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414章 满载而归
    无论是还站在空中的昊法昊德,还是留在玉钵中的诸位罗汉,无不为这一剑惊呆,不是因为飞剑的犀利,而是因为飞剑的毫无准头。

    这么大个的鯈蛇,在空中飞舞的蛇颈更是有足足有七条之多,要多糟糕的射术才能把飞剑射进海里?就是山野中自学成才的野散剑修也不至于如此不靠谱吧?

    让他们更惊讶的还在后头,飞剑入海不过一息,突然间,一声仿佛婴儿哭嚎的凄厉声音自海底传来,这完全不同于战斗中几只蛇头的啸鸣,单从声音上便能意会到那种痛入心肺的痛!

    七条蛇颈齐齐收入海底,同时海底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数千丈方圆的璇涡,这个璇涡越旋越快,越旋越远,最终化成一条白线,向深海遁去。

    鯈蛇,跑了!

    和尚们不愿意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昊德神色复杂的看了李绩一眼,驾御玉钵冲向高空,要灭杀一条强大的海妖,需天时地利配合,在大洋中,这是一件很难完成的任务,尤其是海妖足够小心,把身体的大部分埋在海平面之下的时候。

    李绩微微一笑,闭口不语,莲花和尚同样不说话,只是默默递上了两只瓷瓶。这一幕落在所有和尚们的眼里,却没人多说什么。

    轩辕飞剑确实凌厉。

    此次回程,没再发生意外,反而半路上遇到去往龙渊海的三位佛陀支援,这三位的运气不太好,龙渊海一行,是半根虺毛也未遇到。

    有五位佛陀护持飞行,这一路上,再没有海妖出来做怪,如此一路回到方丈岛。

    二位圆寂的罗汉被送去舍利林超度,几位昏秘的罗汉则被送往大悲堂,那里有深愔佛喻之能的大德高僧,他们对被虺域所伤的范例有极深的认知。

    莲花和尚独自回了自己的小禅堂,在蒲团上盘腿坐下,敛息调神,不多时,一具化身虚像出现在禅堂中,

    “为何损伤如此惨重?”

    “虺域之祖智慧极高,是头老熟祖,昊法未能及时发现它的行踪,故此发难时大家都有些萃不及防;再加上其策略狡猾毒辣,先行攻击我等师兄弟,再拼死缠住两位佛陀,结果形式便有些失控……”

    老熟祖,指的是妖怪中那些活得久远,阴险狡猾不逊于人类的家伙,对付这样的老妖,你若以看待妖物的心态去看待它们,必定会吃大亏。

    千山化身一声轻哼,

    “昊德昊法一稳重一勇猛,本以为相互配合能相得益彰,没成想竟如此不堪,让我大觉白白损失了数位罗汉,真正是可恨,尤其是还在外派面前落了脸面……哼,那个剑修实力如何?”

    莲花和尚低眉肃目,

    “外表看似轻佻,实则心机深沉,不是个会被表象迷惑的人。”把李绩在这次左支环海的表现简单述说了一番,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此人剑术是否惊人因出手不多还无法尽觑,但其人判断之准,眼光之独到却远超同辈修士,鯈蛇之退便只因他出了一剑,直击核心要害,晚辈和二位师叔到现在为止还不能理解他是如何判断,如何选择的?

    另外,虺域群突围时便只有他在外围阻拦,因距离较远,我等又自顾不暇,故此真实结果是怎样很值得怀疑?在弟子想来,一条虺域都未拦住这必然是不实之言,未必能做到尽数截杀,但灭得几条却是肯定的,只不知他到底使用了何种秘术?即未精神受损,又未见金丹失道之天兆,真正让人奇怪!”

    千山化身一笑,“不过是种空间挪移之术罢了,虺域若化身能量激流,就会被送往另一个空间,轩辕把此术叫作二相空转,引为防御秘法,其实不过是轩辕前辈老祖抢自三清道派的道术而已,现在刷了一层飞剑的掩饰,就变成自己的了……”

    莲花沉静道:

    “能抢来,能纳为已用,便是本事!此人能如此收放自如的使用此术,我看连那些所谓的三清高弟也颇有不如,可惜我恢复的记忆不全,还不能尽觑其妙!”

    千山不以为意道:

    “师兄,你又何必急于一时?不过转世二甲子而已,往后的路你只有越走越畅,却不是那个剑修能比的!”

    莲花摇头道:

    “未来的事谁又说的清楚?便只说当下,即便以我转世菩萨的底蕴见识,真对上此人,也未必便能稳操胜券;有时我甚至在想,一普通出身的修士是如何单凭自己走到这一步的?难不成此人也是某位大能转世?”

    “师兄……”

    千山化身刚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莲花和尚摇手相阻,

    “随他去,我大觉禅寺与轩辕素无瓜葛,过去未曾有,将来也不会有,真要是轩辕垮了,三清道门把注意力放在我佛门一系身上,岂不是做茧自缚?那剑修即喜欢耍心机,便由得他好了,又岂能损我分毫?

    修行路上寂寞孤肃,有这么一,二个潜在的实力相近的对手,也能给自己些压力,不至于太放纵了……“

    ………………

    李绩无惊无险的走传送回了轩辕,先去混沌雷霆殿向大象报备结果,非常正常的引来了大象怀疑的目光,

    ”没惹别的事端?“

    李绩很无辜,

    ”师叔,弟子早以非从前,再说了,一路上有佛陀罗汉无数,也轮不到我出手吧?“

    在大象半信半疑的目光中,李绩回到了自己的洞府,连安然都没见,便一头扎入了九宫界。

    还没等他在九宫界中完全缓过神,耳边便传来阿九气急败坏的声音,

    ”李绩,咱们这朋友不能做了,你看你往我这里搞来的这些东西,上一次不过是一条就浪费了我半缕紫清灵机,还没给我补足,这一次竟然搞进来二大三小五条!

    我不管,反正我是搞不定它们,除非拿紫清来,咱们概不赊账!“

    李绩好整以暇的盘腿坐下,也不着急,

    ”那五个家伙你搞去了哪里?“

    阿九没好气道,”我分割了五个空间把它们装了起来,再进一步却是做不得了,还有啊,李绩我和你说,再有个把月便是下一次九宫试炼之时,你若不想法把这些东西搞定,嘿嘿,那这下次参加九宫试炼的弟子怕是活不下来几个呢,也包括你们轩辕剑派的!“