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591章 开始
    在五环逐渐升温的团游浪潮中,一个不起眼的消息经有心人漏出,又很快消失在五环不计其数的类似消息中:众星三派打算近期主要力量回归众星,参加在众星之城九百年一度的星聚之会。

    这确实是众星人的传统,哪怕三派已经离开众星,他们也无法摆脱自己身上深深的众星烙印;这是表面的消息,是給大部分局外人看的,但实际上据极可靠的内部人传出的小道消息,三派也打算在星聚之会前,提前举办个小型聚会,专为搜罗众星的散修孤魂,小派悍客,以弥补在五环盗团混战所损失的高阶力量,

    很显然,这是为防备某些势力的乘胜追击,落井下石;不过这样的消息究竟谁能探听得到,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修真世界的战斗,并不是粗汉邀请战那般的简单,尤其是势力之间,当双方都拥有一定数量的真君大能,都有自己的结盟友邻时,这就是一个很复杂的战略战术问题,就连个人战斗,也很讲究这些。

    比如戈,在进入左周星系之后,就开始了有意无意的培养自己的杀机!

    十字星系领空内,一道澎湃的灵机波动透空而入,丝毫没有绕道,避讳的意思,大摇大摆,如入无人之境;感觉到了这股灵机的强大,在领空内活动的元婴们,甚至几个阴神真君都没有一个敢接近盘询,规矩是规矩,实力归实力,当实力大于规矩时,又有几个修行人敢直面危险?置千年修行于不顾?

    直到已经穿过了十字星,开始离开之后,一名元神真君才闪身横截,嘴上却还客气,

    “是哪位道友,过门而不入?十字星虽不是丰饶之地,但物产人情也别有动人之处,何不留些时日,大家交个朋友?”

    把拦截说的这么婉转,也真难为了这位元神真君,没办法,对阳神这样的存在,这方宇宙的最高境界修士,尊敬些总是好的,切不可冒然得罪,平白树敌。

    对方却没回答,回应的只是呼啸而来的术法波动,如浪拍岸,如潮汹涌;

    元神大惊,却也没有退缩,道境展开,便要针锋相对,对强力的元神来说,他们其实并不十分惧怕阳神,除了有重生之能,阳神元神之间的距离并不大,有抗衡的空间,打不过再跑嘛,这是自家界域的领空,有什么好害怕的?

    但对方的术法却是十分的神奇,看似威力一般,其实却是侵彻力十足,轻易破开元神修士的道境,形成一个极小的结界把元神真君包了起来!

    十字星元神仍然不慌,他有不俗的体修之功,器物齐整,更有几手隐藏的脱困之术,却是不怕被人拘束,

    修体暗运,道宝护身,禁术一翻,就要破牢而出,却不成想那结界就如人之心房,规律痉挛涨缩数次,便找准了他的血脉博动之律,随之同步缩放,刹那之间,结界破碎,里面空无一人,只腾起一片血色腥雾,

    天边一团天象骤然生成,一个活生生的元神,就这么被戈施展内秘澎湃之术炸成灰灰。

    从始至终,戈也未多看其一眼,甚至也没有放缓自己的速度,方向依然坚定无比,就仿佛捏死的不过是只臭虫,毫无着力吃劲之意。

    远远跟着的几名阴神大惊失色,再也不敢远吊对方,只能飞信传音,期望界内的阳神前来支援,这么一犹豫间,那凶人已是去的远了,渐渐的灵机波动不见,看方向,正是大小盲肠所指。

    二个月后,蓝海界内,一名阴神剑修阻道被杀,和千余年前他的前辈一样,成为戈手下第二个死亡的苍穹剑门真君,只不过和他的前辈在战斗中还互有来往攻防不同,骄傲的苍穹内剑修这次是脆败,和敌人比起来,仿佛戈才是剑修!

    戈的行程并不走直线,而是刻意的穿越各界域领空,他的意图很明确,故意挑起界域大修的盘问,然后不发一言,以术会友,以死相赠,

    他并不认为这是在欺负人,因为一路行来,他从未隐藏过自己阳神境界强大澎湃的灵机波动,知道时务的自然不敢上来捋虎须,自觉有些斤两的那就是自作孽,谁也怪不得!

    这就是戈的理念!

    四个月后,他来到了新广成领空,可惜,这个界域在嵬剑山彻底放弃后已经失去了往昔的脊梁,在横穿新广成领空时,从头到尾也没有一名修士出来问询,仿佛与自己无关也似,这是一个界域的没落。

    再三个月,古佛界一名菩萨被杀于深空,凶手不详……

    二月后,高昌鬼界二阴神五元婴被毙于自家领空,这是一个组团寻找灵机的队伍……

    一月后,冥王星界一名阳神真君被毙于界域之外,有好事者远远观之,魂飞魄散,那冥王星阳神整个战斗过程几无还手余地,被一路吊打,战斗没超过十息便结束,成了凶戈远奔途中培养蓄势的最大祭品,由此,大小肠盲道被彻底打开!

    小肠通道内,戈衔枚急进,诸般天象在他眼中有如等闲,速度也不曾掉去半分,正畅意时,前方小肠盲道深处一名道人羽衣高冠,云淡风轻,气度高绝,见有人磅礴而来,知道是谁,也不畏惧,只把手一扬,一枚符昭迎面打出,口中喝道:

    “我乃太清座下朝生子!特在此等候道友,有宗门令谕传下,还请……”

    对面滚滚而来的凶戈仍然没有停止的打算,一手接过符昭,一手禁术随手而出,把当面横道而立的高傲道人击的粉身碎骨,连挣扎的余地也没有……

    戈继续前行,神识扫过符昭:致君歉意,情况略有变化,望君于二年半之后,辛亥初年进入青空索敌,勿早勿晚,切记切记!

    戈面色不变,心中微怨,这太清教做事真正是不爽快,杀个人而已,还要定时定点?真是麻烦!

    还有那太清真君,也是歹运,不知道传讯要站在道边以避冲撞么?把自己当成个大老爷似的,拿腔拿调,他不死谁死?也算是稍解千年传道进程被破的一丝恨意!

    了结因果归了解因果,挡道归挡道,杀人归杀人,不可混为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