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440章 十年
    这样的日子过的特别快,赚眼十年过去,对李绩而言,仿佛眨眼间事。

    这段期间,左周修真界都显的风平浪静,热闹是属于五环的,一个崭新的界域总是充满着活力和热血,变数和奇迹,和暮气沉沉的青空不同,

    轩辕中低阶弟子们针对太清和佛门的刺激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这不是个爆发的活,在于持续的予压力,目前看来,对方还没有什么反应,也许也在忍耐之中,在忍耐中妥协,或者在忍耐中爆发,

    这就是修真门派的正常相处方式,之前的李绩不懂这些,总以为中低阶修士的行为都是一种自主行为,到了元婴他才隐隐有些了解,现在坐在这个位置,才知道一个门派的所有一切,其实都在高层的掌控中,有一个大体的方向范围,而不完全是由你自己胡乱招惹的。

    今天,崤山来了个重磅的客人,莲花菩萨。

    十年来,也有很多门派掌门来崤山拜访,都至少是一流门派的话事人,甚至也包括顶级门派的执鼎者,比如沧浪阁,这些人都由知北出面接待,

    不是自持身份,而是作为大派之魂,你是不能谁来都见的,那会降低神秘性,让人易于看透;所以他和知北有分工,对轩辕现阶段没有什么决定意义的门派,就由知北打发,知北也是元神内剑修,崤山二号人物,足够了。

    但莲花不同,不仅仅他是李绩的老相识,更重要的是,这十年来对佛门,其实也主要就是对大觉禅寺的动作,就是为了逼出他们的心思,李绩在外交中没有做到的,就只能通过小动作来达到目的,一个动向不明的佛门,是他不能容忍的。

    闻广峰后山的一个凉亭中,李绩和莲花对坐而饮,莲花是茶,李绩是酒,茶是李绩自己烹的,不怎么样,莲花只闻了一下,便不再动。

    这座凉亭,他在筑基时曾在这里观瞻金丹师叔们飞剑演示,当时是看的心情澎湃,心下向往,但七百年过去,凉亭旧日,师长,还剩下谁?

    莲花风采依旧,甚至更甚从前,菩萨果位已经相当于道家的真君,至于具体的层次,也在元神左右,单论境界修为,竟还在观渔之上,可见其后劲之足,不愧为大能转世。

    关于修士转世,在这个修真世界,自有其规则;无论佛门道家,都在规则约束之下,

    第一个原则,修士转世只能隔世觉醒,因为仙凡交替,隔一世,或者隔数世,否则对那些大修之士,修行就是一个永远没有死亡的游戏,这会极大的压缩那些后来者的生存空间。

    第二个原则,修士觉醒的时间。不是说你成年,或者几十岁几百岁就可以觉醒前世的记忆,哪有那么容易!天道的标准是,当你境界达到或者超过你前生的实际境界时,记忆才可能逐步觉醒。

    知道了这些,其实也就知道了天道对转世的态度,它是不支持修士凭借转世的优势,而在修行路上取得过多的便利的。

    所以,像那些前世是大能的现世修士来说,他们更多的是凭本能,冥冥中前世印象的本能,而不是靠具体系统性的记忆知识来指导自己的修行,公平的讲,这已经很占便宜了。

    这就是天道对转世的态度,它不支持你通过一代又一代的知识积累,来把自己推到一个正常人根本无法企及的高度。

    当然,各个道统,各个门派,或多或少的有一些改变觉醒时间的方法,但最大限度仍然限制在一个大境界差距之内。

    用相对来说比较浅显的语言来描述,元婴以下,筑基金丹修士是无法转生的,胎中之谜那一关他们根本过不去,所以他们的转生,还不如说是新生,完全崭新的一个人,也就谈不上觉醒一说。

    元婴修士就有了转生的可能,或者准确的说,每个人都有转生,包括凡人,区别在于元婴修士的转生有可能知道自己的过去,而其他人则永远不会知道。

    像莲花菩萨这样,其实他三世前也同样是菩萨果位,这一世运气不错,熬过了最艰难,最无法把握的中低阶段,依靠大觉禅寺的秘法,在他进入佛陀果位时觉醒了前世记忆,于是之后的修行一帆风顺,最终超越观渔,更早的进入了类元神境界。

    这种概率,极其渺茫,而且也不会出现那种阳神修士一拍脑门,目注某方,某个地方有我的亲朋,师长,弟子同门等等有过亲密关系的人转世的信息,然后把人接过来,尽心培养,最终成材。

    真有这本事,李绩连轩辕大门都进不去!因为整个轩辕高层都会是自己人,一家人,曾经的同门同僚,一家亲,再也容不得外人涉足。

    这是固步自封!是修真界的大忌!因为万年后的这批人,还是万年前的那一批!只不过换了付皮囊,瓤却永远不变!

    没有新血,没有新的思想,这个修真界就是近-亲繁-殖,迟早走向末路。

    所以步莲死后,到现在为止,恐怕也转生了几次,却没人能知道她转在哪里?是否修行?除非,她身带鸿运,在其他地方,其他门派,同样修行到元婴,才是她唯一觉醒的机会!

    当然,她会有本能,对剑热爱的本能!但能否投在轩辕门下,却是件渺茫的事!身在其他洲陆,没有剑派怎么办?茫茫大海对凡人对小修来说那就是天堑!身在千岛域投入云顶怎么办?

    修真,是个艰难的过程,不深入其中,你永远也无法明白其中的无奈,身不由已。

    莲花和尚,就是这么一个幸运儿,所以他是佛子!而李绩不管实力多高,也没人称他为道子,最多有人叫他狗子!

    世事难料,狗子和佛子这两种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物种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坐在了一起,相谈甚欢,

    “哈哈,小和尚终于舍得来看老哥哥我了?我记的这是你第一次来崤山吧?

    是什么原因能让咱们佛子轻移莲步?你可别说来借钱的!别看老哥哥现在有点地位了,下面有太多的崽子需要养活,纳戒里比脸还干净,咱们朋友归朋友,可别怪我小气!

    谈灵石灵机,太伤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