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9章 异域风情
    轻骑劣马好赶路,面风背雨是旅家。。。李绩一路北上,双马轮替,甚是迅捷。不足十日,便出南离国,入郑国地界。旅行之道,在于前紧后松,既出国界,已不必担心官府的追捕,李绩放慢速度,想着寻一大城好好休整一番,无论是他,还是两匹马,这些时日可是累的不轻。又三日后,一座巍峨雄城出现在眼前。

    西昌城,为郑国大城,坐落于青苍江,流马河交汇之处,历史悠久,交通便利,工商发达,文化繁荣,是郑国最富庶的大城,双城与它相比,倒象是个村落一般。

    李绩凭路引入城,也未受到盘诘,更没有所谓的入城费之类的东西,真正显示出了一座大城的气度,胸怀。城门正门紧闭,人们皆从两个侧门进出,商人,士子,农夫,小贩,煕煕攘攘,密而不乱。

    牵马走进城门,一股干净整洁的气息迎面扑来,城中道路皆以青石铺就,道旁房舍也以二,三层小楼居多,砖石结构为主,不少楼宇还雕梁画柱,尽显奢华。李绩于道旁找了个闲人,许下半两银子,言明寻个安静,整洁的客栈,这钱不白花,闲人是本地人,得了外财十分巴结,带李绩走了半晌,领到文和客栈门前。客栈不大,但地理位置优越,十分幽静。李绩甚是满意,要了间上房,又把马匹安顿妥当,再吩咐伙计打了热水,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往床上一倒,立刻沉睡过去。

    这一觉好睡,直到第二日早晨才醒来,只感浑身清爽,疲惫全消。自从双城逃亡而来,一路奔波,无论身体,心理的压力都是不小,现在总算安全,总要好好领略这通埠大城的风情。

    西昌,古称文汇,取雅文共赏,才子汇聚之意,是郑国,乃至北域寒洲文风最盛之地,千数年来,这里诞生了无数名闻洲陆的大诗人,大文学家,大词曲家,是北域士子们的心中圣地,文域殿堂。李绩一路行来,感觉尤甚,街道上,除了需要为生活奔波的底层百姓外,最多的便是长袍阔袖,羽扇冠巾的读书人,尽显优雅文气。道旁店铺,也多与读书有关,笔墨文具,书局印刷,就连空气中,似乎都隐隐浮动着一股纸墨之香。

    ‘松溪水畔采硯人,名阁深处纸墨香’,说的便是这种场景吧。

    李绩走在街道上,自觉与周围环境却是有点格格不入,象他这般,短褂束衣,快靴绑腿,背负长剑武人装束的,却是极为罕见。想到自家路引上月氏国读书人的身份,不觉微微尴尬。‘看来必须换套行头了,现在这样子也太扎眼,没的引人注意。。。’李绩想到就做,瞥见一家成衣店便一头扎了进去。

    等李绩从成衣店出来,整个人已焕然一新,一件月白色文士长袍在他钢条般身体上尽显挺拔,美中不足的是他面相普通,肤色偏黑,离风流倜傥还差的十万八千里。。。文士帽也买了一个,没办法,在慈溪为了打仗方便以及前世的习惯所以剃短了头发,这在偏僻多民族混居的慈溪没有问题,但走出这个世界,才发现世人大多束长发,这和前世古代一样,故此戴顶帽子遮掩下。。。快靴他没换,这关系到生死,文人们的厚底官靴实在是太影响身体灵活了。。。重剑没法再系在背上,只好找把剑鞘系在腰间,重剑太细,和剑鞘完全不配,也只好将就。。。李绩自照镜子,乍一看似乎有些文士的样子,但细看之下,却怎么觉的有些不伦不类?

    西昌饮食,讲究清,鲜,脆,嫩,甜,做工精致,和他前世中江浙菜系倒是有些共通之处。和这些望之便让人食欲大增的美食相比,双城地区的吃食要简陋的多。李绩一路行,一路品尝,却是好不快活。

    西昌很大,只凭双脚也是走不了多少地方,李绩也没有什么固定目标,不过随意而行。傍晚,在客栈旁边寻了家酒楼,白日品小吃,现在却是想试试正菜,在伙计介绍下,点了几道当地出名的菜式,香卤鹅肥肝,青苍醉鱼,粽烧仔排,白干虾仁,及至菜肴上桌,不由暗自吐糟菜品份量狭促,大盘小量,精致是精致了,却如何能吃饱?武人肠胃宽大,自己又不缺银钱,于是又要了四式菜品,板栗烧鸡,糖酱肚,西昌肉骨,海苔豆腐,又要壶花雕,好酒好菜,异域风情,再加上心情舒畅,只吃得李绩酸爽不已。

    正自大嚼时,旁边一桌客人高声喊来小二结账,几个衣着富贵的中年男人一番虚情假意的推让后,其中一位结了账,另一个还在客气,“今日蒙王兄招待,是弟叨扰了,却待来日,小儿若幸得选入道宫,得入修真,定在登仙楼摆宴答谢。。。”

    “老李你莫要哄骗我等,谁不知你那女儿连蒙学都读不明白,如何能选入道宫?再者说,便选入道宫,其花费束脩你负担的起么?”另一个人揭底道。。。几个人吵吵嚷嚷离了酒楼,却让李绩这酒有点吃不下去。

    道宫?修真?南离口音与西昌差别不大,李绩确定自己听的很清楚,难道西昌城竟有如此渠道可以接触高高在上的修仙之路?心中狐疑不定,菜也吃的无甚味道,匆匆用毕,李绩也没了闲逛的兴致,径返客栈休息。

    进得客房,李绩左思右想,好生困惑,在他想来,当初冒着生命危险在重法处求来的机缘,难不成在大城市竟然如此稀送平常?正胡思乱想中,小二推门送进一壶热水,李绩下意识的问道“小二,我来问你,你可知晓道宫在西昌城何处?”

    小二嘻嘻一笑,“道宫啊,当然知晓,西昌城又谁人不知呢。。。客官可去济北街,往南直行,一座四层大宅便是,甚是招眼,到时一看便知。。。”

    “那你可知,进出道宫有何关碍,限制?若往道宫求学又有何要求?”

    “客官见谅,这些俺却是不知,反正那是只有城中贵人们才能去的地方吧。。。”小伙计一脸懵踵。

    “如此,你且退下吧”扔给他一块碎银倮子,李绩暗自思量,看来明日有必要前往道宫一趟以探究竟。虽然重法道人给了他一个机缘,但仙缘难寻,多一个机会就多一分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