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99章 了断三
    李绩一番话,顶的老夫妻两人面红耳赤,这个世界也讲孝道,奈何夫妻俩对自己的小儿子做的太绝,竟找不出一丝理由来回击。倒是老三李孟还在那里强辞夺理。

    “天杀的李绩,你既身为人子,为父母所生养,当尽心尽力,恪守孝道,却怎地擅闯内宅,在父母面前行凶杀人,威胁报怨?此事若传扬开去,我双城李氏还有何脸面可言?”

    “首先,你需要明确的是,养我的是宫里的王嬷嬷,孙嬷嬷她们,她们深宫早逝,绩憾不能奉养终生,却与李府何干?”李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至于到了李府,我李绩吃苦,受累,忍辱,就是没当少爷白白享受,养从何来?你说李氏脸面,真正可笑,那关我鸟事?自我还是个初生婴儿被他们被抛弃时起,这李氏荣衰再与我无干。。。”

    “生养之恩,你说不相干便不相干?”一名扶着老夫人的婢女出言相帮。

    李绩一看,竟是熟人,“紫珠?老子说话也容得你这贱人上来插嘴?你今年快三旬了吧?也该改改性子为自己好好想想了,你这么卫护你的三少爷,他也不会娶你。。。”

    “二少爷,如此场合,上下尊卑都不要了么?礼义廉耻也不讲了么?老爷夫人身体不好,若今日有个好歹,我看你如何堵住天下人的嘴?”一旁的内府二管家也站了出来,他们都是忠心艮艮的原丰王府一系。

    “李安?李孟的心腹狗腿子。”李绩瞟了他一眼,“你家三少爷那些龌龊事都是你帮着做的吧?一个斯文败类,一个狠毒爪牙,你们这些年做了多少坏事老子管不了,但五年前慈溪镇呼家赌场呼延豹下手害我,是你联系的吧?”

    李安面色一变,随即呼天抢地的喊冤道:“三少爷,俺冤枉,冤枉啊,小人一贯奉公守法,断不会做此毒事,三少爷你无凭无证,可不能胡乱冤枉好人。。。”

    李绩神态平静,盯着李安,右手按剑;这种无言的,沉重的压力让不安的李安有些承受不住,开始频繁的看向他的主子——李孟,李绩微微一笑,“你别看他,他帮不了你。。。”随即不再理睬,这种小角色,杀他那是便宜他,等稍后落在王公公这样的阉人手里,才是他苦难的开始。

    眼看李绩走向李孟,李明儒再也忍耐不住,喝骂道:“畜牲,你,你简直是丧心病狂,弑杀兄弟,看你如何面对天道轮迴。。。”

    老夫人更是急怒攻心,“李绩,你若敢动手,老身便是舍了这条性命,也要与你拼了。。。”

    李绩越是失望,也越是放纵,“为了个假儿子,却要和真儿子拼命,这个家,真正奇葩。。。”目视李孟,“你看,为了你,一个落难的草鸡王爷,他们连亲儿子都不要了,是不是心里特别有成就感?”

    李孟还待分说,李府外院传来不正常的跑动呼喊之声,逐渐清晰,甲叶碰撞,兵器铿锵。。。

    “速去外面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李明儒向一个家仆吩咐道,一众人等俱把目光放在李绩身上。。。

    李绩找了把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下,微笑道:“不要看我,种什么果,开什么花;李氏护皇室血脉数十年,视若已出,现在么,恭喜诸位,回报来了。。。”

    众人皆大惊,还待细问,却哪里还来的及。花厅大门被人暴力推倒,数十顶盔带甲的双城府卫一贯而入,在控制住局势之后,王公公,府卫统领程成,何押司几个老佬走了进来。。。

    “程大人,你这是。。。”,李明儒刚一开口,就被阻止。小太监展开圣旨,用与他年纪不相符的洪量声音高声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日。。。李孟不思反悔,意图谋逆。。。特捕其三族,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上京问罪,另有勾结亲族如朱氏等,一并捕拿就地审理。。。钦此。”

    李氏族人震惊之下,有兵丁在熟悉李氏府邸的捕快指认下一一锁拿,一时间,男人肯请,女人哭喊,府里府外,一片狼籍。。。

    王公公丝毫不理会李氏众人喊冤求情之声,只迟疑的走到李绩面前,还未开口,李绩便抢先到:“花厅纷乱,公公不如随我去书房喝杯茶?”

    王公公一听这声音,便是在北固口那个神秘道人的口音,再无所疑,连忙恭声道:“道长吩咐,小宦敢不依从。“又扭头冲手下喊道:”罪有所出,情各不同;李府老爷夫人等并不知情,暂扣于府,限制外出;李孟丰王府一脉及其爪牙胁从,一并押到府狱等候提审。“

    李绩无奈的摇摇头,本来已经和重法说好,定要送李氏族人去那牢狱走一趟,让他们攀龙附凤的心思清醒清醒,然后再把他们保出来,反正有自己在,他们在府狱也吃不了多少苦。这番苦心直接就被这个势力的王公公毁了,他可能确实也不敢招惹李绩,怕锁了他家人事后引来报复,直接便在这里把李绩父母等摘了出去。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好像也怪不得这个胆小的公公。

    在一众李氏族人的目瞪口呆中,李绩和王公公走进一旁的书房,众人这才完全搞清楚这嚣张的李老二到底仰仗的是什么,一时间,悔恨在很多人心中升起,同时升起的,还有某些不可说的野望?

    李绩大马金刀的坐在太师椅上,王公公却说什么也不坐,只好随他去,只听老宦官分说道:”李氏既有仙长在,那断无碍难的;重法老仙师已往莞城投书,快的话5,6日便回了;李孟等一干死罪之人既不赫免,那是仙长你给的面子,这个面子皇室必然要还回来的,李氏荣华富贵,指日可待。。。“

    王公公的意思说的很明白,道法凌架于皇权之上,这是事实;但在实际凡俗国家管理中,国家的力量也必须得到尊重,这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关键。李绩作为一名修道之人,以家事干渉皇权,是不敬,也是权利;把核心谋逆者抛出去,是人情,也是大义。。。说根到底,李绩便是死保李氏一族,包括李孟在内也不是不可以,只未免给人太过跋扈的感觉,嚣张这样,却是正好,大家都有面子,各取所需,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