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263章 风云际会
    双峰列岛武林,有四个势力位于金字塔的顶端。

    他们分别是玄水宫,诘摩法会,英雄会,勾谍司。

    玄水宫即是沧浪阁流放到双峰的待罪弟子组成,基本都是金丹以下修士,在这绝灵之岛一为赎罪,顺便管理双峰的有关事务;但千百年下来,流放之地名符其实,但说到管理,却是形同虚设。

    让修士待在这么一个地方,真正比刮骨刚刀还残酷,修士不敢做任何和修真有关的活动,因为无处补灵;有限的积蓄,丹药灵石,需要维持修士最基本的体内法力运转,在煎熬中等待禁令的解除。

    所以,没人会去在意双峰凡间发生了什么,更极少参与其中;在外人看来,玄水宫神秘莫测,在何处?由何人组成?都是个迷。

    千年来,玄水宫出现在大庭广众下的次数屈指可数,每一次出现,都是在双峰权力斗争最腥风血雨最关键的时刻,一锤定音,然后又悄然远离。

    故此,玄水宫虽神秘不显,但威势无人可以轻视。

    诘摩法会其实就是普法系一脉的寺院组成,只因供奉的佛陀以诘摩为首,所以称之为诘摩法会;他们的组成非常单纯,就是普法寺自己培养的佛门弟子,而双峰其他佛脉也从不参与,形成明里暗里的对峙,结果也是明摆着,诘摩系数十年中由一座寺院发展到上百座,而其他佛寺却只能苦苦支撑。

    普法寺僧众确实有眼光,也有实力,对上,他们广交各地权贵,皇室宗亲;对下,对普通老百姓更是借断胎之能,揽得信徒无数;武功上,更是高深莫测,无论内力功法,还是招式秘技,皆独步于江湖。

    江湖传言,诘摩三十六技,能成得一技,便入得宗师,可见其武学一脉之精深渊博;在玄水宫自隐于世,双峰武林中,诘摩系有隐执牛耳的征兆。

    英雄会,这是个庞大而松散的组织,涵盖了黑白两道,绿林镖行,门派宗观,可以说,双峰武人中的大部分,都属于这个组织;人员众多,渉足各个行业,无所不包,技艺也各有不凡。

    象排教的教主关明山,就是英雄会诸多的副会长之一;但正因于此,英雄会也过于驳杂,内部山头势力众多,多方掣肘,良莠不齐,不能形成合力,论威势,反倒居于诘摩系之下。

    勾谍司,这是有王朝背景的官方机构,双峰王朝提倡以武制武,也收罗了不少各类江湖人士,虽然人数不多,但令行禁止,又有王朝军-队在背后撑腰,谁又敢小瞧了?

    这些势力,再加上无数的中小投机者,各有自家的消息来源,自黄氏族人放出蝴蝶谷有灵泉现世的消息后,莫不争相赶来,希望能在其中插上一脚;在一向松散的双峰武林中,也算是近十数年来的一桩盛事。

    ………………

    涂氏双雄便是英雄会中之人,他们兄弟两个一向在双峰西北山林厮混,干的是马贼的买卖,掠的是杀人放火的钱财,在当地武林也算是一霸;

    兄弟两个刀法出众,骑术了得,一身本事都在这刀马之上,呼啸而来,扬长而去,让人防不胜防,就算是很多武功高过他们的,都不敢轻易开罪他们,怕的,就是这手走马斩将的技艺。

    一行十余个马贼,不顾附近田中青苗,踏田而过,奔跑中,逐渐加速;在他们眼中,官府?屁都不是,黄氏?连屁都不如。那些远远观瞧的游侠浪子,更不过是些酒囊饭袋,这么长的时间,还站在谷外打望,你到底手里握的是武人的刀?还是文人的笔?

    涂氏双雄双骑当先,已冲上山谷前的土坪,看到谷口似乎只有一士子盘坐,十分的滑稽,老大涂人雄要在人前立威,脚踩马蹬,身体直立而起,而马速不变,单手戟指,喝道:

    “天运在我,二弟,今日便看我西北男儿取了这首功!”

    老二涂人杰同样直立而起,一手执刀,一手控缰,冲那挡道的士子大喝,

    “兀那小白脸,你当道而坐,是要学那戏文,一夫当关么?”

    兄弟俩哈哈大笑,不再直立,奔跑中,臀离鞍,身弓起,刀微扬,一左一右,径往不宽的谷口冲去;看这架势,这一冲锋,便不挥刃,撞也撞死了。

    “涂人雄?涂人杰?这两个杀星也来了……”周游远远的混杂在人群中,虽明知那装士子的鸟人是敌人,坏了自己兄弟的好事,还是不由得为他捏了一把汗。

    “他怎么不躲?吓傻了么?”旁边的阿辉自问自答,一双牛眼死死的盯住现场,“还有那两个杀胚,看不到地上还有十来具尸体么?真当人家在那等死呢?”

    数十丈距离转瞬即过,

    “嘿……”“哈……”涂氏双雄呼喝声中,两道刀光左右匹练般挥出,

    在电光火石的交错一瞬间,漫天的血雾飘洒而起,

    两人双马,竟被斩成八片……

    李绩持剑而立,如标枪般挺直,任由漫天血雾抛洒全身,这一刻,心中的杂念尽去,只剩下杀意沸腾。

    谷口外死一般的寂静,人群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然后,不自觉的,众人仿佛商量好似的,又退后几步,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离死神远些。

    后面跟上的众马贼纷纷勒马转圈,江湖中人好勇斗狠,轻看生死,那也是有限度的;不惧生死是想以死搏生,可不是找死。再说了,现在到场的,大部分不过是各大势力的前哨,喽啰,真得了灵泉他们都未必有机会沾片水花,既然点子如此扎手,那还是留给后来者比较好些,谁得利益谁自己上吧。

    众人皆如此想,于是纷纷下马,取食干粮,喂食马粮,即不上前,也不退后,摆明了等待后援,看热闹。

    “此人虽然凶残,不过一人而已,我等现下已过百人,不如一拥而上,难不成还怕了他不成?”有想混水摸鱼的在人群中鼓矂,不过这世上哪有傻的?其中更有一人阴阳怪气的道:

    “真正好主意,不过谁先上?谁后上?谁主攻?谁牵制?谁送死?谁捡便宜?你郭老三说得大气,不如就请你为先锋可好?”

    “放屁,老子一身暗器,自然应该从旁策应,你王老二任事都和老子作对,难不成是对方的奸细?”

    一群人开始互相攻奸,吵吵闹闹,差点儿上演全武行;所谓一拥而上,终是无疾而终。

    那拦路虎凶残狠辣,过手一招,无有活口,冲在前面的必是死路一条,谁又肯为后来者铺平道路?江湖上厮混,有老的,有少的,有精的,有奸的,有勇的,有毒的,就是没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