积累起的巨大声望和信心!

    甚至,庆云都将不再钟情于他,这样的祥瑞之气是不可能附身在一个懦弱者的身上的,也许,天册第二页上的真仙可以,但他不行,在他凝聚庆云时就融有一丝永不退缩的信念,

    他不能自毁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