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239章 灵魂出窍
    李绩沉于修练之中,一晃便过去了一年。

    一些往来的传信,让他知道赵满仓在中条福地干的不错,其人老辣算计,人情通达,又知进退,可不是年轻的法如云翼等人能比。

    一个好消息是,法如年前已成功筑基,成为新月旧人中当之无愧的领头人,让米老等人大为振奋。

    寒鸭现在的生意重心,已移去天岭以南,那里修士富庶,经商大有可为;前些日子寒鸭还特意来迅,说郑国栖霞派已奉上百倍供奉,并派大长老亲临轩辕谢罪,李绩看完不过付之一笑,这些表面文章,真真假假,谁又说的清楚?

    也有坏消息,寒江闭关两年,仍不得出,看来冲击金丹碍难不小,这种事李绩也帮不上忙,好在寒江好歹还有师傅渡难指导,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吧?

    寒冰依然渺无音信,寒星继续闭关苦修,武西行则不闻行踪,是外出游历,还是随师傅潜修,不得而知。内剑一脉少了这些风云人物,未免有些冷清,但一代新人换旧人,新进弟子中也各有出色的人物,若一直沉静,以后泯然众人也未可知,修真界,从来也不缺乏天才。

    ………………

    九宫界,陨石群中雷霆接踵而至,仿佛春日生雷,永不停息。

    这里,已出中心原石千二百丈,雷霆威力也不象千丈处时弱不伤身,即使以修士强悍的肉体,也抗不了几下便会被击成一段焦炭;丹陨石群中的那人却夷然不惧,甚至某些时候还很享受这样的电击,似乎这不是雷霆,而是春日的阳光。

    体修的修炼不仅慢,还很苦;外界不到两年,而在这里李绩已经足足待了十余年,每日数个时辰的雷霆及身,整个肉体皮肤都换皮了三次,象蛇蚺一样,蜕了旧皮再长出新肤,其中痛苦不足为外人道。

    好处在于他对痛苦的忍耐力,对雷霆的承受力都大大的提高,雷火锻金身也终于练成了第一层膜皮雷渡,不过这只不过是最初级的膜皮,离修到第二层金骨雷锻还早着呢,没个数十载之功,恐怕都不能如愿。

    也有意外的惊喜,那便是丹田中的法力似乎也开始带有一丝雷霆之力,非常细微,更没有任何的功用,不静下心来感受,甚至都不能轻易察觉,但有便是有,现在才过去不到二年,二十年后会是什么样子,谁又说的清呢?

    神魂上,李绩的纯阳观景图已观想出第五图——大鹏展翅图,这是一个分界线,从大鹏展翅图开始,观景图不再是静态,而是动态图,神魂要模拟大鹏的各种飞翔形态,俯冲,盘旋,扶摇直上,甚至细致到每一片羽毛在风中微小的动作,这是个挑战,对锻炼神魂帮助极大,李绩估计,没有十年,这一关他恐怕过不去。

    所有术法中,金锐中刑剑的修炼进度最快,估计再有个几年,他便能练到极致,不过这个术法只适用于无锋,对其他属性剑丸无甚帮助,不得不说是个遗憾。

    从天岭魅族所得的蛟王之筋对他的帮助很大,通过补天造化经的融炼,李绩激发飞剑时的冲脉经络变的格外的坚韧和宽大,他打算再次调整崇骨气璇的窄阔口比例,让飞剑变的更快。

    李绩第一次构筑崇骨气璇时,窄阔口比例,或者说压缩比是控制在一比一点五左右,对飞剑速度的提升在二,三成之间,经过十余年的不懈努力,时至今日,他才敢把压缩比调整到一比二,可见修真界实力的提高何其艰难。

    在熟悉新压缩比的崇骨气璇后,李绩开始尝试激发飞剑,从七分力开始,一点一点的往上加,直到全力激发飞剑,经脉也没感觉不适,这才放下心来。

    经过测试,他本来在每息六十丈的速度,经过崇骨气璇的加速,提升到了近百丈,比原来压缩比的每息八十丈又快了很多,这是绝对实力的提高,让人欣慰,十余年的坚持终于有了回报。

    他不会就此停下脚步,如果有一天,飞剑速度能超过每息百二十丈,也就是超过音速,会是什么状况,他非常期待。

    李绩很享受这种经过努力,通过数值能看的见的提高过程,这让他觉的光阴不曾虚掷,当他再次满怀信心,准备进陨石群更深一步时,很多年未曾露面的阿九钻了出来。

    “李绩,李绩,上界灵宝要拘我入界,你可愿代替我出行?”

    听到阿九的声音,李绩眯起双眼,毫不掩饰他不感兴趣的态度。

    阿九所说的,其实在当时盟约时就有所提及;当初阿九一共说了九宫界的三个好处,时间比例,卫忌老祖的修炼方式,这两点都不算虚言,所以李绩认为这第三个好处大概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问题在于,他是真没兴趣;现在的修炼状况他很满意,假以时日,必有所成,又有什么必要一定要去那个虚无飘渺的上界?元神虚渡啊,那可是真君层次的修士才能拥有的本领,他一小修,魂儿渡过去了回不来可怎么办?

    况且只是元神过去,恐怕有什么好处也拿不回来,这种失远大于得的蠢事他可不干。

    “不去,没兴趣。”李绩断然拒绝。

    “为何不去?上界修士,和青空虽无太大境界差异,不过另一类体系,又一个世界,你不接触,又如何能增涨见识,开阔视野?终日困在一个世界,又能有多少出息?”阿九明显有些急了,虽然它活了几万年,却依然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李绩倒是不急,好整以暇的盘腿坐下,呵呵笑道:“君子不去未知之地,你所谓的上界,我是一无所知,一头雾水,敌人有谁?不知;朋友哪个?不知;功法比较如何?还是不知;有什么好处?不知;有多少危险?不知;谁也不傻,这般毛燥过去,岂不是自寻烦恼?”

    “你想知道什么?阿九和你说便是,只要你肯去,怎么都好说。”阿九头一次服软。

    李绩嘿嘿一笑,“说不说是你的事,却与我无关,如果我觉的危险,或者无甚益处,你可不能强人所难。”

    “知道,知道,你想知道什么,阿九必不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