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63章 西昌茶楼
    李绩趁热打铁道:“黄老,我看广法阁中六识之术,种类繁多,不一而足。单只眼识之术,就不下十数种?这中间,可有取舍?不知轩辕剑派初阶弟子,又学的何种?”

    这话问的有些过了,这个问题牵渉到了一个门派对道法某个方向独有的看法,但黄道人并不以为意,说一千道一万,境界太低,也谈不上秘密,“六识之术,传自上古,距今已有数万年。其本源初典是什么,已不可考。但以当时人物资质以及环境灵气强度,即使有六识总纲传下来,恐怕现时也是练不成的。所以现在你在广法阁看到的六识之术,俱为近万年来各门派博学者所创,水平各有高低,但基本都是不错的。。。我轩辕剑派为璇照开光弟子提供了两种眼识术,青木漓光和眼剑之术,其中,青木漓光需要剑派山门中一口漓泉水帮助修炼,眼剑术则需得门中剑修配合,这两种都非你目前所能做到。。。”

    “但你也勿需失望,其实广法阁中也有那么数种极出色的六识之术,出自其他顶级门派之传,比我们轩辕剑派毫不逊色,比如紫金瞳术便是传自上清观的极品瞳术,另有其他几种识术也是大能之传,不可小视。。。“

    ”多谢黄老指教。。。“李绩再次拜下,二人天南海北聊的尽兴,李绩不再把话题往修真上引,头一次饮酒,需要注意分寸。

    这场酒,直吃了个把时辰两人方才各自散去,黄道人心情不错,只觉的李绩是个不错的知情懂事的酒友,遂定下后日之约,这在他来说已经很少见。

    李绩高一脚低一脚的晃在街道上,并不是喝醉了,而是他隐约感到身后似乎一直有人在跟着自己。

    这个世界的酒品和他的前世差不多,李绩本身也不是能喝之人,但身负武功道法当然和普通人不同,便是凡世武者,也能通过运转内力达到千杯不醉的效果,就更别提拥有法力的道人。

    修真界跟踪他人,是分境界的。元婴真人若想察明某人行踪,只需一念起,则百感生,整个城市万事万物便如景象般纤毫必现,当然,对同境界修士无效;金丹道人跟踪,只需埋下一缕神识,大约在城中也是摆脱不开的;筑基修士盯梢,就不得不劳动腿脚了,当然,已经初步有了神识的他们可以离目标更远些,被发现的机会大大下降;最后便是不入流的尾随,这只会发生在璇照开光期修士身上,没办法,低阶修士没有神识,术法也学不到几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和强大的凡世武者还真没太大的区别。

    跟踪不入流的李绩的当然便是这些不入流的货色,但李绩不是常人,穿越而来的灵魂让他无时无刻都怀有深深的危机感,话说白了,他就是个走路时不时回头看的人。

    要确定盯梢者是谁并不困难,因为目标是个走路都不稳的醉汉,所以盯梢者有些随意。通过镜子,拐角,一处前后通透的店铺,李绩很轻松的确定了跟踪者,是个面目猥琐的年轻人,和他素不相识,这种莫名其妙的事让李绩很警惕。

    他无法判断对方的意图,受何人指使,因为何种缘故?这里不是慈溪镇,他没法直接了当的动粗,好在轩辕城规矩严谨,李绩作为轮迴殿值守,就算不是正式的公务员,好歹也是个有编制的合同工,是半个体制中人,没人会轻易挑衅体制,那是做死。

    因为快速横穿几个街道,李绩现下所处环境并不熟悉,好在尾巴已经甩开。李绩担心在陌生的地方再被跟踪者吊上,于是打算找个地方歇歇脚,四处张望,一个挂有‘西昌茶楼’牌匾的二层石楼出现在眼前,酒酣之后喝口茶是个好选择,但这西昌是怎么回事?是那个‘六月灯节’的西昌么?李绩怀着好奇迈入茶楼。

    登楼品茶客,却是故人来。李绩一登上茶楼二层,便看到一道似曾相识的身影,丰姿倬约的坐在宽大的茶台后看书,正是西昌六月灯节中和李绩有一面之缘的卫小娘子,却不知为何来了这里?

    在临窗找个位置坐下,李绩向茶博士要了杯昌水宽针,便默默的独自品茗。这座茶楼的位置很好,临窗一面眺望处是一望无垠的轩辕雪原,很有一番出尘非凡的意境,坐在这里,放空自己,就仿佛和整个天地融合在了一起。。。

    李绩没有刻意去寻卫小娘子说话,严格的说,他们不过是有过一次交易而已的陌生人罢了。红尘煕煕攘攘,缘起缘终,聚合无常。相见未必要相识,相识也未必要相见。在这个神鬼莫测的世界,知道相识的人安好,便足够了。

    来西昌茶楼的大都是熟客,有品味的人。这地方有些偏僻,留恋红尘的人不会喜欢这个地方。有品位的地方最大的特点便是安静,客人之间,客人和掌柜的卫小娘子,茶博士之间,都是相敬又平淡如水。。。

    李绩很喜欢这种氛围,可以安静的考虑自己的问题,没人打扰,无论好意还是恶意。闲睱时有壮丽的雪原可以眺望,当然,还有丰腴,极具女人味的卫小娘子。

    美女是画,也是诗。。。前提是你不要靠近。。。等你靠近了,她也许是道美味,也许是个坑。。。李绩很享受这种欣赏的过程,但他不会跑过去搭讪,去问长问短,为什么要来轩辕城等等之类的问题。这小娘子是个有故事的人,既然帮不上别人,又何苦打听那么清楚,自寻烦恼么。。。

    花一刻钟喝完香茗,估计盯梢者也走的远了,李绩结账走人。自始自终不过和茶博士对话两句,就象坐在茶台后的美女掌柜,从来没关心过今日是否又来了某位特殊的客人。。。

    就在李绩离开不久后,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有着阴柔俊美到极致的面庞,来到卫小娘子面前,“姐姐,我回来了。。。”

    一瞬间,卫小娘子笑容如鲜花般绽放,再不复一贯冰冷淡漠的模样,“子玉回来了啊,今日感气累不累?姐姐熬好了银蛤莲耳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