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212章 结局
    在又一次看似浑不在意,习惯性的接近后,在七十丈距离上,武西行在一波飞剑攻击中,悄悄施放了一枚蓬渡沙针飞剑。

    无论是时机,还是隐蔽性,武西行都做到了极致,就连早有准备的李绩也没意识到对方的杀招已经使出,他还以为应该是个很强势,威力很大的术法呢,从这一点来看,蓬渡沙针确实让人防不胜防。

    七十丈的距离对飞剑来说不过只需一息,武西行的判断非常精准,李绩在使用飞剑击落几枚武西行的飞剑后,这枚飞剑原打算用遁术避开的。

    结果意外的是,在李绩身侧不足三丈处,这枚特殊的飞剑瞬间爆裂飞溅,武西行没有金丹剑修那么强大的神魂,也自然不可能爆裂出成千上万道剑气,事实上,他爆出的剑气还不足百道,其中大多数还是前冲之势,对一侧的李绩没有任何威胁。

    只有十数道剑气袭向李绩,虽然有点少,但够用了。

    这个距离实在太近,近到哪怕是反应敏捷的修士也不可能做出完全的闪避;李绩瞬间明白自己中招了,所以,他干脆也没躲,而是暗运神魂。

    看在武西行眼里,对手似乎完全懵了,然后,十数道剑气击中对方,却诡异的在对方身体表面一层莫名流转的光幕下消失不见,是攻击建功?还是枉然无效?武西行还没来的及做出评估,突然脑中刺痛,眼前一黑。

    再睁眼时,李绩已接近身旁,一把长剑疾刺而来,距离已进丈许范围,跑,来不及了。

    武西行倚仗禹步的神妙避过这一击并抽出预备剑器时,两人几乎已经贴身而立,扑天盖地,疾如狂风骤雨的剑势罩了过来。

    这一刻,武西行终于明白,自己输了,再无翻盘的可能。

    二息后,武西行最后的挣扎结束,李绩正待一剑斩下他的头颅,剑锋距脖颈不过三寸远时,天光倒悬,物景转换,两人被传出草原界。

    …………………

    照壁前的人群发出一片唏嘘之声,武西行败了,败的干干净净,无有一丝的遗憾;这是两个纯粹的剑修之间公平的对战,全程未使用一张符箓,一件法器,但他们的飞剑却比任何一张符箓更犀利,比任何一件法器更攻守兼备。

    虽然实际上,最后一刻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场观战中绝大部分的剑修,到现在还在云里雾里,不过没关系,很快就会有技术帝出现,来详解这一战的始终。

    在支持哪一方上,两边的差距并不大;但曲终人散,面露微笑的却肯定是草根出身的剑修,不仅他们的偶像赢得了胜利,便是他们自己,也将有一笔额外的赌资入账。

    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今晚,属于屌丝们。

    远处的甘露台,三个人影静静站立。

    大象真人依然惜字如金,

    “胜不骄,败不馁,方为剑道之心,道途漫漫,境界为先,到底能走到哪一步,谁又知道呢?”

    说完,也不等两人回礼,径自遁空不见。

    武西行面色凝重,李绩最后那一剑的锋锐似乎现在还让他的脖颈发凉,他当然不会就此怪责,换了他自己,有机会下杀手时也绝不会手软;否则,凭什么是他们两人在九宫界中生存到了最后?

    有大象真人在,还婆婆妈妈,畏首畏尾,就是对元婴真人的亵渎。

    脚步沉重的走出两步,武西行犹豫着回头,

    “有两个问题,不知师兄能否为我解惑?”

    自己这就变师兄了?李绩心中好笑,“讲!”

    “魔音剑律,为何对师兄无效?”这是武西行百思不得其解的第一个问题,他认为有可能自己会使这门法术的秘密有人透露给了李绩,但他还是想听李绩的回答,因为他知道,这样的剑者不会欺骗他。

    “耳识之术,我习十余年矣。”李绩叹了口气,单论这个,武西行是够倒霉的。

    武西行无奈的摇摇头,“果然,没有侥幸可言;我的蓬渡沙针,为何师兄可以无视?”

    “衣剑诀!”李绩毫不隐瞒,没这个必要,回头有人仔细观看战斗过程,什么都瞒不过有心人的。

    武西行楞怔片刻,不再询问,苦笑着摇头离开;其实他还有很多的不解,比如,你的剑频到底有多高?剑速有多快?是什么秘术让我脑子一黑?为什么会瞬间出现在我的身前?

    这些东西,他已无法再问下去,李绩也没义务告之于他,剑修的骄傲,只能自己去慢慢寻找答案,这一刻,武西行终于明白,自己并不象想象中的那么无所不能。

    眼看武西行远去的,有些落寞的背影,李绩心中并无怜悯之意;修士便是这样,走上这条路就要承受这样的结果,你今日对他人怜悯,异日又有谁来可怜你?

    其实他也能看出武西行最后想问什么,他即不开口,李绩自然也懒的讲。

    让武西行脑中刺痛,眼前一黑的,便是惊魂刺;当初李绩之所以不避蓬渡沙针,一来也避不过多少,二来也是对自己的衣剑诀有信心,比起陨石碎屑来说,这种程度的沙针还算不上威胁;最重要的是,他也想趁此机会施展手段,结束这场略显冗长的比斗。

    惊魂刺只是开始,发挥效果的时间很短,所以必须连随形剑附近身,这是李绩最有把握的战胜武西行的方式;如果只是惊魂刺后接飞剑攻击,很难说在武西行反应过来之前就能伤他,如果武西行一心防御的话,又是一番麻烦。

    这场斗战,和李绩料想中的龙争虎斗有所不同,他感觉到了压力,但远还未到能刺激自己全身心爆发的程度,即便在九宫界陨石群中,他也几乎天天遇到让自己肾上腺激素疯狂飚升的情况;也不知道是武西行变弱了,还是他自己变的超出自己想象的强大。

    有一点可以确定,这种变化还会继续下去,无论武西行如何追赶,双方间的差距只能是越来越大,他李绩的目标,应该放得更高,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