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338章 等待
    “李道友又来天河参悟呢?”

    一名桃源阴神点头致意,

    天河是桃源派的重中之重,是门派的圣地和发源地,放在其他宗门,这样的地方不太可能任由非本门修士进入,但这里却有些许不同。

    一来他救数百名桃源低阶修士的意义太大,二来有两位阳神支持,三来未来在战斗中还要仰仗于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桃源派的这个圣地不像其他势力那样可以藏在山门大阵中,它是孤悬在宇宙之中,整个高度如果从奇点开始算起,高达数万里,这个,不好遮掩!

    实际上,天宫的整个防御体系也仅仅是覆盖了大半条水质天河,还有一小半天河,和全部的雾化形态,全部的暗能量状态,都裸-露在外,没在保护之中,

    因为天河贯穿,挟带伟力,所以防御体系不能透,就实际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洞,外人可以通过天河,直取其内,这很危险!

    所以,说是在天河中参悟,其实也算是在其中守护;以李绩的性子,他是不耐这样被动的防御的,如果是在轩辕,早就大批剑修杀出去寻他们的集结地,然后穿越星雾霾,非得把敌人的老巢端了不可。

    但现在这么想有些不合时宜,以桃源派的底蕴和行事方法,他们也做不到像剑修那样的杀伐勇烈;每个道统,每个门派势力,都有自己的行事准则习惯,你非要求双修如剑修那般行事,恐怕就不是福,而是祸了!

    终究,他只是个客人,不能越俎代庖,替人家这么个大派拿主意,那是逾越。

    李绩几乎天天来天河,他会逆流而上,从天河底部,逆流到天河形成的顶部,甚至还会再往前一步,追溯到天河的雾化形态,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再往上,那万里左右的暗能量区域,不是现在的他能进去的,他有一些想法,还在一一尝试,也不完全是能量强弱的问题,而是他和这股暗能量之间有种隐隐的排斥,也不仅是他,也包括所有其他修士。

    所谓感悟,对李绩来说有困难,他就不是个完全依靠直觉的人,他更熟悉依靠理性来解决问题,所以,当他束手无策时,能想到的办法也就只有通过不同的道境在天河中尝试,这也是燕信使用过的办法。

    道境的使用变化万千,李绩本来就通晓甚多,五行,阴阳,雷霆,杀戮,毁灭,太极,因果,甚至还有些来自观渔的道境理解,厄运,黄泉,混沌,太虚等等,这些道境,再互相组合,两种甚至三种的搭配,综合起来就是个庞大的排列组合方式,要逐一尝试,需要很长时间。

    好在他不缺时间,他计划在这方宇宙游历两百年,现在才将将过去一半,还有的是时间。

    他的住所,是一座精美奢华的宫殿,可能也是他住过的最高档的地方,甚至超过了青空东海,食物都是天河之水灌溉而出,食之一丝凡尘之气不带,是真正的仙家手段,除了素了点,没其他的毛病。

    宫殿中一色的坤修美人,金丹筑基都有,他猜测这是桃源派把派中所有的未结道侣的女修都派来了这里,目的很明确,对一个有寡人之疾的无耻之徒来说,说不定就看上哪个了呢?

    妖女瑶瑶他们送来了数次,作为同修双修的同行,他们互相之间都很清楚彼此间的优缺点,现在的瑶瑶已经被封成了一个废人,她的未来还需自己争取,

    叫她来可不是真的为了某种龌龊,李绩需要了解她所处那方宇宙的很多东西,没有谁能比一个真君更能了解这一切,也是为了以后做个准备。

    “你们,是倾巢而出了?”李绩饶有兴致的问道。

    瑶瑶哀怨的看了一眼这个心如铁石的家伙,这个人让她完全摸不透,说他苦戒修行吧,为什么浮筏上又要求她那样?说他性好渔色吧,现在宫深人静,不用操纵浮筏,他偏又正经起来!

    真正让人摸不透,一个怪人,难道这人嗜好特殊,就喜欢筏震?

    “门派还是要留人的,我们此来,一家出了两名阳神,就是为了要对桃源形成绝对压制,其实整体来的并不太多,毕竟,星雾霾通过艰难,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过的,这些,我都和桃源修士说了,可他们就这么封印我,也没个具体章程!”

    李绩哼道:“封你,总比废你来的强!如果你表现的好,能稍微抵消杀害桃源修士错失,再有我从中缓颊,也未必就一定是条绝路!你们之间道统相近,无非是分寸把握上不同而已,融合并不困难,又何必再隐藏?”

    瑶瑶迟疑一下,还是偏头开口问道:“为什么你就这么确定桃源在此次冲突中就一定会没事?稳占上风?我承认你的实力了得,可桃源修士顶不住的!只需我两家一名阳神拖住你,剩下的桃源修士不值一提,不是他们境界修为的问题,而是和平环境成长的修士,和我们这样常年争战的却完全不同,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李绩一哂,“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你恐怕还不太清楚,这些,以后你便知道,你只需谨记,你们那方宇宙之事,不要拿谎言来欺瞒,这对你,可能是个灾难!”

    瑶瑶一撇嘴,“我瞒你做甚?你问的反正又和我阴-牝派没有多大关系,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又想了想,“我就奇怪了,难道你在我们那里还有仇人?是你师门的对头么?”

    这个妖女,到了现在也算是放开了,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百般巴结,简单的说,死猪不怕开水烫;她算是看出来了,眼前这人就是那种说好话赖话都没用的家伙,如果他想帮你,不用你说,不想帮你,也说什么都没用。

    李绩没有回答,他的思绪已经飘去了远方,不是阴-牝派的那方宇宙,而是自己的,左周环系,青空大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