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97章 了断一
    “二弟,你怎地如此冒失?”李博紧张的不断环视左右,仿佛怕忽然有官府兵丁涌入,他压低声音,”速走,你前科未消,如何就敢大摇大摆闯进来?就算在李府,那些老三的家仆可不会护你,必然会上报官府的,速走,速走。。。“李博是平庸不假,但也不代表他是个傻子,这么些年下来,他早已知道他真正的兄弟只有老二李绩,老三李孟不过是外人而已。

    李绩掂了掂李博强塞过来的一只锦袋,份量不轻,想来都是些黄白之物,心中就有些感动,既是心意,收下便是,很快就会还回去不是?

    ”不急,小弟在官府有朋友,他们不会拿我怎地。。。“李绩轻描淡写的宽慰道,他倒也不是信口开河,今日一早来李府前,已和重法道人打好招呼,以重法在双城的地位,官衙公人那里是不用担心的。

    解决问题需要有合适的方式,不管不顾闯进李府,等公差衙役赶来时再表明身份打脸,这种为装比而装比的行为,不是他的作风。公差衙役也有家人亲属,也有尊严脸面,他们听命从事,没人可以任意羞辱他们,更别说混乱中有可能的肢体冲突甚至流血人命。该杀的杀,该放的放,这是李绩一贯的处事原则。

    ”大哥怎么是你来呢?他们呢?“李绩很好奇。

    “他们?哦。。。二弟你是不知,今日三弟之子过满月,阖府有头有脸的,还有诸多宾客,都在后院观看抓周仪式呢。。。你先莫管别人,三年前之事哪是找个朋友就能说和的?莫不是骗你的吧,二弟你听我的,先走了再说其他。。。”他们是谁,兄弟俩都清楚,不仅有老三李孟,也有十数年来一直偏心到极点的父母。

    “抓周?真是好兴致。”李绩失笑道:“大哥你不必担心我,既然敢回来,就必然有把握,难不成我看起来象个找死的么?。。。不如这样,你我兄弟,也去给老三帮帮场子?”

    说走就走,其实也没给李博拒绝的机会,李绩是文弱书生,哪里拉的住他,那些跟来的手下,看李博不发话,也就没了上前动手的由头,毕竟,这是家事,外人哪敢随便参与其中。

    一大群人又乎拉拉往内院走,其中不时有心眼活泛的跑去内院通风报信,李绩也不去管他。按照他的估计,昨日夜里王公公一行已经抵达双城,今日的李府必定会有一番惊天变化。

    内院的看守明显要比外院要严格的多,大部分不相干的,地位不够的,看热闹的都被拦在院外。即使是李绩也在被挡的人中,一名高大威猛的中年壮汉,身披半身甲,持制式军中长刀,如门神般的站在那里,双目如电,虎视李绩,“二少爷且慢,内院高贵之地,禁不相干人入内。。。若不听劝,某认得你,但某这把刀却不认得你。”

    李绩认得他,原丰亲王府的家将胡进,和他前后脚入的李府,但待遇却千差万别,李绩是人人嫌弃的麻烦,而胡进则是夫人三少爷的心腹之人,在李府十年中,很多针对李绩的手段都是通过类似胡进这样的丰王府老人来施行的。

    停下脚步,李绩认真的看着他,轻声道:“你确定?”

    “夫人有令,任何人都不得擅闯内院,尤其是你二少爷。。。”胡进响亮的嗓门还言犹在耳,一抹并不夺目的青光已自李绩手中挥出,连带那把制式军刀,完全来不及反应的胡进被青光一剑两断。。。

    鲜血漫天飞洒,短暂的寂静后,便是大片的惊呼和哭喊声,周围的人群纷纷退开,空出老大一片空地,不管是跟随来的下人仆从,还是胡进带来的护院家丁,都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所震惊;这么一个在李府武力值排在前三的原王府家将,就这么被人如屠鸡般杀掉,只有到了此刻,众人才记起四年前慈溪凶案的凶徒,可不正是眼前之人么?

    “生命可贵,脑袋掉了便接不回来了。。。诸位,想参与其中,便须想清楚后果。。。”李绩面带微笑环视众人,被他这一看,十停人中去了九停,李绩满意的点点头,既是家事,还是少些人参与,少些人参与,便少造杀孽。。。

    “大哥,我们进去吧。。。”招呼身旁体若筛糠的李博一声,李绩昂然直入。

    内院西花厅,是李府内宅举行类似家族活动的最佳场所,地方宽敞,景致优雅,虽已三月,依然烧着地龙,西花厅内温暖异常,最适合小儿活动。。。

    李绩走近西花厅时,厅内众多主人宾客早已接到了消息。都是见过大场面的大人物,也未过于惊慌,说根到底,凶人也不过一人而已,这里李府的护卫,众宾客的得力伴当,其中高手很多,完全没有必要害怕什么。。。

    ”逆子,还不速速退下,汝持刃而来,是想要李氏在整个双城蒙羞么?“李明儒,这具身体的父亲在护卫们层层保护中,大声喝骂道。

    李绩却没有搭理这个世界的父亲,他现在的状态,很是奇妙,仿佛一半是魏国光,一半是李绩,魏国光的灵魂让他保持冷静,而李绩原主的灵魂则让他疯狂。。。

    看了一眼花厅中黑压压的人群,看来这便宜父亲这些年经营的不错,来捧大腿的是大有人在,幸亏他有所准备,要不这许多人,难不cd杀掉?

    缓缓的从怀中取出一物,形似令牌,高举左右展示,然后再次取出一枚玉佩,同样展示后与那枚令牌一起放在身前的石阶上,这才开口道:”令牌为双城太守坐堂令牌,玉佩为重法上师私物;绩今来此,是为家事,无关人等,还请离开,妄言参与,自尊自重。。。“

    说完,李绩后退几步,留出空间,以利众人辩别信物真假。令牌和玉佩,都是重法特意为他求来的,怕的便是年轻人一个控制不住,造下太多杀孽,不利于日后的修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