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248章 落幕
    杀意这种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无法具体的对它作出某种解释,更别提如何修练;这东西是真正需要天赋的,李绩并没有这种杀人魔王式的天赋,但幸运的是,狴像让他对杀意有了一个直观的认知。

    无形剑李绩还没练成,所以现在他也无法确认,他现在拥有的是不是无形剑所要求的那种杀意?这是狴像补充给他的,而不是他真正拥有的,所以隔一段时间,这股杀意可能就会褪去。

    至少在现在,这股杀意对他的帮助还很明显,有了杀意锁定,激发飞剑时的神识消耗似乎也少了一些,这在长时间的拉锯战中很重要。而现在,李绩就正处于拉锯战中。

    对手是个战斗方式象体修的法修,李绩发现,金丹下以这种方式战斗的修士都很强;

    这人有两个特点,他有座骑,飞行座骑,一头鳲蝠,来去无声无息,并不依靠翅膀煽动,而是使用了某种空间之力,虽然很稀薄,但在金丹以下修士中,拥有如此品相的异种,万中无一。

    另一个特点是他的灵器,同样是一件极其稀少的弓类灵器,配备了各种各样的法箭,犀利非常。

    这样的灵器和座骑配备,决定了他的战斗方式和李绩一样,都是快速移动中的远程攻击。

    从个人道途来说,这样的修士是基本没什么前途的,因为他太依赖于外物,他的战斗实力是完全建立在稀有的鳲蝠和灵弓器上,如果有朝一日他结了丹,这两件东西的优势便不存在,他又哪里去寻更强大的座骑和弓类宝器去?

    但这是以后,就当下来看,这样的修士战斗力之强,就连李绩的飞剑都不能完全压制。

    此人的连珠箭出箭速度和李绩的飞剑有的一拼,而且其法箭形制多样,火法箭和水法箭都带爆裂效果,如果不是李绩有衣剑诀傍身,现在已经体无完肤了。

    双方在直径三百丈的空间内来回追逐,就象是两个剑修斗战,空中不时响起一连串的剑箭相击的爆裂声,以李绩这许多年在飞剑上的造诣,都不能取得一点优势,可见其人箭法之高深,用出神入化来形容都不为过。

    李绩也曾想过靠近身来解决战斗,找机会一次随形剑附后,机敏的对手直接启动鳲蝠的随身神通,短距离空间挪移,又再一次的拉开距离,连珠箭反击下,让手里还握着长剑的李绩差点受伤。

    又过一刻,李绩突然施展惊魂刺,对手却毫无反应,变招再次失败。

    近身行不通,神魂攻击没效果,就只好继续磨,好在了解了这只鳲蝠的神通变化,估计对手也不会利用此神通来近身李绩,毕竟,敌人要做的,就是自己该规避的。

    战局继续胶着,谁也奈何不了谁,剩下的,就是比耐力,比法力,比神魂,比失误……

    李绩这次可没想过要认输,他法力精粹,神魂消耗也不大,最关键的是,他就不信自己无穷无尽的飞剑数量,还比不过对手纳戒中的法箭?最起码,这人法箭储备再多,总也有个数量限制吧。

    一个时辰后,两人的神魂都低到警戒线之下,两人开始半神魂攻击,所谓半神魂攻击,就是加诸剑箭之上的神魂导引只粗导,而不细调,这样的对战更加危险,因为对敌人袭来的剑箭,已经无法再靠箭剑来截击,防御除了依靠遁闪,便只有,李绩取出长剑,天狼修士则手持一把弯刀。

    再半个时辰,两人神魂见底,开始盲射,就是没有神魂指引,靠经验,判断,提前量的直线攻击,到了这个地步,意志已成为了决定性的因素。

    其实李绩在一系列的消耗中,是有些吃亏的,因为对方不用遁行,而是依靠的鳲蝠;但李绩的黄庭法力何等凝炼,这一点又在天狼修士之上,结果,还是个平手。

    李绩还有最后一个后手,和剑修无关的后手;因对阵道有一定的了解,他纳戒中常年备有三套禁锢法阵阵盘,扔出去就能快速布阵,按理说,对手有鳲蝠,弓灵器,法箭等外物帮手,他丢个阵盘也是正常,可他仍然不愿如此做;如果这是真身战斗,他会毫不犹豫的布阵,但现在的他不过是拘来的一点真灵,又何必惧怕鱼死网破呢?

    天狼修士自始自终,都以弓形灵器对敌,看起来手段有些单调,但却在弓箭上做到了极致;这一点上,有些象剑修;在李绩遇到的天狼,玲珑修士中,术法繁多,手段波诡的有很多,但无一例外的脆败,为何?

    在主要斗战手法上不如李绩,那么就会处处受制,十种三流术法加起来的作用,仍然是三流术法的威力,并没有质的提高;反倒是些专精的修士很难对付。

    李绩自己便是个追求极致的人,他知道在这条路上要想走的远,需要付出些什么,所以,对持同样观念的修士,他是心存敬意的。

    当天狼修士举手示意时,李绩很少见的同时停止了攻击,

    “我无法击败你,但我有鳲蝠骑乘,你也无法追上我,再继续已无意义,不如罢手言和,你意如何?”天狼修士说话直白,毫不掩饰。

    李绩点点头,两人即同意平手,玲珑君的规则允许,一道白光闪过,天狼修士消失不见。

    “出来了,出来了,”

    眼见自家修士出现,天狼修士一拥而上,把他团团围住,争相询问,欣喜之意溢于言表。

    那弓骑修士苦涩一笑,“我未胜,也未败,有负众位所托;那剑灵飞剑凌厉,尤其坚韧,若不是鳲蝠助我,早已陨身塔内;奉劝各位,莫要再意气行事,剑灵乃杀伐之器,勿需无谓与之争锋,慎行,慎入。”

    他是有资格说这话的,此次天狼星二百余位修士挑战玲珑,他是公认的第一人,能让一向桀骜的天狼修士服气,自有过人之处,实力也远非众人可比,他即如此说,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自此人出来后,天狼星域修士轮番冲击青空关口的势头得到抑制,毕竟,生命可贵,不怕死并不代表去送死,虽然偶尔还有几个倚仗奇功异法的家伙进去碰碰运气,以图一战成名,但大部分人还是冷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